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3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笙儿便扯了一下唇,仿佛玩笑,又仿佛认真般的道:“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当年的不告诉,要不是你瞒着我,说不定五年前我就自杀了呢。”


        

陆北川瞳孔骤缩,痛苦从她眼底划过,他松开她,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逼看着他,“笙儿!”


        

苏笙儿却无声的笑了,“你放心,我有彤彤,万不到自杀的地步!”


        

陆北川却并没有松手,一双黑眸攫着她,一动不动。


        

最后却是苏笙儿叹了口气,“松手吧,彤彤快放学了,我要去接她了。”


        

陆北川想也不想的道:“我们一起去。”


        

苏笙儿嗤笑,“你是彤彤的谁?我们都要离婚了,你现在有资格去接她吗?”


        

陆北川看着她,想要从她脸上寻出一丝丝的不舍,可终究她的脸色太淡,淡的心口发慌,也看不出一丁点留恋的神色,他扯了一个自以为还算温和的笑,才低声道:“笙儿,我不想离婚,一点都不想。”


        

“我要离呢,陆先生不肯吗?”苏笙儿淡淡的问,“哦,陆先生如果不想离婚,我一个弱小女子自然是没能力跟你抗衡。”


        

他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视线有些恍惚,“是啊,我有能力阻止你。”


        

他说话间,撤走了掐住她下巴的手。


        

苏笙儿便不再跟他纠缠,第一时间就转身往前走,只是刚迈出步子,却被陆北川牵住了手,男人的手很凉,牵住她也一并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


        

“笙儿,一定要离婚吗?不离婚好不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了他平时张狂与不可一世,字里行间里尽是祈求。


        

“陆北川,你应该知道的,林臻是我的底线。”


        

“我理解你,她毕竟是你妈妈,所以,我现在才会这么平和的跟你说离婚。”


        

她看着他,目光又凉又淡,“陆北川,我觉得我们走到这里就很好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在一起,就是错误的,不是吗?”


        

陆北川下意识的摇头,那般坚持执拗的仿佛童孩般,“我不这么觉得。”


        

“笙儿,我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自己,不离婚,好不好?”


        

苏笙儿也摇头,“不好。”


        

“笙儿……”


        

苏笙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收回视线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手表,“我真的要走了,再晚一点,接彤彤就要迟到了。”


        

男人的俊脸一如既往的清贵,听着她的话,抚摸上她的脸,良久却仿佛妥协般的笑了,“好,我答应你离婚。”


        

苏笙儿听他妥协,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改天有时间你让助理整理好离婚协议书,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财产分割,我净身出户,很好弄,整理好了电话给我,我们签了字,就去办理离婚证。”


        

陆北川漆黑的眸凝着她,“这么着急么?整理一份离婚协议书,并不会很快。”


        

苏笙儿听他这话笑了一下,她并没有拆穿他,而是淡淡的道:“你要是觉得麻烦的话要不我整理吧,明天你有空吗?有空的话我拿着离婚协议书直接去办理离婚证,你觉得呢?”


        

这是有多迫不及待的跟她离婚呢?


        

陆北川突然就烦躁了起来,烟瘾犯了,他摸了摸西裤,从兜里取出香烟,就要点燃却又想起她讨厌烟味,又兴致缺缺的将香烟收了回去,才淡淡的道:“明天我没空,最近几天都很忙,没空的。”


        

苏笙儿闻言,脸上的情绪依旧很淡,“哦,那你哪天有空的时候再联系我。”


        

“好,我有空再联系你,但是今天太晚了我不放心,而且你临时也没地方住吧?我们一起去接彤彤,等你什么时候找到了房子再搬走,我保证从今天开始对你规规矩矩的,你跟彤彤睡卧室,我去睡侧卧,好不好?”


        

“不用了,我们今天搬去温婉那里就好。”


        

“笙儿,你至少要给我跟彤彤道别的机会不是吗?要不然,你们住一晚,明天一早你们再收拾东西离开,好不好?”


        

“陆北川,我不会再跟你回去的,至于彤彤,你们本来什么关系都没有,没有必要道别,不是吗?”


        

郝助理一直跟着两人,在他们停下来说话的时候,他的车子也停了下来,所以两人之间的谈话他也都听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听陆北川如此哀求一个人,那般的低声下气,他们老大什么时候这样过呢?


        

似乎也就只有对着苏笙儿的时候,他才会这样的吧。


        

他有些心疼自家老大,然后就听到自家老大,卑微到尘埃的声音继续道:“就再住一晚,都不行吗?”


        

一句话之后,苏笙儿索性就不说话了。


        

陆北川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始终都没能收回来,不知过了多久,苏笙儿后退了一步,语气淡漠的做了最后的道别,“那么,再见了。”


        

她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陆北川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喉结滚动,最终还是上了自己的车。


        

一上车,还不等郝助理问他,他便直接开了口:“跟着太太。”


        

郝助理便只能跟着,直到苏笙儿打到的士,陆北川又一句:“跟上。”


        

郝助理跟着的士加速。


        

苏笙儿在去幼儿园的路上,就连的士司机都看出来后面那辆豪华私家车一直跟着他的车子。


        

几次欲言又止后,的士司机还是开了口问道:“小姐,后面那辆豪车跟了我们一路了,你们是不是认识啊?”


        

苏笙儿望着窗外,看都没看反观镜,只是淡漠的回应司机,“不认识。”


        

司机便不再说什么了。


        

车子一路开到彤彤的学校,因为陆北川的纠缠,刚刚又没打到车,苏笙儿晚来了十分钟,幼稚园的大多数同学都被家长接走了,她一下出租车,彤彤就被老师牵着手送出来。


        

苏笙儿笑着走过去跟老师打招呼,“林老师。”


        

林老师笑着回应道:“彤彤妈妈,下个周学校里要举办一个亲子活动日,到时候您跟陆先生有什么过来吗?可以一起来参加哦。”


        

苏笙儿顿了一下,才勉强扬起笑,“林老师,我刚刚就想跟您说,我们刚刚搬家,家的位置跟这里的路途有点远,所以不太方便,有可能就不在这个学校读书了。”


        

“啊,是吗?”林老师十分的惋惜,“住得远确实不方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是啊,这日子,谢谢林老师的照顾,麻烦您了。”


        

“嗨,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彤彤是个好孩子,要走,我也是真的不舍得她。”


        

……


        

跟老师道别后,苏笙儿牵着彤彤的手走到路别准备打的士。


        

彤彤一直乖乖的被苏笙儿牵着手,不知看到了什么,她突然喊了一声,“妈妈,你看,那是陆叔的车子,我们过去吧,陆叔过来接我们了。”


        

彤彤说着就要跑过去,却被苏笙儿一把拽住。


        

彤彤疑惑的回头,就见苏笙儿朝她摇摇头,“彤彤,那不是陆叔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