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六章 给你吹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爷,可是……哪里不舒服?"揽月瞧着夜寒一苍白的脸,小心的问道。


        

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不舒服!


        

夜寒一嘴角勾起冷冽的笑,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嘲讽,如今他想让她看他一眼,都得有被她利用的价值,真的可悲!


        

"王爷,你是不是疼的厉害,再不……臣妾给你吹吹?"揽月犹豫的说道。


        

夜寒一的心仿佛被羽毛划过,那次她和纪王他们打完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疼不疼,再不我给你吹吹?


        

心中所有的嫉妒,嘲讽,不甘,都被这一句话化为乌有,他竟然神使鬼差道,"好!"


        

倒是揽月回过神来,瞧着夜寒一的屁股,知道自己说了傻话。


        

她以前给他吹的都是额头,可现在是……屁股!


        

"王爷,臣妾还是回去给你扇扇吧!"


        

让她爬在他身上,给他吹屁股,饶是她一贯不拘小节,也做不出来。


        

夜寒一仰起头,闲闲看她,是自己长得不如他那位皇侄好看,所以这个女人后来才决定要护着他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王府外,管家看见夜寒一浑身是血的回来,吓得老脸苍白道,"王爷,这是谁……"


        

"皇上打的,无需大惊小怪!"


        

管家到嘴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他瞧了一眼同样被吓得愣在那里的小厮道,"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请张大夫!"


        

那小厮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朝着一旁跑去。


        

几息之后,一个老大夫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夜寒一的伤口,这才松了口气道,"王爷受的是皮外伤,只需将伤口包扎好,再喝几服药,养一些时日就好了!"


        

夜寒一没有说话,目光闲闲落在揽月身上。揽月被他盯得发毛,忙开口道,"臣妾去取药!"


        

已经隆冬,外面的梅花开的正旺,空气中皆是清冷香味。


        

揽月让人将房间里的炉火拢旺,自己却拿着一把扇子,坐在夜寒一旁边,轻轻的给他扇着。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使他的疼痛减少一些,不过她记得他以前十分喜欢她给他吹伤口,想来这样他会使他高兴一些。


        

整整一下午,揽月就一直坐在那里给夜寒一轻轻扇着,夜寒一不说停,她也不敢停,渐渐的,她开始打盹。


        

她连着两日都没有睡好,如今这屋里温暖如春日,人难免就乏困起来。


        

终于,揽月"咣当"一声,一张小脸四平八稳的扣在夜寒一的屁股上……


        

周围的下人齐齐吸了口冷气,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是个个都垂着头,一副什么也没有看见的表情!


        

夜寒一被她砸的生疼,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只是将揽月的头抬起,放在枕头上,自己则朝着床里面移了移。


        

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这个女人的。


        

早上揽月是在夜寒一的床上醒来的,她瞧着夜寒一近在咫尺的脸,吓的一个踉跄就摔下了床。


        

床下还放着揽月昨晚坐的椅子,她的身子磕在上面,疼的她眼泪都快掉了出来。


        

"王……王爷?"


        

"你就那样怕本王?"夜寒一的眼睛微微眯起,他记得她以前可是一点都不怕他的。


        

揽月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好看些道,"王爷,臣妾……臣妾只是忘了臣妾已经成了亲……"


        

夜寒一挑眉,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是本王长得不好看吗?"


        

揽月脸上的笑已近乎谄媚,"王爷长得怎么会不好看呢?是臣妾愚笨!"


        

夜寒一没有说话,只是眯眼看她,他要是长得好看,她怎么会弃了他去保护他那位跟蔷薇花似的皇侄,还不惜为了他哄骗他。


        

而且她已经盗取了他的布防图,还嫁给他,是还想从他这里索取什么?是他的性命吗?


        

"王爷,东西已经准备好了!"管家走进来道。


        

揽月目光落在夜寒一脸上,他狭长的眼睛半眯着,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今日你回门!"


        

揽月一愣,倏然想起了一个人,慕容清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