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苏笙儿陆北川 > 第三百零九章 不可能再放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零九章不可能再放手


        

陆北川的眼神就像是定格了一样,随着苏笙儿走动的姿势,眼神就没离开过她。


        

陆怀南的瞳孔骤缩,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想也没想的开口,字里行间里都是对苏笙儿出现的强烈反感,“苏笙儿,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保安呢,这里难道是个人都可以随随便便进来的吗!”


        

在陆怀南开口的瞬间,不知道从哪里涌进来的保安一下子冲了进来。


        

陆北川像是刚反应过来,在保安抓住苏笙儿之前已经大步走到了她的身边,保安冲过来的时候就见陆北川淡漠的撇了他一眼。


        

就是这一撇,让保安直接顿住了步子,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后退好了。


        

陆北川便不再看保安,低头注视着眼前的女人,喉结滚动半响才哑声问:“你怎么来了?”


        

苏笙儿听到声音,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她从包里拿出来一张纸质的东西,直接放在了会议台上,然后对着满会议室的人,面无表情的道:“我来是想澄清一个事实。”


        

“苏笙儿!”


        

苏笙儿的话还未说话,就被陆怀南激动的打断。


        

苏笙儿就顺着声音看向陆怀南,见他一脸的猩红,她扯了一下唇,才道:“陆怀南,看在我们之前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份上,我好心劝你一句,现在收手,他还会看在手足的份上,给你一条活路。”


        

“你闭嘴,你闭嘴!”


        

陆怀南就像是疯了一样,朝着苏笙儿就要扑过来,去被一直站在苏笙儿身边的男人一脚踢了出去。


        

场面有些失控,被踢在地上的陆怀南挣扎着要起来,这个时候,陆老爷子却直接下了命令,“真是胡闹!保安,抓住他!”


        

陆老爷子一发话,刚刚的保安加上又冲进来的保安,一起合力直接禽住了陆怀南,任陆怀南怎么挣扎,怎么喊叫,陆老爷子也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苏笙儿先将那张纸质的东西移到了陆老爷子的面前,“这是彤彤跟陆北川的真正DNA鉴定结果,无论陆北川当初动没动DNA鉴定结果,彤彤都是陆北川的女儿。”


        

“什么?”陆老爷子不可置信的脱口问了出来。


        

苏笙儿似是满不在乎的笑笑,“我这辈子就只有过陆北川一个男人,难不成彤彤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或者,你们如果还不信,可以再去做一份亲子鉴定,我没意见。”


        

因为苏笙儿的一番话,一群人不知在想什么,整个会议厅寂静下来。


        

“笙儿,你说什么?”


        

陆北川完全处在震惊之中无法自拔,整个人已经不自觉的走到了苏笙儿的跟前,一把抓住了苏笙儿的胳膊。


        

直到苏笙儿皱着眉,说:“你抓痛我了!”


        

他像是蓦然惊醒一样,猛的松开了女人的手。


        

苏笙儿揉着被捏痛的胳膊,抬头看了一眼,在看到男人眸底那抹水渍之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似乎这是从认识陆北川以来,她第一次见到流泪的陆北川。


        

她有些不敢置信,甩了甩头,将心底的异样甩了出去。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走了。”


        

说完,她不再看一眼面前的男人,越过他直接往门口走去。


        

走出了会议厅门,又往外走了几步,她的胳膊却又突然被一股大力拽住。


        

她被迫回头,就见到陆北川神色复杂的盯着她,“彤彤真的是我的?”


        

苏笙儿闻声,眸底一片冰冷,“不然,你以为呢?”


        

“我不是不相信,”陆北川一下子抱住了她,久违的怀抱让他下意识的抱紧,越抱越紧,“我怕这只是梦,我怕梦醒了,这真的就只是梦了!”


        

苏笙儿挣扎了一下没挣扎,索性就不动了,好一会儿陆北川再没出声,她才扯了一下唇,低声问:“离婚协议弄好了吗?”


        

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她就觉得抱着她的男人似乎更用力的抱紧了她一分。


        

他嗓音沙哑,却万分笃定的开口:“如果在不知道彤彤是我女儿之前,我会放你走。”


        

“陆北川你什么意思?”苏笙儿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难不成你想跟我抢彤彤的抚养权?”


        

陆北川却无声的笑了,“怎么会,我怎么舍得让你自己一个人。”


        

“笙儿,我理解你,所以,即便在我最不想放你走的时候也决定尊重你,然后自己再难过再痛苦也放你离开。”


        

“但是现在不会了。”


        

苏笙儿下意识的睁大眼睛,她挣扎着要退出陆北川的怀抱,可不管她怎么挣扎,陆北川都不给她松手的机会。


        

苏笙儿胸口剧烈起伏,“陆北川,你放开我!”


        

陆北川却一脸的坚定,是这些日子以来,从未有过的坚定。


        

“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妈的下落么?我可以帮你。”


        

苏笙儿听到这句话,本来还在挣扎的身体蓦然僵硬下来,抬起眼睑看向陆北川。


        

她不敢置信,甚至脱口问了出来,“你说什么?”


        

陆北川神色坚定的重复,“我知道你妈的下落,也可以带你去见她。”


        

苏笙儿消化了一会儿他的话,蓦然收紧了双手,“所以,你的要求是什么?”


        

陆北川看着苏笙儿,眼神柔的仿佛能够溢出蜜来,“我不想离婚了。”


        

苏笙儿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有股子气焰不停地往上翻涌,好一会,他才叫出男人的名字,“陆北川——”


        

可不等她讲话说出来,男人就打断了她的话音,“笙儿,你可以说我是个出尔反尔的混蛋,”


        

陆北川的样子看上去很激动,但是眉宇间却比刚才多了些生机勃勃的色彩,“你是我的,在我知道彤彤也是我的之后,我真的无法再说服自己放你走。”


        

“你打我、骂我,甚至无视我都可以,笙儿,只要你跟彤彤在我身边就好,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可以保证,你跟彤彤继续住在我们那个屋子里,我可以不再吵着闹着跟你们住,等到你自愿接纳我的那天开始。”


        

“好不好,笙儿?”


        

最后这个好不好,陆北川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仿佛千言万语都积聚在了这三个字上面。


        

苏笙儿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情,她不想说话,只是凭着下意识的感觉转身,作势往外走。


        

陆北川在她转身的瞬间抓住了她的手腕,苏笙儿没回头,就听到陆北川声音激动的道:“我现在走不开,但是马上,结束会议之后我去接你,然后我们去接女儿,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彤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