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章 劈成两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唢呐鞭炮齐鸣,长长的仪仗绕着京城走了三圈,那些原本在容王府的文武百官听说新娘被寒王接走后,忙纷纷前去寒王府道喜。


        

一时间,整个容王府门庭冷落,只剩下府中的下人垂手站在门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新房内,揽月坐在床边,两只手使劲的绞着自己的巾帕。


        

刚才他们让容王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只怕容王不会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她也就罢了,可寒王……


        

和皇子抢婚,即使寒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也免不了要受到重则!


        

想到这,揽月一把揭掉自己的盖头,从新房中寻了笔墨纸张。


        

蝉衣在旁边大惊失色道,"小姐,王爷还没有回来,这盖头揭不得呀!"


        

揽月顾不上说话,她用毛笔迅速的在纸上写了一行字,然后折好递给蝉衣道,"送到容王府去,不要让人发现!"


        

蝉衣脸都白了,"小姐刚才说……"


        

"送到容王府,迟了就来不及了!"


        

蝉衣一听,慌忙将那张纸放在袖子里,转身朝外面走去!


        

......


        

"王爷,那个小丫鬟去容王府了!"


        

"噢?"


        

夜寒一瞧着手中的酒盏,脸上的笑带着阴戾。


        

他原本以为,她是回心转意,可现在才知道,她竟然是以身犯险,来给那人做卧底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能浪费了她的美意不是?


        

手中的酒盏"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华贵的喜服划过冰冷地面,朝着新房的方向走去。


        

门被踹开了。


        

他大手掀开她的盖头,眼底狂风肆意。


        

夜寒一的手扯开她身上的繁杂的喜服,慕容揽月一惊,这是被发现了?


        

她刚想开口,夜寒一阴冷的声音响起:"不洞房!怎么完成你来这里的目的呢?"


        

突然觉得身下一痛,揽月只感觉自己仿佛被撕碎了一般,眼前是夜寒一愤怒的面孔,渐渐的,她的眼睛越来越模糊。


        

早上醒来天已经大亮,身旁已没有了夜寒一的身影,揽月艰难的张了张口:"蝉衣!"


        

门外,有一个婆子走进来。


        

那婆子眉目冰冷,看着揽月的眼神竟然带着鄙视!


        

揽月摸了摸身边冰凉的床铺,大概知道她为什么是这种表情了!


        

"王爷已经在外面等着王妃,还望王妃快一些!"


        

那婆子催促道。


        

揽月叹了口气,"给我更衣吧!"


        

她原本以为,只要她嫁给了夜寒一,一切就都可以重来,可因果循环,她上辈子害他丢了性命,这辈子终归是要还的!


        

揽月出现在马车内的时候,夜寒一正斜倚在那里,他披着墨色的狐裘,一双眼睛就那样冷冷的打量着揽月,如同嗜血的野兽!


        

揽月靠着马车的窗户坐下,没有说话。


        

皇宫里,那小太监看见寒王竟然大摇大摆的带着慕容揽月来请安,脸上的表情满是佩服。


        

这从古到今,敢在大婚当日抢了自己的亲侄媳,还带着来请安的,也只有寒王一人了。


        

"王爷,圣上他正在御书房内等您!"


        

夜寒一没有搭话,大步朝御书房走去,谁知他一掀帘子,一个茶盏就扔了出来。


        

皇上一脸阴厉的坐在那里。


        

"你们还有脸来请安?"


        

"请皇兄责罚!"


        

二人齐齐跪下,一副都是自己的错的样子。


        

夜寒一冷冷的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你还笑!那老六待会来了,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你是他的皇叔,天下这么多女人,你谁都不要,偏偏要抢他的未婚妻,看来朕是太惯着你了!"


        

"臣弟不敢!"


        

皇帝的目光陡然转到了一旁的揽月身上,厉声道:"一会儿,老六要是跟朕闹,朕就宰了你,让他俩一人一半。"


        

"皇上的意思……只要六皇子不闹事,不怪罪我们,我们就没事了。"


        

她真是会见缝插针!


        

门外王公公的声音响起:"六皇子到!"


        

揽月瞬间呼吸一屏,但愿,她的法子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