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十五章 关进梧桐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寒王回来时,看着揽月的表情依然是那副深痛恶绝,揽月想起自己满屋子的残废,本不想搭理他,可她如今有一事要求他,只得一边自己下棋,一边琢磨着怎么开口。


        

那婆子看见寒王进来,忙退了出去。


        

"你还没有告诉本王。本王的软甲呢?"夜寒一眯着眼找事!


        

这个女人吓得他现在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敢进,他岂能这么放过她?


        

揽月手中的白子落地,语气温和道,"王爷的软甲如今在肃王手中,而且这两日,容王会派人前去刺杀肃王,王爷有时间跟臣妾在这里生气,不如派人盯紧了容王府的人,或许会有收获!"


        

寒王的脸色倏然一变,他一把捏住揽月的下巴道,"你果然将皇上要封肃王为太子的事情告诉了容王?"


        

那日,他早就感觉到揽月在外面。所以才说了这个消息告诉她,没想到她果真传给了容王!


        

揽月的下巴被夜寒一捏的生疼,她的脸上满是嘲讽道,"臣妾知道臣妾说什么王爷都不肯信,不过消息臣妾已经告诉王爷了,到时候出了事情,王爷可不要怪臣妾!"


        

夜寒一冷笑,"你以为你这样说本王就会信你。你三番五次和他传递消息,你当本王是傻的吗?"


        

"是王爷不肯信臣妾,臣妾早就说过,臣妾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他死!"


        

寒王被她气的想笑,他何尝不想信她,若她做这一切真的只是想让容王死,那偷走他的布防图呢?也是为了让容王死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来人,把王妃的东西搬到梧梧桐苑去,没有本王的吩咐,不许她踏出梧桐苑半步!"


        

几个下人一听,忙道,"是!"


        

揽月脸色苍白的看着夜寒一,声音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无论臣妾怎么做,王爷都不肯信臣妾是不是?"


        

寒王挑起眉角,脸上带着冰冷寒意。"信你?王妃是忘了自己曾经做过些什么吗?"


        

揽月的脑子"嗡"的一声,一双眼睛绝望的看着夜寒一,她原本想这一世和他好好在一起,看来,这只是她一厢情愿,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肯信她半分的!


        

梧桐苑在王府最偏僻的角落里,那里遍地荒草,有风从破旧的窗户穿过,发出"呜呜"的,怪异的声音。


        

蝉衣瞧着屋里里的破桌子破椅子,有些心疼道,"小姐,这大冷天的,这里连个炉火都没有,小姐如何在这里住的?"


        

揽月笑的悲凉,比起这屋子,更让她难过的是夜寒一的态度,看来这一世,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肯信她了。


        

那边。蝉衣已经一瘸一拐的去收拾,揽月也打了一盆水,将床上擦干净了,这才将被褥小心的放上去。


        

两人将屋子里大致的收拾了一下。和衣躺下,第二天接着收拾。


        

这梧桐苑因为院子里长了一棵梧桐而被叫做梧桐苑,不过因为这院子的格局和地势都不好,所以自从这王府建起。就无人在此居住,时间久了,那些下人也就不来这里收拾了,以至于到了现在,已经荒废成这般模样。


        

揽月将院子里的荒草拔了,又将那些干树枝拾起来烧火,自己则搬了一把椅子,在院子里晒太阳。


        

倒了快傍晚的时候,才有家丁前来送饭,几个又干又硬的馒头,还有两盘已经凉透的,显然是别人吃剩的素菜。


        

蝉衣气的当时就要摔掉盘子。去找那些人,倒是揽月笑了笑,烧了些水,又将那两个馒头烤了吃。


        

肃王遇见刺客险些丧命的消息是晚上传来的。那时夜寒一正在房间里喝酒,他听见那人形容肃王遇刺时的危险状况,一只手死死的握着桌子上的酒盏。


        

他也曾想过,这个女人或许是真的因为喜欢他,才嫁给她。


        

可事实证明,是他想太多了,他随便的一句话,这个女人都着急的传给容王。他即使再自欺欺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无法自圆其说。


        

"柒风,你说本王到底哪里不如容王?"阴鸷的声音响起。


        

这个女人宁愿喜欢那样一个小白脸也不喜欢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吗?


        

柒风想起昨天的事情。犹豫了一下道,"或许王爷是误会王妃了!"


        

夜寒一冷笑,"误会?肃王差点丢了性命,你还以为这是误会?"


        

柒风低着头没有说话,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王妃是喜欢王爷的,至于肃王的事情,他也无法解释!


        

"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听暗卫来报。王妃傍晚烤了两个馒头吃!"


        

夜寒一的脸色阴晴难辨,良久后,他"啪"一声将手中的酒盏放在桌子上道,"近日天寒。让厨房多炖些羊汤!"


        

"是!"


        

"王爷,宫里来人了,让王爷马上进宫!"就在这时,管家进来道。


        

夜寒一和柒风对视了一眼,忙匆匆朝皇宫走去。


        

当天晚上,揽月就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又回到了她和容王的新婚之夜,漫天的火烧着,她站在火海中,只觉得浑身彻骨的冷。


        

"小姐,你……你怎么这么烧?"蝉衣感觉到不对,忙爬起来摸了摸揽月的额头道。


        

揽月的意识已经混乱,她看见清芷依偎在容王的怀里,站在火海的那一头,他们道。"揽月,我要谢谢你,为我铺平登上天子之位的路,你。就去地下做一个死人皇后吧!"


        

"大姐姐,下辈子学的聪明一些,不要谁的话你都相信!"


        

心狠狠的疼着,就像被人生生剜了一般。


        

"小姐。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奴婢!"蝉衣看着揽月仿佛很疼的样子,脸色苍白道。


        

突然,她一把从床上下来,跌跌撞撞的跑到大门前道,"两位大哥,我家小姐病了,求你们跟王爷说说,给我家小姐请个大夫吧!"


        

那守卫大冬天的被派在这里守门,已经够恼火的,如今又被蝉衣大半夜吵醒,心情可想而知。


        

只见他们恶狠狠的瞪着蝉衣道,"王爷说了,没有他的吩咐,不许王妃离开这里半步!只要人没死,就不要过来烦我们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