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十三章 揍的皇上也认不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没有说话,她掀开被子下床朝外面走去。


        

那御林军连忙上前拦住她,"王妃的身体还没有好,大夫说还不能出门!"


        

揽月抬头看他,声音沉沉道,"王爷现在在哪?"


        

那御林军默了默,良久道,"在隔壁的房间!"


        

这是一户普通的庄户人家。院内篱笆野鸭,偶尔还能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吆喝声。


        

揽月掀开厚重的帘子,一眼就看见在躺在床上的夜寒一。


        

他双眼紧闭,曾经跋扈俊美的脸,此时却苍白如纸。


        

揽月瞧着他肩膀处裹得层层叠叠的纱布,蹙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只伤了腿吗?


        

"王爷随着王妃跳下悬崖时,碰到了一块巨石。"


        

"大夫怎么说?"


        

那御林军用他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麻木空洞的脸瞧了揽月一眼,这才道,"大夫说王爷能不能醒来只能听天命!"


        

揽月的脑子"嗡"的一声,她不可思议的瞧着躺在那里的夜寒一。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


        

听天命?也就是说他已经尽了人事?


        

"王妃,那个刺客首领也找到了!"


        

揽月的双手紧紧一握,"活着呢?"


        

"活着!只是受了重伤,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揽月冷笑,还真是命大!


        

"你们在什么地方发现的他,再把他放回去,再派两个人跟着他,若是他和什么人联系。立刻来报!"


        

"是!"


        

那御林军走后,揽月上前,她轻轻的抚摸着夜寒一苍白消瘦的面孔,突然希望他能像以前一样,站起来骂她一顿,不知羞耻也好,不守妇道也罢,她这是希望他站起来,像从前一样。


        

她明明说过要好好待他的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那大夫来过两回,均是摇了摇头就走了。


        

揽月握着夜寒一微凉的手,侧身躺在他怀里,或许这样,他会暖和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手心里的手突然动了动。


        

揽月猛地抬头,微弱的灯光下。夜寒一的正瞪着眼睛看她。


        

他的脸色依然蜡黄,不过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却满是戏谑,"你是多久没有梳洗,怎会这般丑?"


        

揽月,"……"


        

外面,那御林军听到声音,推门走进来。


        

揽月慌忙下床,有些尴尬的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头发。


        

然后还有意无意的对着铜镜照了照,她这两天是没有顾上梳洗,可有那么丑吗?


        

那御林军则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似的,面无表情道,"王爷醒了,请大夫过来!"


        

"是!"


        

"这位公子的脉搏已经平稳了许多,只是他这次受伤严重,还需好好养些时日,至于他的腿,只怕日后刮风下雨,还会有些不舒服!"


        

揽月的心仿佛被人轻轻割了一下,"那可有什么好法子?"


        

那大夫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日后要是保养得当,或许症状会有所缓解!"


        

揽月没说话,目光落在夜寒一身上,却见他依然挑着狭长的眼睛。精致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有御林军面无表情的端了肉粥进来,揽月伸手接过,倒也习惯了他们这种麻木冷漠的表情,不过跟带着那些面具相比。如今的他们还是好了许多。


        

"那日,你为何突然跳下悬崖!"夜寒一的眉毛微微扬起,脸上是一副秋后算账的模样。


        

揽月将勺子里的肉粥吹凉了喂他,"臣妾是知道那悬崖下有水,又仗着自己水性好,才敢拉着那人一试的,倒是王爷,为什么也跟着臣妾跳了下去?"


        

夜寒一的眉毛跳了跳,"你是知道下面有水才跳的?"


        

揽月挑眉,"那王爷以为是什么?"


        

夜寒一想掐死她,她知道下面有水跳了下去,害的他这个不会水的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若不是他运气好。她还好好的,他就见了阎王了!


        

"不过除了那个原因之外,臣妾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王爷捅自己一刀。"


        

夜寒一眯眼,他宁愿捅自己一刀。也不愿跟着这个女人去水里折腾一番,还险些丢了性命!


        

"王爷,那刺客首领已经醒了,正朝着镇上走去!"


        

夜寒一还没有说话,揽月已经道,"跟上他!"


        

那御林军看见夜寒一没有反对,转身朝外面走去。


        

"你想顺着那个人,查出此事的幕后主使?"


        

这个女人倒还不算笨!


        

"臣妾已经试过他。幕后主使是纪王!"


        

夜寒一蹙眉,纪王!又是他!看来父皇那三十大板,并没有让他老实一些!


        

"不过此事若是让皇上知道了,最多再打他三十大板。对他来说,也只是再趟一些时日而已,不会有任何的用处!"


        

夜寒一挑起眉角,"你想怎么样?"


        

揽月难得笑的贼兮兮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晚上,揽月难得温顺的伺候在夜寒一旁边,夜寒一想起自己现在依然是不能做剧烈运动的状态,就无比的郁闷。


        

一连两日。揽月一直守在夜寒一旁边端茶倒水,蝉衣有时也会来帮忙。


        

到了第三日传来消息,那黑衣人首领醒来后就秘密去了离这里不远的一个镇上,途中还不知给什么人写了一封信。


        

揽月听闻后。让人给夜寒一寻了一定软轿,也带着玉蝉朝那个小镇走去。


        

那小镇离京城大约一百里地,镇上青砖绿瓦,小溪杨柳,偶有客人三三两两的聚在酒楼喝酒,倒是一个好地方。


        

揽月和夜寒一在离那黑衣人不远的客栈住下,三人从晚上等到第二天中午,终于等来了一辆马车。


        

那是一辆极上好的马车,马车四周笼着轻纱,隐隐能见里面坐着两个人!


        

揽月和夜寒一坐在暗处,看着马车上的人一瘸一拐的从马车上下来,然后朝着那刺客的房间走去。


        

揽月瞧着他们头上戴的纱帽,有些无语,一个瘸子,难道戴上纱帽,别人就人不出来了?


        

"王爷。接下来做什么?"一个御林军轻声问道,


        

夜寒一的目光闲闲的落在揽月脸上,就听见揽月沉着声道,"等他们和刺客见面时。就当没认出他们是谁,往死里揍,揍的皇上也认不出他们来!"


        

那御林军目瞪口呆的看着揽月,良久才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