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十四章 清芷大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年夜饭上竟然有万福肉,鹿筋和佛跳墙,揽月用筷子拿起来尝了尝,是宫宴上的味道。


        

她怎么不知道寒王府也有这么好的厨子?


        

宫夜辰瞧着揽月惊喜的样子,睨着她道,"这是本王让皇宫的厨子做的!"


        

上次宫宴的时候,这个女人可差点把盘子也吃了,否则也不会撑得一直跑茅厕了。


        

揽月扫了宫夜辰一眼。倒是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是去皇宫给她弄这些菜去了。


        

想起自己的葵水,揽月犹豫了一下道,"王爷,你可有什么看上的女人,再不给你纳个小妾?"


        

夜寒一正在吃饭的动作一顿,一双眼睛阴阴的盯着揽月道,"你就这样讨厌本王?"


        

揽月不知道夜寒一发什么疯,蹙眉道,"臣妾这是为王爷好,以后臣妾有了葵水,或者有了身孕,王爷身边没个人怎么行?"


        

夜寒一气的想要咬死揽月。"你怎么知道本王不行?"


        

揽月想着莫非他真的行,是自己想多了?


        

"那以后臣妾有葵水或者不方便的时候,王爷便自己睡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夜寒一的脸色变了又变,终于"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筷子朝外面走去。


        

揽月挠了挠脑袋,觉得夜寒一定是吃错了什么药。


        

"什么?王妃要给你纳妾?"房间内,柒风瞧着夜寒一一口一口豪饮的样子,一脸惊讶的问道。


        

"王爷……可是什么地方惹了王妃?"


        

"本王没惹她,她说这是为本王好。还说……"


        

柒风瞧着夜寒一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还说什么了?"


        

"还说本王要是能忍住,以后她不方便的时候,就让本王一个人睡!"


        

柒风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你说她是不是个傻子?哪有女人主动给夫婿张罗妾室的?"


        

"还真有,这历来贤惠的女人,为了让自己的夫婿不被人笑话,都会给他张罗一两个妾室!"


        

夜寒一的眉角微微扬起,他就那样斜眼看着柒风,良久才冷笑道,"等你成亲后,本王为了不让你被别人笑话,是不是也应该给你多张罗几个妾室?"


        

柒风瞪着大眼,良久望天!


        

夜寒一回去时,已经是深夜。揽月正坐在桌子前等他。


        

夜寒一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上床睡觉。


        

揽月知道他的风寒还没有彻底好,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一床被子放在他旁边。


        

谁知她才刚刚躺倒被子里,夜寒一就一把将她搂到了自己的被子里,"你今天说晚上要帮本王解决的?"


        

揽月想了想,问道,"王爷,你的嬷嬷有没有告诉你,旁人用手应该怎么帮你解决?"


        

夜寒一想要咬人,"这不应该是你的嬷嬷教你的吗?"


        

揽月有些头疼,"可那嬷嬷只说实在不行,用手也可以解决,却没有教臣妾应该怎么解决?"


        

夜寒一,"……"


        

大年初一,众人发现他家王爷的脸色更差了,人家家里是放鞭炮,他们这里却仿佛随时都响雷似的。


        

吓得一干下人你看我,我看你,连个笑脸都不敢有。


        

柒风和管家很是无语的并排站在院子里。觉得这件事情,他们还真帮不上忙……


        

一连三日,夜寒一的表情就跟别人欠了他银子,就连去宫中跟皇上请安。亦是这样一幅表情。


        

皇上皱着杂乱的眉毛看了他许久,利落的让他滚了!


        

清芷出嫁那日,平都城竟然比年节时还要热闹一些,长长的地毯从丞相府铺到了纪王府,大红的灯笼。隆重的仪仗,六个清秀的小宫女撒着花瓣走在人前,那排场倒是比纪王娶正妃时还要盛大一些.


        

揽月眯着眼站在人群中,瞧着花轿中清芷绝色的脸,嘴角皆是清冷笑意。


        

她记得这纪王的正妃乃是武将之女,这一文一武凑在一起,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或许明日她应该去拜访一下那位纪王妃。


        

翌日,揽月醒来时,夜寒一已经进了宫。


        

揽月正准备梳洗,门外,管家匆匆进来道。"王妃,宫里来人了!说是接王妃进宫!"


        

揽月挑眉,"来人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


        

"没有,不过老奴看那马车。的确是宫中的!"


        

揽月没说话,简单的梳洗了一下,随着管家出了门。


        

门外,一个小公公背着光站在那里,他长相阴柔,一双眼睛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揽月道,"王妃请!"


        

揽月回头瞧了管家一眼,这才拎起裙子。踩着那台阶似的木梯,一步一步上了马车。


        

宫里一片繁华锦簇,那小公公领着揽月穿过长长的走廊,最终在一座宫殿外停下了。


        

"寒王妃。里边请!"


        

揽月皱了皱眉毛,掀开面前厚重的帘子。


        

明亮的房间内,纪王一袭黑袍站在那里,他的双手背在身后,瞧着揽月阴鸷的笑着。


        

揽月还没有说话,就听见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寒王妃,许久不见!"低沉嘶哑的声音传来。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清芷正在那里轻轻的笑着。"想要见大姐姐一面,还真是难!"


        

揽月没有搭理她,目光落在纪王身上,"你们冒充宫中之名。把我请来,不知所谓何事?"


        

纪王冷笑,他坐在清芷旁边,一边摸着清芷的手,一边道,"本王的母后心疼本王的王妃,特请寒王妃进宫,和本王的王妃一叙,可没想到王妃回去的时候,迷了路,竟然掉进了荷塘,还真是可惜!"


        

揽月的眉角缓缓挑起,"你们想在皇宫杀我?"


        

"今日皇上和寒王出了宫,这宫中只有皇后和丽贵妃,姐姐说,她们两个可有人希望姐姐活着?"清芷笑的嫣然道。"不过姐姐长得这么好看,要是就这样杀了姐姐,未免也太可惜了,来人!"


        

两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从屏风后走出来。揽月闻着他们身上的恶臭,忍不住皱了皱眉毛。


        

"姐姐这就嫌他们脏了,只可惜,让姐姐嫌弃的时候还在后面。姐姐毁我清白,我若是不还给姐姐,岂不是太辜负姐姐的美意了?不过姐姐放心,这四周的人都被我们遣散,姐姐尽情享受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