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十八章 晕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雨疏风骤。


        

屋里一片旖旎。


        

揽月一脸潮红的被夜寒一压在身下,脸上的表情很是无语。


        

此人自从上次发现做剧烈的动作也不会影响他养伤之后,每晚都逮着揽月使劲的折腾。只短短两日,揽月被他折腾的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事毕,揽月刚踹了口气。准备睡觉,却发现夜寒一依然双眼冒光的看着她。


        

"王爷,天快……"


        

揽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夜寒一已经熟练的将她的腿扯过来……


        

第二天醒来依然是中午。


        

经过一夜的雨,天空都似乎干净了许多。


        

揽月坐在凉亭内,撑着被夜寒一折腾的哪哪都疼的身子,心里默默想着今天晚上他要是还敢这样折腾她,她就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下去。


        

"王妃,李夫人来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快请她进来!"


        

"是!"


        

几息之后。李夫人拎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走进来。


        

她朝着揽月行了个礼,开口道,"王妃有没有觉得今日特别奇怪?"


        

揽月瞧着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夫人是说今日的空气好吗?"


        

李夫人摇头,"民妇今日路过京兆尹,发现京兆尹门前特别安静。就连街道也和往日不同,似乎……似乎那些前来京城告状的百姓一夜之间就全部都不见了!"


        

揽月一愣,猛的站了起来,"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那些人可是有上百之多,怎么可能一夜只见就全部都不见了呢?


        

"是的,你说那些人会不会是突然都回去了?"


        

揽月皱了皱眉毛,逮着不远处的小厮道,"王爷呢?"


        

"王爷今日有事,出去了!"


        

揽月脸色一变,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走,咱们上街去看看!"


        

李夫人一听。忙放下手中的食盒,随着揽月朝外面走去。


        

蝉衣紧紧跟在她们身后。


        

街上果然比前几日静了许多,安静的小贩,三三两两的人群,就连偶尔行过的马车,都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模样。


        

揽月让车夫在京城街上行了个遍,却连一个进京来告状的百姓都没有看到。


        

可明明昨日那些告状的百姓还将刑部堵了个水泄不通,今日怎么会突然一个都不见了!


        

"去刑部!"


        

"是!"


        

"什么人?"刑部的大门前,守卫看见有马车停下,上前询问道。


        

"这是寒王妃,有要事前来寻找王爷的!"车夫面无表情道。


        

那守卫一听,忙抱拳道,"王爷正在里面和李侍郎,张尚书商量事情,小的这就去禀报!"


        

揽月下了马车。静静的等在外面,李夫人则有些疑惑的看着揽月,似乎想不通她为什么会为这样的事情来找王爷!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夜寒一一身黑色锦服从里面走出来,他今日的长发高高的束起,狭长的眼。轻抿的唇,脸上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美男子。


        

"你也知道了?"夜寒一盯着揽月的眼睛,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心疼。


        

这个女人花了那么多的功夫才让纪王将自己的把柄露在众人面前,没想到却被人这么轻易的就解决了!


        

"是皇上出手了吗?"否则以纪王的性子,此时怎么会这么无声无息的就被解决掉。


        

夜寒一点了点头,"昨晚纪王拿着我皇兄的令牌,开了京城的大门,让那些百姓都回去了!"


        

揽月皱了皱眉毛。没有说话。


        

那些百姓既然肯听纪王的话,连夜回去,想来纪王时许了他们什么东西。可这其中还有一些是因为人命进的京,可纪王到底给了他们什么,能让他们这么听话呢?


        

李夫人则怔怔的站在揽月身后,脸上的表情是明显的失落,其实这几日,她也曾想过纪王真的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如今看来,是她想多了!


        

回去的路上,揽月一路都不说话。其实她除了有种挫败感之外,最担心的是连累了此次帮她得这些人,那些人都是她主动找上门的,要是他们因此被纪王迫害,那她只怕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心了!


        

夜寒一坐在她旁边,却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看来他皇兄是执意要护着他那个皇侄了。


        

就在这时。一匹黑马突然朝着这边疾驰而来,看见夜寒一的马车,马上的人翻身向下。"王爷,城外发现了大量的血迹!"


        

夜寒一脸色一变,"什么?"


        

已是初夏,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热意。


        

揽月瞧着地面上大片的暗黑色血迹,只觉得头有些晕。


        

"王爷,这边也有!"


        

夜寒一蹙眉,拉着揽月顺着城外那山坡朝着上面走去,果然看见在那山坡下,一片片鲜血几乎将土地染红。


        

揽月身上一歪,差点晕倒。


        

昨夜那么大的雨也没有将这些血完全冲洗干净,可见这里被杀的绝不是一两个人那么简单。


        

李夫人显然也被面前的一切吓到,站在那里呆呆的良久都没有说话。


        

"王爷。你说那些人……会不会都被纪王杀了?"揽月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道。


        

她不会忘记,这些人是因为她的筹谋而进京的。


        

"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或许他们还没死!"


        

揽月有些怔怔的抬头,没死!没死会流这么多血吗?


        

"王爷,这里的土有被翻过的痕迹!"


        

揽月的脑子"翁"的一声。她顾不上路滑,跌跌撞撞的朝着那个御林军跑去。


        

蝉衣连忙上前扶住她!


        

那里果然有一大片被新翻过的土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的味道。


        

"把这里挖开!"低沉的男声响起。


        

"是!"


        

随着一堆一堆的土被挖上来,里面渐渐的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衣服,随即是手,胳膊,脑袋……


        

天空依然漂亮的如同一块碧玉,而揽月却只觉得浑身发软,她仿佛看见这些人被许多士兵围在一起,肆意屠杀的场面。


        

是她,是她低估了纪王的残暴和杀戮!


        

"小姐,你……你没事吧!"蝉衣的声音响起。


        

揽月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随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