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剑道第一仙 > 第2160章 仓凝妖君的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收雨住,天光湛然。


        

天罗阁顶层凭栏处。


        

澄碧夫人呆呆地看着远处,身前那饱满几欲撑破衣襟的一对雪白高耸一阵急剧起伏。


        

她的心情很难平静。


        

因为……


        

孤月峰不见了!


        

被一剑劈成了废墟,地上都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


        

而这也就意味着,火鼎城第一势力天火妖宗,就此沦陷!!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剑之间。


        

当脑海中再次回想起刚才那一道通天而起的血色剑气时,澄碧夫人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火鼎城在震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各路势力疯狂般出动,前往打探消息,大街小巷上,到处是飞掠的身影。


        

鲸落万物生。


        

一方霸主倒下,其尸体必将沦为其他势力瓜分的盘中餐!


        

苏奕坐在轮椅中,安静如旧。


        

这本就在他预料中。


        

若那一剑无法毁掉天火妖宗,那才叫反常。


        

“醒醒。”


        

眼见澄碧夫人久久不语,苏奕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呃……啊……”


        

澄碧夫人如梦初醒,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旋即,她才意识到,眼前这个沦为废人的年轻人,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就好像对天火妖宗的覆灭一点都不奇怪。


        

“阁下莫非看出那一道剑气的来历了?”


        

澄碧夫人忍不住道。


        

“是阿凌做的。”


        

苏奕道,“我们此来火鼎城,就是要踏灭天火妖宗。”


        

澄碧夫人:“???”


        

刚才那少女,一剑劈了天火妖宗?


        

可她分明只有玄照境修为啊!


        

这怎可能?


        

“若你去过魔乌山,应该不难发现,刚才那一道血色剑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魔乌山深处。”


        

苏奕随口道,“至于阿凌,无非是借用了这等外力罢了,谈不上多厉害。”


        

澄碧夫人眼神变得复杂,心绪翻涌。


        

她见多识广,阅历丰富,作为火鼎城天罗阁的掌柜,更是见过不知多少稀奇古怪的客人。


        

可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对男女。


        

一个坐在轮椅中的废人,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一个明显来自偏远之地的兽皮少女,可却在一剑之间,灭了天火妖宗。


        

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


        

最让澄碧夫人震撼,或者说不解的是,这样的真相,换做其他人,唯恐泄露分毫。


        

可眼前这年轻人,却都不屑于隐瞒,云淡风轻地就把真相如实相告!!


        

澄碧夫人哪会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必是有着无惧一切的底气,才不屑于去遮掩这些真相!


        

这年轻人究竟是谁?


        

为何明明沦为废人,还如此底气十足?


        

“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苏奕轻声提醒。


        

澄碧夫人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震惊和困惑,道:“不瞒阁下,和仓凝妖君有关的事情,并非是什么机密,但要想打探,也需要付出相应的报酬。”


        

苏奕道:“报酬是小事,但讲无妨。”


        

澄碧夫人当即如实相告。


        

仓凝妖君,最初是沧澜界一位堪称旷世的绝代妖仙,拥有圣境仙君修为。


        

大概是十年前,仓凝妖君忽地从世间消失。


        

而在天象妖山,则多了一位道号“紫珏”的女仙王!


        

这紫珏仙王,便是仓凝妖君。


        

十年前,她加入天象妖山修行,获得一位神明赏识,一举证道妙境,成为一位盖世妖王!


        

连紫珏道号,都是那位神明所赐。


        

得知这个秘辛,苏奕这才恍然。


        

怪不得厉长青无法打探到和仓凝妖君有关的消息,原来,对方早已改换门庭,成为天象妖山的一位仙王!


        

“我需要一份和天象妖山有关的资料,只需把这个妖道势力中那些神明的名单列出来便可。”


        

苏奕轻声道。


        

他曾和厉长青聊过,知道在很久以前,天象妖山曾参与针对易氏一族的围剿!


        

简而言之,这个沧澜界的第一道统,乃是造成易氏一族覆灭的罪魁祸首!


        

只是,苏奕却没想到,十多年前带走杨霜儿的仓凝妖君,竟加入到了天象妖山。


        

这让苏奕不免有些担心杨霜儿的处境。


        

毕竟,杨霜儿虽然换了姓氏,可身上流淌着易氏一族的鲜血,一旦被发现……


        

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阁下以前没有听说过天象妖山的事情?”


        

澄碧夫人很惊诧。


        

在整个沧澜界,但凡修行之辈,哪个不知道天象妖山?


        

苏奕淡淡道:“你问了一句废话。”


        

澄碧夫人心中一凛,嘴上则歉然道:“怪我多嘴,道友放心,若仅仅只是一份名单,我天罗阁还是可以提供的。”


        

正自交谈,阿凌回来了。


        

“萧大哥。”


        

阿凌快步走来,当看到苏奕毫发无损,少女暗松一口气。


        

澄碧夫人的眼神则变得有些异样,若非亲眼所见,谁敢想象,刚才就是这个少女一剑毁掉了天火妖宗?


        

“做的不错。”


        

苏奕笑道,“但,这终究只是依仗外物,你可莫要因此骄傲。”


        

阿凌点头,脆声道:“萧大哥放心,我心中拎得清楚。”


        

苏奕吩咐道:“你来结账,然后咱们就回家。”


        

“好!”


        

阿凌答应。


        

这一刻,澄碧夫人却一反常态,笑着摇头道:“阁下所打探的那些消息,并非什么机密,也没多少价值,都远不值阁下付出的那一笔定金。”


        

说着,她取出那个青铜盒,递给阿凌,“这一株仙药你们还是收回去吧,权当我的一点心意。”


        

阿凌一愣,扭头看向苏奕。


        

“那就收回来吧。”


        

苏奕不以为意道。


        

他看得出,澄碧夫人想做一个顺水人情,但的确没什么好在意的。


        

阿凌这才把青铜盒收起,脆声道:“多谢姐姐。”


        

澄碧夫人顿时笑起来,轻轻拍了拍阿凌的肩膀,道:“好妹妹,以后有闲暇了,记得来找姐姐玩,在这火鼎城,保管没人敢招惹你!”


        

面对如此热情的澄碧夫人,阿凌微微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点了点头。


        

没有再耽搁,苏奕和阿凌很快就离开。


        

澄碧夫人亲自相送。


        

直至来到天罗阁大门外,这位身段火爆诱人的美夫人忍不住道:“阁下应当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势必会有人顺着线索,查到我们天罗阁头上,到那时……”


        

不等说完,苏奕浑不在意道:“你无须为此为难,如实相告便可。”


        

澄碧夫人眼神微妙,颔首道:“有阁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她不担心今天的事情会牵累到天罗阁。


        

天火妖宗已覆灭,哪怕天火妖宗背后还站着靠山,可他们天罗阁乃是遍布沧澜界的势力,根本不怕得罪任何人!


        

真正让澄碧夫人担心的是,万一泄露和苏奕、阿凌有关的事情,会否引来苏奕震怒和报复!


        

故而,她才会专门谈起此事。


        

而苏奕的回答,则让她彻底吃了一颗定心丸。


        

直至目送苏奕和阿凌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澄碧夫人这才收回目光。


        

今天的事情,她需要好好冷静想一想!


        

……


        

离开火鼎城的路上,再没有发生什么波折。


        

“萧大哥,我心中很不解,那澄碧夫人为何会对你这般敬重和客气,她……她可也是妖修啊。”


        

路上,阿凌忍不住道。


        

这的确很不可思议。


        

人族的地位,那般卑微,一直被妖魔统治和奴役。


        

可之前在天罗阁,位高权重的澄碧夫人,却对他们都很敬重,一点都不敢怠慢,这显得很不可思议。


        

“她既是妖修,也是个聪明的女人。”


        

苏奕随口道,“察言观色,是她最擅长的手段之一,当看出你我不好惹的时候,她自不敢造次。”


        

阿凌听得似懂非懂。


        

“傻丫头,我们随手就能拿出一株仙药,并且不怕天罗阁的人抢劫,那澄碧夫人怎敢小觑我们?”


        

“这叫先声夺人,让澄碧夫人知道我们不简单,不好惹。”


        

换做其他人,苏奕根本懒得解释,可对待阿凌时,他却显得格外有耐心。


        

“其次,天罗阁的势力遍布沧澜界,绝不是那些鼠目寸光的小势力可比。”


        

“而作为火鼎城天罗阁的掌柜,在澄碧夫人眼中,我们虽是人族,可也是她不敢轻易得罪的客人。”


        

苏奕把其中的道理和细节掰碎了讲给阿凌听,“这等情况下,换做是你,你敢轻易得罪两个来历不清不楚,随手就能拿出仙药的客人吗?”


        

阿凌下意识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


        

苏奕道,“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真正让澄碧夫人发自内心改变态度的,是你一剑毁掉天火妖宗这件事。”


        

“若没有这件事,澄碧夫人必会心存疑虑,怀疑我们是否在虚张声势。”


        

“但现在,她怎敢怀疑?”


        

“这也是为何,她非但对我们分文不收,还把定金归还的原因之一。”


        

说着,苏奕油然感慨,“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经历的多了,你根本无须刻意揣摩学习,自可以了然于心。”


        

阿凌来自偏僻的乡野之地,过往那些年,一直在山中狩猎,虽然战力不俗,可却对人情世故一片空白。


        

对她而言,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阿凌思忖了许久,隐约明白了一些。


        

半响,她忽地问道:“萧大哥,天火妖宗覆灭后,以后是否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还不到时候。”。


        

苏奕眸光深邃而平淡,“不出我意料的话,很快就将有一场风暴,出现在草溪村。”


        

阿凌心中一震,俏脸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