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30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304


        

她赶紧抹了把眼泪,想到还没给郝助理打电话,又紧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郝助理的电话,说清楚之后她便收起手机,头也不回的往医院外走去了。


        

刚走到门口要打车的她,突然听到一声熟系的男性嗓音唤她,“笙儿,你怎么在这儿?”


        

她回过头去就看到慕之年惊讶的眼神看着她,复又想到什么,他脸上有凝重起来,声音都焦急了几分,“怎么了?是你生病了?”


        

苏笙儿摇摇头,“只是来看一个朋友,你呢,之年哥,你来医院做什么?”


        

慕之年这才松了口气,闻苏笙儿的问话,低声解释道:“我爸高血压的药吃上了,我过来给他重新开一些药。”


        

苏笙儿点头,就没再说话了。


        

慕之年这么观察着苏笙儿,发现她的情绪不太对,隐隐觉察出了什么,他试探的开口问道:“你最近过得好吗?陆北川对你好不好?”


        

提到陆北川,苏笙儿摇摇头,勉强笑道,“我很好,只不过跟陆北川,我们已经打算离婚了。”


        

“离婚?”慕之年倒抽了一口气,有些不敢置信,却又似乎想明白了一样,眉目染了怒意,“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苏笙儿还是摇头,“之年哥,谢谢你这么关系我,但是我跟陆北川之间是协议离婚,没有冲突,更没有原则上的问题,你放心好了。”


        

慕之年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我这药也买好了,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好,谢谢你,之年哥。”


        

慕之年温和的笑了,“我们俩之间,谈什么谢字。”


        

......


        

楼上,从苏笙儿一离开病房,陆北川就拔掉了点滴针头走到了落地窗下。


        

从她一出病房楼,他的目光就一直跟着她的身影,一直到她在门口遇上慕之年。


        

他落在长腿两侧的手,就不觉间紧紧的攥了起来。


        

他的视线就这样,一直盯着她,然后再到她上了慕之年的车离开,都没有收回视线。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门开了,他还是没有回头,有人唤了他一声,“老大,吃饭了。”


        

是郝助理的唤他,不过他还是没有动。


        

他听到郝助理的脚步声走了过来,然后就是他低呼了一声,“老大,你拔针头了?出了好多血,你松手,别再攥拳头了。”


        

陆北川这才回过神来松了拳头看着地上的血迹,怔了半天......


        

......


        

慕之年将苏笙儿送回了温婉的小区门口,临下车前,慕之年摸了摸她的额头,笑着安慰道:“笙儿,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好,我说什么都没用,但是,你要答应我,至少一日三餐你都要按时吃,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也希望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可以吗?笙儿。”


        

苏笙儿想,之年哥一直以来都对她很好,从一开始住进慕家她就知道了。


        

至此,她心里才稍稍安慰了一下,点点头,“我会的,之年哥,那我进去了。”


        

“好。”


        

苏笙儿下了车,慕之年看着她的身影渐渐的越走越远,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陆怀南去了电话。


        

陆怀南这段日子过得很不好,尤其是这两天,老爷子三番两次的想要叫他过去跟他谈话,是他一直找理由没过去而已。


        

谈话内容,任谁也都知道,肯定是让他接手陆北川管理公司的一些官方词。


        

所以,慕之年给他打电话来,他情绪也是很不好,不耐烦的问:“有事儿?”


        

慕之年自然知道陆怀南如今的情况,所以直截了当的开口道:“你的机会来了。”


        

陆怀南一愣,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今天就可以召开股东会议,然后宣布彤彤DNA鉴定鉴定陆北川动了手脚,实际上彤彤跟陆北川没有血缘关系。”


        

陆怀南冷嗤,“我傻啊,现在召开股东大会,陆北川跟苏笙儿最近不是挺好的,我要是这么做了,苏笙儿不第一时间站出来帮陆北川澄清事实啊。”


        

“他们都要离婚了,她现在恨不得陆北川永远都不知道彤彤的存在,你说成不成?”


        

陆怀南沉思了片刻,才道:“你说的真的?”


        

“陆怀南,我会骗你?”慕之年勾唇淡淡的笑,“我想虽然这件事对陆北川造不成实质性的影响,但是至少能够搞臭他的名誉,股票下跌也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不管是你们家老爷子,还是那些支持他的那些股东们,大概也要好好想一想该不该将公司交给陆北川了。”


        

“怕是到那个时候,陆北川自己的公司都应接不暇了,还能管得了老陆氏么?”


        

“哈哈哈......”陆怀南在电话那头听着,终于笑了起来,“行,这件事要是成了,以后老陆氏的所有项目合作,我都只跟你做。”


        

......


        

冷琰之回到病房的时候,陆北川仍然站在窗户底下,郝助理还有一些护士医院都在劝他上床继续打点滴,可他就是没听见一样,眼睛一直望着窗外,也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或者在想些什么。


        

他大步走过去,走到了他的身边跟他并齐站着,刚张口,字里行间全是不受控制的冷嘲热讽,“她又看不见,你把自己作成这个样子给谁看?”


        

陆北川没回他,只是觉得自己突然就烟瘾犯了,一摸口袋发现自己穿的是病号服,他悻悻的收回手,转身走到床上又躺了会去。


        

医生瞬间松了口气,给护士递了个眼神,护士走过去给他挂好水。


        

前后不过几分钟,等护士跟医院都离开了,冷琰之也跟着坐下来,长腿交叠,姿势慵懒,眯着眼看着他,“不然,我再帮你把她抓过来陪着你。”


        

“不用,”陆北川淡淡的开口拒绝,“我之所以同意跟她离婚,是因为我觉得,她既然不喜欢我逼她嫁给我的这种婚姻方式,那么这段婚姻离了也罢。”


        

“这就放弃了,”冷琰之凝着他,勾唇淡讪,“似乎又不是你陆北川的风格。”


        

“我只是想等她自愿嫁给我。”


        

“我还真是看得起你了。”冷琰之嘴角嘲讽的笑容瞬间更浓了一些,“据我所知,苏笙儿刚刚是被慕之年送回去的,刚刚听说了你们要离婚,就有人坐不住了,你还在想着等她自愿嫁给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照我说就应该直接把她绑了带过来,死也要跟你扣在一起,我看她认不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