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玉茹顾九思沈鸾 > 第十六章 与齐王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文承心知,孟司青如今是护国大将军,权势比他一个被贬的王自是要高的,能亲自下马行这一礼,算是给他面子,记着往日的恩情。


        

李文承看了眼那口漆黑的棺木,叹息了一声,也不说什么,驱马靠近孟司青,“走吧,莫要误了良时。”


        

两人骑马并行,走了一段路,李文承才开口,“三年前,听说你向圣上请旨赐婚,当时我就想,不枉叶槿她等了你三年,一切值得。熟料,今日会是这般光景。”


        

孟司青讶异,他虽欠李文承一份恩情,但他和叶槿的那些传闻却是令他苦恼良久,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齐王殿下何出此言,我当年请旨赐婚,殿下难道没有一丝不快与芥蒂?”


        

李文承侧首看他,随后又转过头去,“我为何不快?叶槿打小便心系于你,常与我言,此生非你不嫁,她能嫁给自己心爱之人,我何来芥蒂?难不成孟将军是信了坊间那些传言?”


        

“我……”孟司青惭愧,但同时心中喜悦,“不是么?”


        

“自然不是。”李文承目视前方,浑身散发着从容闲适,“你可知,叶相当初将你们的婚事退了后,又立马给叶槿寻了新的人家?”


        

“不知。”孟司青答,心中隐隐觉得自己可能犯了很多错。


        

“也是,叶槿的性子便是什么苦都自己吞下,你又怎会知晓?”李文承道,“她最后是以绝食相逼,才迫使叶相打消了这个念头。”


        

李文承看了一眼孟司青,“孟将军,你这可真是伤透了她的心了……”


        

孟司青知晓,这个“她”自是指叶槿,握着缰绳的手有些颤抖,心口又开始泛疼,“我竟不知这些,我……真是该死!”


        

一路上,李文承没有再多言,可孟司青胸中的痛意却是更加深了。


        

是他害死了他的槿儿啊……都是他的错,自己怎会做出这般猪狗不如的事!


        

真是该死!


        

送完叶槿这一程,李文承便要离京。


        

他只是一个被贬江南的王,不可在京城逗留。这次能回来,还是因为用了孟家的由头,圣上对孟家有愧,才允下的。


        

李文承走后,孟司青越发觉得京城待不下去,对叶槿的愧疚与思念折磨得他简直要发狂。


        

出发去崀山那日,一路天色微青,似乎在蕴孕一场风雨。


        

左副将刘莽望着天,啐了一口唾沫,“呸,什么鬼天气,恐怕要下一场大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右副将林疆却是瞪了他一眼,“乌鸦嘴,你懂什么,咱们将军就是最好的兆头!风雨送行,雨过便是天晴,预示我们此番定能化雨为云,拨云见日!”


        

孟司青也望了望天,心中却没什么想法,天晴天雨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片天空之下,再也没有她思念的那个人了。


        

可是,他却没有料到,竟会被刘莽和林疆二人,一语成谶。


        

此行,是好亦不是,是喜亦是悲。


        

喜的是,他竟再次见到了她,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可是他却似乎再也无法触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