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30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302


        

陆北川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熄灯不知多久的房间,垂下眸的时候就已经站直了身子,绕过车身,回到驾驶座上的时候,男人对着手机,语气已经很是不耐了,“你到底来不来!”


        

......


        

苏笙儿洗过澡便上床睡觉了。


        

不知是不是刚换环境的问题,她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三点多她终于迷迷糊糊的要睡过去的时候,她的手机这个时候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因为放在震动上,她起初没动,但是手机却没完没了的响个不停。


        

她心底糟乱的厉害,拿起手机来看,却是冷琰之的电话。


        

怕是温婉出了什么事,她滑动手机接了起来,冷琰之冷漠的声线直接从手机那端传过来,“苏笙儿,北川酒精中毒,现在在医院洗胃,你现在收拾几件北川的衣服,立刻马上过来医院照顾他。”


        

苏笙儿垂下了眸子,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不想去。”


        

若是换作平时,冷琰之大概就直接挂了电话,这次却难得耐下了性子,“彤彤那边你放心,温婉再过大概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她会帮你照顾彤彤,你现在过来,他需要你。”


        

“他需要我我就该过去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当然,不然他会死!”


        

苏笙儿冷笑了一声,冰冷的视线扫过手机屏幕,“会死吗?那他怎么不去死呢。”


        

冷琰之冷喝,“苏笙儿!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苏笙儿接电话的时候是坐起来的,不知是不是穿着睡衣没盖被子的问题,她只觉得全身发凉,像是被冻透了的感觉。


        

她吸了一口气,才道:“你怕是不知道我们要离婚了吧。”


        

“那不是还没离么。”


        

苏笙儿掀了一下眼皮,淡淡的道:“所以呢。”


        

“所以你有责任跟义务过来照顾他!”


        

苏笙儿就懒得再说什么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可挂断电话她再次躺下,却是怎么睡都睡不着了。


        

睁着眼看着天花板,也不知过了多久,家里的门铃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机,四点十分整。


        

门外的门铃急促的响着,她看了一眼已经被吵到翻了个身的彤彤,最后还是下了床,出了卧室去了门口,从猫眼处看到了温婉和一脸不耐烦的冷琰之站在了门外。


        

她没考虑多久便开了锁。


        

门还没等拉开,就被一股大力推开了。


        

她直接忽略冷琰之,拉着温婉的手走进来,“你知道密码,开门进来就是。”


        

温婉摇摇头,“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要是不愿意去,我自然是不会开门给一些人抓你走的机会的。”


        

苏笙儿没说话,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走的男人却在这时开了口,语气淡淡的,字里行间里却是充满了警告,“苏笙儿,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要不要自觉点跟我去医院照顾陆北川?”


        

苏笙儿跟温婉是背对着冷琰之的,等冷琰之说完就已经转过了身去,挑眉望着他,轻轻浅浅的笑着,“我如果就不去呢。”


        

冷琰之嗤笑,斯文的眉目里透着狷狂,“你觉得你说不去,就能不去了?”


        

苏笙儿也笑了,她点点头,仿佛认命般,“好像是不能。”


        

“所以,你现在可以跟我走了?”


        

苏笙儿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温婉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等苏笙儿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温婉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笙儿,你真的要跟陆北川离婚了吗?”


        

苏笙儿点点头,下意识的瞥了眼温婉的肚子,因为她穿着宽松长裙,所以苏笙儿并不能一眼就看出来温婉的肚子。


        

算下来她怀孕到现在,也至少两个多月了吧,不到显怀的时候,加上她又瘦,自然也看不出肚子里。


        

她便抚着她的手安慰她,“我没事,你照顾好自己就好。”


        

温婉见她这么说了,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担忧她的眼神却没变。


        

“我先进去换身衣服。”


        

她说完进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经过温婉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走了,帮我照顾彤彤,如果她上幼儿园的时候我还没回来,只能麻烦你帮我送她去了。”


        

温婉点头,说好。


        

苏笙儿最先走了出去,冷琰之在走之前看了一眼温婉,良久才问她一句:“彤彤极点去幼稚园。”


        

温婉的目光直视前方,却并不是看他的位置,闻他的话,也只是淡淡的回道:“八点到。”


        

“苏笙儿回不来送她,我七点半过来接你们。”


        

温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这么直直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