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柳玉茹顾九思沈鸾 > 第三十八章 细水长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岁月流转,转眼已是两年之后。


        

澜沧已经退出官场,叶槿喜欢清静自在的日子,他便陪她归隐,远离喧嚣热闹的都城,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小村落定居下来。


        

这日风和日丽,叶槿站在自家屋前,一手叉腰,一手扬在眉间挡着日头光线,仰头看着屋顶的男人,毫不客气地左右指挥。


        

“左边,左边那块地方必须要补一补,还有那,上面那一块也不行,一到下雨天就漏雨,新买的被子全给泡湿了。”


        

澜沧在屋顶不断左右上下蠕动,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笑容可掬,“娘子别急,为夫马上就修好了,绝不会让你再被雨给半夜淋醒。”


        

叶槿撇了撇嘴,“信了你个鬼,上次你盖房子的时候还说,你盖的房子这世间绝无仅有,绝不会有问题。保证我住的舒舒服服,比国师府还要舒服百倍呢。结果呢,三天两头不是灌风就是漏雨,屋子里进的水都可以划船了。”


        

澜沧讪讪笑着,也觉得自己理亏,挠了挠头,“娘子,我错了,我保证,这次,这次绝对不会再出问题,你相信你相公我……”


        

他好言好语劝着,又再三保证,叶槿看他那副诚恳模样,憋不住也笑了起来,“知道错了就好,说说吧,怎么弥补?”


        

澜沧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立马答道,“湿了的被子,我来洗我来晒,屋子里的水我来清干净。”


        

叶槿得了便宜还卖乖,继续道,“就这样?还有呢?”


        

澜沧赶紧补充,“外加洗一个月碗,不,三个月。娘子,这样行吗?”


        

叶槿心底乐开了花,面上却还端着,“看在你这么识趣的份上,我考虑考虑。”


        

澜沧知她脾性,立马开心地喊道,“得咧,谢谢娘子。”


        

……


        

时间一晃,又过了四年。


        

叶槿正在厨房准备早饭,澜沧则是蹲在厨房门口处理新打来的猎物。


        

一只半大点的小豆丁,揉着没睡醒的双眼扑到叶槿脚边,抱着她的腿不撒手,还撅着小嘴。


        

委屈哄哄地说道,“娘亲,娘亲……修儿不要跟妹妹一起睡,妹妹她又尿床了……修儿觉得好羞羞……”


        

叶槿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小豆丁的脑袋,另一只手握着一柄锅铲,朝门口的澜沧喊道,“孩儿他爹,灵儿又尿床了,你快去把她的衣物被单都拿出来换洗。”


        

澜沧听到,立马放下手中的猎物刀具,“我这就去。”


        

进厨房洗了把手,又擦干了才往灵儿的房中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这小丫头怎么回事,明明就比她哥哥晚出生半刻时辰,修儿从去年开始就没再尿过床了,她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真不知道是像了他们夫妻俩谁小时候?”


        

澜沧一路摇头,纳闷不已,“每天炖的野猪尾巴都补哪去了,怎么还三天两头尿床?”


        

厨房里,叶槿抱起小修儿,在他软糯的小脸蛋上亲了亲,问道,“修儿,今天吃饺子好不好,娘亲包了芹菜馅和玉米馅的,都是你和灵儿最爱吃的……”


        

修儿喜欢吃芹菜饺子,肉烂芹菜香,灵儿则喜欢玉米馅的,玉米香甜脆嫩。


        

小豆丁一听有芹菜馅的饺子,在叶槿怀里高兴地拍着肉乎乎的小手,嚷嚷道,“今天吃饺子咯,修儿最喜欢吃娘亲包的饺子……”


        

他嚷完,又问,“要请那个叔叔过来一起吃吗,他好像很想和我们做朋友呢?”


        

叶槿疑惑,问道,“什么叔叔?”


        

“就是那个长得和爹爹一样好看的叔叔呀。”修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不远处。


        

叶槿的视线跟着他小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年约三十,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


        

他就站在离他们家院子不过四五米处,似乎是在搭着房子。


        

这不看还好,一看,叶槿登时丢下小豆丁,迈步冲了出去。


        

别说才隔了这十几米,别说才过了七年,就是百米之外,百年之后,叶槿怕是也能一眼认出那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