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哪里冲突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钟文神情一滞,目光扫过李雪梅浑然天成的绝美脸蛋,顿时从她明亮的双眸中,读出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戒备和警惕。


        

可以想见,若非先前他两度出手相救,并以生生造化丹相赠,说不定李雪梅已经当场翻脸,拔剑相向。


        

“我是不是犯事了?”


        

钟文摸了摸鼻子,苦笑着看向一旁的孙灵华,发现这个便宜师父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些许气愤,些许忧伤,却又隐隐有些不舍,神情甚是复杂。


        

“你、你到底是不是周云龙?”


        

两人这般大眼瞪小眼了好半晌,孙灵华突然嘟起小嘴,气呼呼地问道。


        

“师父,我虽然不是周云龙。”


        

钟文脑筋急转,突然伸手撕下面具,露出原本清秀的面容,笑嘻嘻道,“可还是你徒弟啊。”


        

“你、你……”


        

孙灵华吃了一惊,本能地向后退出两步,一时竟支支吾吾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果然不是周云龙!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反倒是纳兰云舟脸上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对于钟文的变脸似乎并不意外。


        

作为与周家齐名的锦绣世家传人,在“周云龙”展现出远超想象的实力之时,她就已经隐隐有了怀疑,如今猜想得到证实,反倒让她松了口气。


        

毕竟如果周家的实力太强,对于纳兰家而言,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阁下何人?”


        

李雪梅挪动玉足,一步挡在孙灵华身前,宝剑横在胸前,眸中寒光一闪,“为何要假扮周云龙拜入仙宫?”


        

“我叫钟文。”


        

钟文迟疑片刻,终究还是选择了道出实情,“之所以会拜入仙宫,是为了找寻失散的妻子,并没有恶意,还请二位放心。”


        

“二位宫主都是通情达理之人,你若只是想来寻亲,大可以光明正大地上门拜访,又何必偷偷摸摸地混进来?”


        

李雪梅沉思片刻,随后摇了摇头,似乎对他的说辞并不认可,“这样的理由,恐怕难以让人信服。”


        

“这个……我也有自己的苦衷。”


        

钟文苦笑一声,暗赞这妹子聪慧过人,心思缜密。


        

毕竟这云顶仙宫的二宫主就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若是大张旗鼓地跑到一个老婆的地盘上来找另一个老婆,从情感上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且不说这理由是真是假,你可知道第一次收徒对灵华而言,意味着什么?”


        

李雪梅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先前你身上的伤应该是装出来的吧?你可知道这两日来,灵华夜夜守在床边,是有多担心你么?或许你选择灵华,只是看准了她性格软弱,容易掌控,却又何曾想过这一己之私,会对一个天真善良的姑娘带来多大的伤害?”


        

“就是就是……啊?”


        

眼见师父训斥钟文,孙灵华初时颇为振奋,挥舞着粉拳连连点头,可越听越是不对,表情渐渐垮了下来,转头不满地抱怨道,“师父,弟子哪里性格软弱?哪里容易掌控了?”


        

“闭嘴!”


        

李雪梅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收了这么个‘弟子’,你还好意思说?”


        

或许是她生性温和恬静,即便生气的时候,语调依旧轻柔悦耳,浑不似谷若华那般盛气凌人。


        

孙灵华脖颈一缩,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说什么。


        

“隐瞒身份拜师,是我的不是。”


        

钟文眸光闪动,突然弯腰躬身,对着二女真诚致歉道,“钟文在这里给二位赔个不是,但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二位尽管说便是,钟文绝不推辞。”


        

“好不容易收来的徒弟没了。”


        

孙灵华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气呼呼道,“赔不是有什么用?”


        

“没了?为什么没了?”


        

钟文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故作不解道,“弟子不是好好地在这里么?”


        

“哈?”


        

孙灵华愣了一愣,“可、可是……你不是来找媳妇的么?”


        

“每一名弟子来仙宫拜师,都有着自己的目的。”


        

钟文振振有词道,“有的想要增强修为,有的想要结交朋友,甚至还有的想要拜个美女师父,等到学艺有成之后,再把自己师父给娶了,我只是来寻个亲,和拜师哪里冲突了?”


        

“这、这……”


        

孙灵华性子单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被他这么一绕,登时有些发晕,好半晌才憋出一句,“可你不是周云龙啊。”


        

“弟子的确不是周云龙。”


        

钟文连连摇头,一本正经地答道,“可当时拜师的是我,也不是周云龙啊,虽说弟子隐瞒身份有些不妥,您大可以略施惩戒,又何必将我逐出师门?那也太狠心了吧?”


        

“啊?”


        

孙灵华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俏脸涨得通红,思绪乱作一团,居然开始替自己辩解,“我、我也没说要把你逐出师门啊……”


        

“这样么?”


        

钟文登时热泪盈眶,一把抓住她的双手,一脸感激,满嘴跑火车道,“咱们还是师徒么?师父果然温柔善良,宅心仁厚,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弟子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您的恩情。”


        

“我、我也没那么好啦!”


        

孙灵华俏脸一红,连忙将纤纤玉手从他掌中抽了出来,害羞地拨弄着额前秀发。


        

“傻丫头!”


        

眼见她被钟文三言两语玩弄于股掌之间,李雪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若出去闯荡江湖,怕是不到三天就被人给卖了。”


        

“才不会!”


        

孙灵华粉腮微鼓,不服气道。


        

“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修为,他又是什么实力?”


        

李雪梅伸出白玉般的右手,食指弯曲,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敲,“你给他当师父,能教得了什么?”


        

“唔~”


        

孙灵华捂着额头,待要开口反驳,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师祖此言差矣。”


        

钟文突然笑着开口道,“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师父的修为虽然不高,却还有许多其他长处值得弟子学习。”


        

“就是就是!”


        

孙灵华神情一亮,连连点头。


        

“你这是打算赖上我们师徒了?”


        

李雪梅冰雪聪明,哪里是这么好忽悠的,她轻轻白了钟文一眼,没好气道,“那你倒是说说,灵华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这个……”


        

钟文表情一僵,没料到对方会继续追问,苦思冥想了好半天,除了漂亮可爱,便再也想不到孙灵华有啥其他特长,突然灵机一动,用力一拍脑门道,“糟糕,光顾着说话,可别让那个邪魔跑了,弟子这就去追!”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然“倏”地消失不见,速度之快,堪比瞬移,只留下李雪梅一阵无语,孙灵华气呼呼地挥舞着粉拳,而纳兰云舟则呆呆地凝视着地面,久久不语。


        

“纳兰姑娘。”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雪梅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纳兰云舟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纳兰云舟一脸茫然,讷讷地答道,“师父和六位师姐都已经惨死在邪魔手中,我、我……”


        

“说起来灵华丢了个徒弟,而你又丢了个师父。”


        

望着她可怜而无助的模样,李雪梅心中一软,忍不住柔声提议道,“若是不嫌弃咱们这一脉,你何不转投这丫头门下?”


        

“啊?”


        

孙灵华瞥了瞥小嘴,本能地想要反驳说自己没有丢徒弟,可话到唇边,却又不知为何咽了回去,转而改口道,“可、可是这位纳兰姑娘理想中的师父是洛师伯哎。”


        

“孙师叔就莫要取笑弟子了。”


        

纳兰云舟心中一阵苦涩,轻轻摇了摇头道,“从前是我年少轻狂,还以为咱们锦绣纳兰有多厉害,如今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像我这么个寻常女子,哪有资格拜入洛神将门下?若蒙师叔不弃,云舟愿意拜您为师,从此随侍左右,刻苦修行,再也不敢存有那些虚无缥缈的幻想了。”


        

“那、那好罢!”


        

孙灵华心地善良,见她可怜,终于还是心软,点头应了下来,“只要你不嫌我这个师父无能,那咱们就一同努力修行罢!”


        

“云舟拜见师父!”


        

纳兰云舟眼睛一亮,果断双膝跪地,对她行了个大礼。


        

“快起来,快起来,不必这么讲究!”


        

一旦想通,孙灵华登时喜笑颜开,转头对着李雪梅洋洋得意道,“师父,这下我可就有两个徒弟了呢!”


        

听她口气,显然是舍不得将钟文“逐出师门”。


        

“奶奶的!”


        

李雪梅刚要取笑她两句,眼前突然白影一闪,重新现出钟文纤瘦挺拔的身影,“到底还是让他给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