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剑卒过河 > 第2656章 汇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娄小乙终于拥有了自己的骑兽,还是仙兽,哪怕只是暂时的。


        

在仙天飞行,最让人头疼的就是仙罡凛烈,这是另外一个层次的阻碍,会大大降低他的速度,毕竟,他的修为方式还是紫熵,不是仙力。


        

混沌方鼎自他上来仙界后就一直伴随着他,就像是护身符一样的不离不弃,他很难判断这是自发行为还是有某个大佬的默许授权?


        

这东西本来是用来堵仙界通往下面的窟窿的,现在被他占有,好像也没人出来说什么?


        

当然,仙界能堵这样窟窿的宝贝不计其数,也不短这一个,但问题在于如果没人首肯,一件金仙宝贝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跟着一个凡修而无人过问?


        

这里面水很深,为什么一大票的仙人会容忍他这样的一个凡修在仙界嘚瑟,肯定背后有很多力量在较力,他看不清楚,就只能交給时间!


        

先装孙子!


        

修道近五千年,装孙子他装了无数次,无数个时期,却没想到自己在下界主世界都快无敌了,仍然还需要装孙子?


        

这就是孙无止境!谁让他总想着挑战更高的层级呢?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就不会整天装孙子,但真老老实实的了,他又哪里有在主世界下界的一番作为?


        

人生就是这样,你在某个方面光辉耀眼,在另外一个方面就要忍辱负重,不可能都是你的,这就是修行。


        

鸭老西的速度很快,非常快,作为仙界土生土长的仙兽,对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闭着眼睛就能去到它想去的任何地方,当然也包括西曜仙君的仙府-九曜天府。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九曜天府不属于百零八座天宫之一,这不是仙宫大小名气的原因,而是公私之分;私府归私府,在仙界中不计其数,像刑天宫这样的就属于仙界中的公共场所,是属于大家的,所以娄小乙才会被派去点长明灯,公私分明,也是规矩。


        

从九曜天府的规模来看,其实在他一路行来所见的仙府中就很一般,这也是仙界的特点,他们好像并不在乎仙府规模气魄的大小,和凡人不一样,自己住的舒服就好。


        

“就是这里?”娄小乙最后确定,西曜的图舆上只有公用的百零八座仙宫,可没有自己的仙府,就只能靠鸭老西。


        

鸭老西没说话,它还不太适应怎么和一个境界远在自己之下的凡修接触,还找不到自己的准确定位,所以就只能先装矜持。


        

娄小乙明白了它的意思,跳下鸭背,却不立刻进去,而是从戒中拣出一件深色道袍,再用白磷在道袍的前胸后背各画了一个圆圈,圆圈中写下斗大的一个字-囚!


        

穿上这件囚袍,感觉很满意,一晃身,晃晃悠悠的晃进了九曜天府;这里并没有什么禁制,在仙界,大家似乎都不太担心自己的安全,不是他们真的不在意,而是仙识之下,也没有什么好防御的。


        

仙人之间的战斗纠纷属于另外一个层次,和下界修士还有所不同。


        

九曜天府有大门的,他也老老实实的从大门处穿入,提气扬声,


        

“罪修娄小乙,见过仙君大人!”


        

没有动静,他也无所谓,就只当人家已经答应,属下参见上官不是很正常的么?好像也无需守那么多的规矩?


        

仙人的排场,对不同的仙人来说是不一样的,有的在意,就会搞些仙兽来装点门面;有的不在意,就孤单一个,这和地位高低无关,纯粹就看各人的心情而定。


        

西曜仙君显然就是属于那种不好热闹的,所以整个九曜天宫都看不到人迹。娄小乙当然也不知道西曜的具体位置,就在他准备深入时,西曜发声阻止了他莽撞的行为。


        

换一个人,这里的任何一个仙人都不会这样无礼,这几乎就意味着挑衅,是要做一场决个高低上下;但如果只是个下界的凡修螻蚁,尤其还是一个他自己搞上来的麻烦家伙,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还是他唯一的下属,就没法按照规矩来。


        

才不过一日,这个麻烦的家伙骑仙兽的第一个目标竟然是他的仙府,这让他很烦燥,


        

“你不去巡视长明灯,跑我这里做什么?而且你这身道袍,这是故意穿出来給我看的么?”


        

娄小乙毕恭毕敬,“效忠仙庭,首先就得效忠上官!承仙君提携,小修才有了这份仙界的差使,感激莫名,当然要来回拜,这才是知恩之举。


        

嗯,这身袍服嘛,我以为既为犯修,当时时警醒自身莫要忘记了身份,粗制滥造,还请仙君莫怪,但我观刑天宫枉为刑罚之宫,连一件统一制式的服饰都没有,这如何可以?


        

若有不妥,还请仙君示下,小修改了就是,要不换个字?”


        

西曜在府内摇头不已,换什么字也难看,和凡世公人制服似的,浑没有一丝的仙气;也不想解释什么,仙界上的沟沟坎坎岂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不身处其中摸爬滚打个几十万年都未必能明白。


        

于是一抖手,扔过去一件风披,“刑天宫全盛时也有些宫丁,后来也不知哪位宫主上任就取消了;这里有一件古老的刑天宫衣,你拿去穿上,别人就自然知道你的来历,却不需要写个大大的囚字出去故意丢人现眼!”


        

娄小乙屁颠屁颠的接过,这件家什,可不仅只是代表刑天宫的身份,还有很多其它的妙用,说是件宝贝也不为过;当然,对他来说是如此,对人家仙君来说就未必。


        

为显重视,当场穿上,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宝贝一上身,立刻感觉自己就是仙界人,再也没有了下界凡修的土里土气。


        

这些体验,当他把紫熵注入其中时,就连人都轻了几分,感觉对抗仙压更加的轻松自如,还有种种不可说的妙处!


        

笑得见牙不见眼,这是他从西曜仙君手中掏弄的第二件宝贝,不着急,早晚掏空了他!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


        

郑重其事,“仙君,小修自上仙界以来,对之前所为常有反省,种种思想转变,感悟体会,精神动态,这就向仙君一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