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十四章 另一条也打断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人走后,揽月就在那里伸长了脖子听动静。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后,客栈里果然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揽月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让人抬着夜寒一,兴奋的进去。


        

里面一片狼藉。


        

不过那些御林军果真是这种事情做多的了,打人都有章法。只见他们专门朝着肉多又不会伤及内脏的地方打,尤其是脸上,青紫一片,虽然他们的纱帽已经掉了,可依然没人能认出他们是谁!


        

揽月想起纪王一次又一次的让这些人毁她清白,拿起旁边的一根棍子,就狠狠的朝着他那条好腿上敲去。


        

只听见一声狼嚎般的惨叫声传来,那些面无表情,且麻木冷漠的御林军齐齐打了个冷颤。这下纪王另一条腿也给废了……


        

至于清芷,揽月冷冷的看着她那鼻青脸肿的样子,终究没搭理她!


        

"王爷,这个黑衣人怎么办?"


        

夜寒一的目光习惯性的落在揽月脸上。


        

揽月倒也没让他失望,她冷笑一声道,"此人不是喜欢让人自己捅刀子吗?那就捅他三刀。留他一条性命去见皇上!"


        

"是!"


        

御书房内,皇上瞧着跪在他面前的揽月和夜寒一,有些头疼。


        

只要这个女人在,就没有让他省心过。


        

"父皇,你要给儿臣做主呀!"纪王顶着被打的像个猪头似的脸,咬牙切齿道。


        

他们两个着实是太可恶了,竟然敢让人把他这个模样,更可恨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打断了他另外一条腿!


        

"寒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纪王再不好,也是他的亲侄子,他怎么能让人把他打成这个样子。


        

夜寒一跪的笔直道。"回皇兄的话,臣弟腿上受了伤,行动不便,所以就吩咐那些御林军跟踪刺客,捉拿幕后真凶,可臣弟万万没有想到,雇凶杀人的会是纪王?况且他和他那个侧妃出现的时候都带着纱帽,那些御林军这才会没有认出来!"


        

揽月在夜寒一旁边默默点头,说的好!


        

皇上挑起他的杂眉,"你雇凶杀人?"


        

"父皇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儿臣只是有事去了那里……"


        

"那些人做的都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不知纪王去见他们所为何事?"


        

纪王一愣。


        

"况且今日在回京的路上,那个黑衣人已经招了,他不但招了纪王买凶杀人之事,还招了纪王吩咐他们做什么?纪王可想听听?"夜寒一眯起眼睛道。


        

此人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他的王妃。莫非当他是死的?


        

纪王脸色一变,可依然硬着头皮道,"谁知你是不是屈打成招!"


        

"那纪王带着自己的侧妃。遮遮掩掩的出现在那里,也是本王屈打成招的?"


        

"我……"


        

"够了!都给朕闭嘴!"皇上有些头疼道。


        

王公公则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寒王这次着实也太狠了些……


        

"来人。把纪王和他这个侧妃送回去,待他们伤好之后,各自重打二十大板,至于那个刺客,寒王既然已经抓了,就任由寒王处置吧!"


        

皇上说完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纪王和清芷一听自己伤好后还得被打,顿时脸色一变。


        

"父皇!"


        

"纪王请吧!"王公公上千恭敬道。


        

揽月则瞧了瞧夜寒一道,"皇上这就完了?"


        

她早就知道他会偏袒纪王,可没想到他连问都不打算问一下……


        

夜寒一没有说话。扶着揽月一瘸一拐的朝外面走去。


        

皇宫外,那御林军迎了上来,夜寒一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以后只要看见纪王单独上街,就套上袋子给本王狠狠的打,只要打不死,皇兄也不会把本王怎么样的?"


        

那御林军面无表情道,"是!"


        

这回换揽月瞠目结舌!


        

"纪王的伤看过了吗?太医怎么说?还有寒王所说之事。可属实?"房檐下,皇上逗着笼中的鹦鹉,蹙着眉问道。


        

"回皇上的话。事情查清楚了,寒王所说属实,寒王妃的确是被纪王雇了人绑走的!不但如此,纪王还要求那刺客……"王公公说到这里,瞧着皇上的脸色不敢说下去了。


        

"要求刺客什么?"


        

"要求刺客毁了寒王妃清白!寒王为救寒王妃,被那刺客要求自刺一刀。没想到那寒王妃也是个烈性的,竟然当时就带着刺客一起跳了悬崖!后来寒王也跳了下去!"


        

皇上的动作猛一顿,"你说当时寒王也跳了下去?"


        

王公公轻轻点头。


        

皇上将手中的吃食一股脑的撒进笼子。冷哼道,"那小子可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自杀?"


        

王公公犹豫的看着皇上,"后来奴才打听到,寒王妃是知道那悬崖下有水,又仗着自己水性好,才跳了悬崖的,至于寒王,约莫……约莫是跟着寒王妃一起跳的!"


        

皇上的眉毛皱的更厉害了,这小子见了个女人,连脑子也糊涂了吗?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纪王呢。伤势如何呢?"


        

"据太医说,纪王的伤虽然看着厉害,可大多是皮外伤。至于纪王的腿,只是普通的骨折,只要养些日子。自然会长好的!"


        

"那个女人还算识趣,若她真的把纪王打残了,看朕饶的了她!你去安排一下,切记要让太医医好纪王的另一条腿!"


        

"奴才遵旨!"


        

回到王府,揽月难得的端茶倒水的服侍夜寒一,等夜寒一睡着了,她就拿出自己的绣架,继续绣着那一对鸳鸯。


        

蝉衣知道她身上还有伤,怕她会累了,心疼道,"小姐,这鸳鸯何不晚些再绣,若累着了可如何是好?"


        

揽月轻笑,晚些?如今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把纪王打的连皇上也不认识了,若是不抓紧时间,等纪王缓过神来,只怕死的就是她了!


        

下午,揽月果然又去了那个丝线铺,不过这次她倒是学聪明了,临行前拉了柒风。


        

此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就凭他一直拿着长剑跟在夜寒一身后,功夫应该不错。


        

到了傍晚时分,胡同的另一头缓缓的驶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车夫王五十来岁,此时正半敛着眼睛,一副要睡着的模样。


        

揽月瞧了一他一眼,斩钉截铁道,"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