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贞观憨婿 > 第705章不干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80章


        

韦浩看到了房玄龄的信件后,冷笑着,自己还愁他们不来弹劾了,就是想要让他们弹劾,他们越弹劾自己就越安全,圣人,嘿嘿,这个时代圣人绝对的死的最快的一个。韦浩看完了,就走到了厂房这边。


        

“你要冷静才是,这么大的功劳呢,可不要因为这些个小人,害了自己。”房遗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没事,我知道!”韦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房遗直说道:“还要多感谢房叔叔才是,要然,我们还蒙在鼓里!”


        

“诶,我爹也不希望我们做的这些事情,被他们这帮坐在家里的人,胡乱指手画脚,以前我呢,也许说害怕,但是现在,我可不怕了,他们这样没道理,我们生铁弄出来了,对于朝堂,对于百姓有多大的帮助啊,他们难道不懂吗?


        

我不是恃功而骄,但是该公正一些也要公正一些吧,不能说,因为人就来攻击这个事情,连就事论事都做不到?”房遗直也很气愤的看着韦浩说道。


        

“什么就事论事,他们要是就事论事,就不会有那么多闹心的事情了,行了,不管他们,我们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用管!”韦浩拍着房遗直的肩膀说道,


        

房遗直点了点头,接着韦浩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跟你说个事情,我不认为这里适合你,你呀,现在该去一个地方担任县令去,锻炼一下你处理政务的能力,然后想办法调动到六部来,这里,虽然品级很高,但是未必说对有你有帮助,


        

我还是希望你的路宽一些,但是你爹来找我,希望你能够从这里做.asxs.,怎么说呢,这里做.asxs.当然好,毕竟一上来,就是从四品,但是真的好么?未必!


        

根基不稳,早晚要出事情,年少得志,也容易出事情,你自己考虑一下,也和你爹说说,当然,如果你不能正的,但是这里的胡德我肯定能够给你弄到手,不过,路就窄了!”房遗直听到了韦浩的话,也是想了起来,没说话。


        

“好好想想,你以后是需要袭国公爵的,有国公爵,怕什么?官位高地每个屁用,最后还是要看能力,看你能够为陛下处理情况的能力,一朝天子一朝臣,未来的事情说不好,还是要靠自己才是!”韦浩继续对着房遗直说道,


        

房遗直听到了韦浩的话,对着韦浩马上拱手说道:“谢谢你提醒,我其实也不想这里,只是说,我爹要我过来,既然来了,我就要把事情做好,但是,诶,我爹这个人,我还是有点怕的,我是这么想的,先不管是当正的还是副的,先干几年再说,干几年就调走,你看可以吗?主要是怕我爹!”


        

“可以,可千万不要贪恋这里,这里,诱惑很大!”房遗直微笑的看着房遗直说道,房遗直有点不懂的看着韦浩。


        

“一万多人的吃喝拉撒,还要采购这么多原材料,这里面,油水居多,常人可是忍不住的,不要看这里是一个香饽饽,但是香饽饽里面裹着毒药,作为一个国公的继承人,我不建议你去碰这些,可不要太短视了,


        

记住了,你要是没钱,来找我,不要动这里的,一旦动了这里的,到时候陛下要查账,估计很多人要倒霉!”韦浩微笑的看着房遗直说道。


        

“谢谢,谢谢!”房遗直此刻懂了,韦浩一个是提醒自己,另外一个有是帮自己,缺钱找他去,不要碰这里的。


        

“嗯,好,这些人当中,其实我是最看好你的,他们,虽然也很勤奋,但是做事情,还是草率了一些,另外,性格也没有你沉稳,好好干吧!”韦浩笑着对着房遗直说道,


        

房遗直点了点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虽然韦浩要比他年轻不少,但是人家可是靠自己本事封的国公,功劳巨大,可不是他们这些二代能够比的,现在的韦浩,可是能够和自己父亲他们平起平坐的。


        

“好,走吧,回去,这里我们不用管了!”韦浩对着他摆了摆手,两个人就前往住的地方,到了那边,韦浩坐下,而老爷子在客厅这边打牌。


        

“明天陛下要过来了?”李渊对着韦浩喊道,


        

韦浩听到了,愣了一下,自己还没有接到正式的通知呢。


        

“对了,慎庸,这里是礼部那边送过来的消息,要我们好好接待,你刚刚没在,我们就先给领下来了!”长孙冲此刻从后面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韦浩。


        

“哦!”韦浩接了过来,拆开来看着。“你差不多也要回去了吧,以后这里你管吗?”李渊继续对韦浩问了起来。


        

“我管个屁啊,累的是,我还管,我弄完了那些铁,我就不管了,交给他们去管!老爷子,你不是不想回去了吧?”韦浩对着李渊问道,


        

李渊现在可是玩野了,一天找不到他的人,今天不是去这家串门,明天就是去那家,和这里的那些工人们,倒是玩的很好,没事还招呼那些士兵打牌,要不就是背着手,在这里转悠着,舒服的很。


        

“不想回宫,我说你小子就不能管管,管个几年再说啊,这里多好,人也这么多,还好玩,你回去干嘛,这里没人管着,多自由!”李渊边打牌边对着韦浩说道,而长孙冲就是仔细的听着韦浩的动静,他可不希望韦浩答应,韦浩要是答应了,就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


        

“回家更加自由,可不要忘记了,咱们还有事情呢,书楼和学堂建好了,我们可是要去监管的,主要还是你监管,我协助!”韦浩白了李渊一眼,接着提醒他说道。


        

“嗯,不干不就行了吗?他还敢安排老夫做事情,老夫想做就去做不想做就不做!”李渊坐在那里,不屑的说道,韦浩听到了,没办法,继续泡茶。


        

“老爷子你想要来着玩,随时都可以来,到时候这里,估计还有我们几个人在,你来,我们陪着你玩!”长孙冲马上对着李渊说道。


        

“嗯,这小子不来,老夫一个人来没意思。”李渊指了一下韦浩,开口说道,


        

韦浩则是端着泡好的茶水,到了李渊这边给他添茶,接着倒给其他人,然后开口说道:“明天陛下就要过来了,你们也不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那几个人全部抬头看着韦浩。


        

“我哪里知道?你们不要表现好点,到时候陛下要选人盯着这一块呢。”韦浩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不管,谁爱管谁管,无所谓!”李德奖摆手说道,他知道肯定是没有自己的份的,何必去操这个心?


        

“行,你们玩着,我先眯一会!”韦浩说着就到了旁边的软塌上面,躺下,眯着,


        

第二天早上,韦浩还是正常起来,而工部的那些官员和工匠们早早就来到了韦浩这边,今天陛下要来视察,他们不知道需要准备什么,就过来这边问了。“怎么了?”韦浩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夏国公,陛下要来了,我们要做好接待的工作,按理是我们需要到铁坊门口去接的!”一个工部官员看着韦浩问道。


        

“就到了?没那么快吧?”韦浩听到了,看着那个官员问了起来!


        

“是没有那么快,但是我们需要提前过去等着,以表忠心不是?”那个官员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不着急,我们还是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厂房那边,还需要你们盯着才是,你们要坚守你们的位置,接待的事情,有我们就行,你们需要保证那些厂房的安全,去吧!”韦浩一听,对着他们摆手说道,没事去拍什么马屁啊,做好了事情,才是拍马屁,要不然到时候厂房那边出了事情,那才麻烦呢。


        

“这,是!”那些工匠和官员听到了韦浩的话,也只能拱手,回去了,


        

而韦浩继续练武,练武完毕了,韦浩去洗了一个澡,换上了短袖,然后吃着早饭,而在长安这边,李世民他们也是准备出发了,又不远,所有不会带很多东西,去也快,很早,他们就吃了西门,直奔铁坊这边。


        

“今天你可要劝住韦浩才是,我刚刚可是得知,很多人准备到了铁坊那边,继续质问韦浩,弹劾韦浩的,你作为他的岳父,你可要拉住韦浩才是,要不然,事情闹大了,不好!”房玄龄骑在马上,对着旁边的李靖小声的说了起来。


        

“无妨,他还有父皇呢!”李靖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说道。


        

“诶呀,陛下到时候也扛不住的,不少人呢,现在他们就是盯着那些房子不放,说韦浩乱花钱,说韦浩给砖坊那边送钱,这个事情没办法说清楚的!”房玄龄一听他这么说,着急的说道。


        

“嗯,该发生还是要发生,你也知道浩儿这个人,性格很冲动,稍微不注意,他就上了,所以,等会的事情,还真不好说。”李靖也是发愁的说着,他也知道韦浩的性格,他付出了这么多,还要被人弹劾,他是那种能忍的人,能忍就不是憨子了。


        

“诶,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魏征也是,老夫去劝都没用,就是坚持的认为,韦浩存在着输送利益,这!”房玄龄还是很着急,


        

他对于韦浩是非常看好的,这个铁,其实也是有自己的功劳的,盐铁都是自己当初和韦浩见面的时候说好的,盐早就出来了,现在百姓卖盐非常方便,还便宜了许多,而铁,也是非常重要的,正是因为韦浩曾经答应过了自己,才来弄这个铁,现在如果被人弹劾了,自己都替韦浩感觉到不值得。


        

“你还能劝的了他?”李靖笑了一下,没说话,队伍继续往铁坊那边走去,而韦浩这边,此刻也是为第二个炉子做准备了,大量的斗子都被送了过来,而且现在铁坊到处都是站着金吾卫的士兵,他们要确保陛下的安全。


        

“韦浩,韦浩!”就这个时候,几匹快马往铁坊这边跑过来,韦浩一看,是李德謇。


        

“这里!”韦浩喊了一声。“陛下让我来传话,差不多还有两刻钟,陛下就要到这边来,你们过去接驾!”李德謇骑在马上,对着韦浩喊道。


        

“好!”韦浩大声的应了一句,李德謇调转马头,继续往外面走去。


        

“走吧大家,去铁坊门口迎接着!”韦浩对着长孙冲他们说道。


        

“咱们就穿这个,合适吗?要不回去换一下衣服?”长孙冲看到了自己的短衫,对着韦浩问道。


        

“换啥,等会我们还要过来呢,陛下也会过来,你穿那么多,不热啊!”韦浩看了一下长孙冲说道,


        

长孙冲一听,也是,但是不换吧,又感觉心虚,万一陛下责备怎么办,而李德奖他们可不管,韦浩这么穿,他们也这么穿,反正出了事情,有韦浩顶住他们可不怕,很快,他们就到了铁坊大门口,这边也是有金吾卫士兵把守着。


        

“来了,你看!”长孙冲指着远处的车队,对着韦浩说道。


        

“嗯,咱们就在这里站着!”韦浩点了点头,很快,李世民的车队,就到了铁坊这边了,韦浩他们也是恭敬的站在铁坊门口,对着李世民的马车行礼。


        

“陛下,夏国公他们在门口候着了!”王德对着坐在马车里面的李世民说道。


        

“到了,嗯!”李世民点了点头,就从马车上面下来,接着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脸孔,但是,怎么这么黑了,而且穿的是什么?露出胳膊大腿的,这是什么打扮,


        

而骑马在后面的长孙无忌,房玄龄他们也是吃惊的看着这一募,这几个人怎么穿成这样。


        

“儿臣见过韦浩!”


        

“臣长孙冲见过陛下!”长孙冲他们也是行礼说道。


        

“嗯,你们,你们这是为何啊?怎么穿这样的衣服?”李世民指着韦浩身上的衣服,对着韦浩就问了起来。


        

“父皇,热啊!穿这个凉快!”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岂有此理,你岂敢在君前失礼,你作为国公,居然不穿国公服?哪怕是不穿国公服,也要穿上正经的衣服吧,你这样算什么?”这个时候,魏征从后面走了过来,指着韦浩说道。


        

“不是,热啊?怎么了?”韦浩有点蒙啊,这么牛的人物,他居然盯着自己了,之前自己和他可是没有什么冲突的,现在怎么还第一个站出来指责自己了。


        

“热,难道我们不热吗?你作为一个国公,恃宠而骄,目无陛下,目无规矩,按律当削掉国公爵!”魏征继续指着韦浩喊道。


        

“卧槽,你有毛病,早上吃错药了吧?我穿什么衣服碍着你了啊,来,来,你来!”韦浩说着就要去拉魏征了,想要拉他去厂房里面待着,但是房遗直他们一看韦浩则是要动手啊,马上就过去抱住了韦浩。


        

“你还敢打老夫不成?”魏征此刻怒视着韦浩。


        

“打你?你等就是了,放开,放开我,玛德,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三道四了?”韦浩火大的喊道,一来就说要削爵,那自己还能忍。


        

“好了!”李世民此刻也是有点不悦,想着魏征也太能弹劾了,就穿衣服也来弹劾?韦浩也不是没有穿衣服,有什么弹劾的。


        

“陛下,臣附议,韦浩确实是目无陛下!”另外一个大臣也是走了过来拱手说道,接着来了十来个大臣,都是弹劾韦浩。


        

“行,行,你们给我等着啊,等着!”韦浩此刻被他们抱住了,没办法过去打架,但是气啊。


        

“好了,不许说了,走,浩儿,进去看看!”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不去,你们谁爱看看去,关我屁事!削掉我爵位吧,不干了!”韦浩马上喊了一句,刚刚李世民没有帮自己说话,韦浩心里是非常生气的,自己在这里几个月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还没有进大门呢,就被弹劾了,李世民居然不帮自己说话?


        

“韦浩!”李靖此刻也是马上黑着脸喊着韦浩。


        

“放开我,老子不干了!”韦浩马上摆手说道,接着甩开了那些人,他们也是盯着韦浩,韦浩转身就往回走。


        

“韦浩!”李世民此刻大声的喊着韦浩,也是有点生气,这小子不给自己面子啊。


        

“父皇,你削掉我的爵位,我不干了!”韦浩说着就走了,其他人拉的都拉不住。


        

“你们!”李世民此刻非常气愤的指着魏征,魏征压根就不看李世民,其他弹劾韦浩的大臣,此刻也是低着头。


        

“陛下,要不,先进去看吧,现在韦浩在气头上,让他们几个介绍也行,等会再和韦浩谈谈!”长孙无忌此刻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走!”李世民点了点头,长孙冲此刻也是跟了上去,而房遗直他们则是站住了,没有跟过去,他们想要去韦浩那边,但是他们的父亲在,他们有点不敢。


        

“怎么办?”萧锐看着房遗直问了起来,房遗直则是看着李德奖。


        

“关我屁事,我又不想这里当官!”李德奖说完了,也是脱离了大部队,往韦浩住的地方走去,


        

房遗直他们一咬牙,也不去了,直接去韦浩那边,李世民还没有发现这一幕,他就是一心看那些建筑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