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十六章 本王给你杀了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一瘸一拐的回到王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夜寒一。


        

此人虽然一直以命护着她,但是发起神经来也着实让人吃不消。


        

谁知她刚刚凑到床边,就看见夜寒一正半眯着眼睛睨她。


        

"王妃倒是忙的很!"


        

更让他郁闷的是,如今这王府里的人似乎都听这个女人的了,俨然不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


        

跟在揽月身后的柒风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有听见。


        

揽月将食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糕点递到夜寒一嘴边道,"以后臣妾会好好在家里服侍王爷,不会再出去了!"


        

夜寒一挑眉,"真的?"


        

"真的!"


        

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揽月果真一步也不再外出,她除了服侍夜寒一,帮他清洗身上的伤口之外,偶尔也会下厨做几个菜。


        

倒是夜寒一瞧着揽月玲珑有致的身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自己却偏偏什么也不能做,着实急人。


        

天气渐渐变暖,府里的下人也都换了轻薄的衣衫,揽月怕夜寒一一直在屋里闷坏了,就让管家准备了舒服的马车,和他一起上街转转。


        

两人不过数月没出门。街上已经是另一番景色,绿荫如海,繁花似锦,到处都是一片生机盎然。


        

揽月扶着他四处走了走,又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后在一家茶楼停下了。


        

说书的是一个五十左右的,精瘦的老头,此时他正拍着板子,唾沫横飞的说着关于肃王的消息。


        

据说肃王请命去修河堤,竟然受到官员刁难,不但夜里私自将他用来修河堤的沙石换了,还处处为难。没想到向来好脾气的肃王一气之下,斩了那官员。


        

不曾想那官员乃是皇后娘娘的一个远方亲戚,此事已经闹到了皇上那里!


        

揽月皱了皱眉毛,正想着肃王能不能挺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夜寒一半眯着眼睛睨她。


        

揽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忙问,"王爷可是有事?"


        

"让肃王去治理河堤的馊主意可是你出的?"


        

揽月知道此事瞒不住他,只得点头。


        

"你可知南方那些官员跟朝中大臣的关系四通八达,随便得罪了哪个,此事都不好收场。这也是这么多年河堤之事都一直无法解决的原因,父皇虽然有心整治他们,却还没有下定决心,你这样贸然让肃王去,岂不是害了他?"


        

揽月想了想,"王爷说此事皇上会怎么解决?"


        

"那就要看肃王的本事了。若是他能拿出那官员必死的证据,或许此事能不了了之,否则……父皇即使再不愿。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只怕也不能轻易的饶了他!"


        

揽月蹙眉,良久突然扯起嘴角道。"王爷,还有一事……"


        

夜寒一看见揽月竟然讨好他,眼皮跳了跳道,"你不会瞒着本王还做了什么吧!"


        

揽月笑的更灿烂了,她道,"王爷,过几日京中或许会来许多人告御状,到时候王爷能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夜寒一挑眉。"这次又是谁?"


        

"是……是纪王,到时候王爷只要让那些御林军装作没有看见那些告御状的人,再想法子让纪王先知道。此事就成了!"


        

夜寒一的眼睛微微眯起道,"你可知父皇最不喜欢有人搅到朝局中来,若是让他知道你不但给肃王出主意,还设计陷害纪王,只怕到时候本王也保不了你!"


        

揽月垂头,良久才抬起头道。"王爷,容王和清芷必须死!"


        

夜寒一皱了皱眉,突然开口道。"还需要本王做什么?"


        

揽月一愣,他这是决定选择相信她了?


        

"王爷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让御林军对那些告御状的人放任不管就行,若是能想法子让纪王知道此事,那就更好了!"


        

夜寒一哼了一声,没搭理她。


        

揽月惊喜的看着夜寒一的变化。很想当众"吧唧"他一口,只可惜她只敢想想,却做不出来。


        

三日之后。京城果然来了许多告御状的人,他们先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在京兆尹门外,那京兆尹听说他们要告的是纪王,直接就将他们拦在了门外。


        

那些人在京兆尹这里讨不到公道,然后就涌向了刑部。


        

刑部尚书想了许久,最终去找夜寒一了。


        

房间里,夜寒一瞧着揽月穿着单薄的衣衫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样子,着实有些无语。


        

"去告诉刑部尚书,就说本王身子不适,让他自己解决!"


        

"是!"


        

那人走后,揽月拿了一块花糕凑到夜寒一面前道,"王爷。李夫人的花糕做的很好,再不你尝一口?"


        

夜寒一蹙眉,"你确定这样能扳倒纪王?"


        

纪王霸占良田。还指使官兵殴打百姓之事,皇上可是早就知道,如果仅凭这个想要扳倒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揽月犹豫道,"其实臣妾也不确定!"


        

她只知道以纪王那样的虎狼性子,若是没人约束他,他一定能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至于是什么,她目前想到的只有这样一个!


        

夜寒一瞧着揽月那无比郁闷纠结的样子,目光沉了沉道,"何不让本王直接派人杀了他,保证皇兄查不出来……"


        

揽月愣了愣,打量着夜寒一那条受伤的腿道,"王爷,你的旧伤可还没好?"


        

夜寒一挑起眉角,"小瞧本王?"


        

他可是在万军之中,取过敌军首级的人,区区一个纪王,还难不住他!


        

揽月瞧着夜寒一杀气腾腾的脸,突然就想逗逗他,只见她一边瞅着夜寒一的伤口,一边小声嘟囔道,"王爷现在可是连圆房都困难……"


        

谁知她话音还没落,人已经被夜寒一压在了床上,这些日子,若不是念及她身上也有伤,他早就把她办了,竟然她都敢调戏他了,想来身上的伤也好彻底了。


        

"王……王爷,你干什么?"揽月又惊又羞道,他的伤可还没有好!


        

"让你知道本王是否能圆房!"


        

"那个……咱们能不能改天再?"


        

"不能!"


        

"可……"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夜寒一瞧着揽月露出来的半个浑圆,一张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王爷,御林军副使有急事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