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五十二章 失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脸色一变,慌忙从床上下来,她拉了一双鞋走到门外,一眼就看见在寒王府北面的地方浓烟肆意,火光冲天。


        

揽月心猛地一沉,那是……那是丞相府的位置。


        

那个女人简直疯了,她为了逼她出来,竟然火烧了她爹的丞相府?


        

"小……小姐。管家已经派人去帮着老爷救火了,应该没事的!"蝉衣凑过来,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不是她诚心要瞒着她家小姐,是王爷临行前吩咐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小姐出去。


        

揽月没有说话,直接回屋换了衣服就要朝外面走去。


        

蝉衣连忙上前拦住她,"小姐,皇后的人说不定正在外面等着小姐呢?小姐还是不要去了,再说小姐一介女流,即使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即使帮不上什么忙,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丞相府着火。视若无睹!蝉衣,你让开!"


        

蝉衣直接抱住揽月的腿道,"奴婢不让,王爷说了,小姐只有出了这个院子,性命就会有危险,即使小姐恨奴婢,奴婢也不能让小姐离开!"


        

揽月犹豫的看着蝉衣。一掌就把她劈晕了!


        

"王妃要三思!切莫中了皇后的奸计!"管家也走过来道。


        

揽月眯眼,"你也是来拦我的?"


        

她不确定皇后见不到她,会对丞相府再做出什么事情来。如今那个女人已经疯了,只怕没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管家"噗通"一声跪下道,"老奴知道王妃担心丞相,可这院子中的侍卫能派的,老奴已经全部派过去了,王妃即使去了,也于事无补!不如好好呆在王府静候消息!"


        

"静候消息?管家觉得我这个时候还能静下来吗?你让不让?"揽月看了一眼北面仿佛映红了半个天际的大火,有些着急道。


        

如今丞相府的人生死不明,让她乖乖在这里坐着,她又怎么坐的住?


        

"王妃要是执意要去,除非杀了老奴!"


        

揽月的眉角缓缓的挑起来,良久她道,"我有一个双全的法子,管家可想听一下?"


        

管家犹豫的看着揽月。终究还是道,"王妃请讲!"


        

"我可以带着咱们府中剩下的这些侍卫和暗卫一起去,即使遇见皇后的人,也不怕他们做出什么事来!"


        

"可……可万一皇后执意要带王妃进宫呢?"


        

"左不了打一架,你放心,王爷不在,我是不会跟着皇后进宫的!"


        

管家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揽月笑了笑,"管家若是觉得这个法子不好,那就还有一个法子!"


        

管家一愣,"什么法子?"


        

"管家对王爷忠心耿耿,我自是不能伤了管家,可我年幼丧母,我爹辛苦把我养大,如今我既然不能护他周全,不如先行一步给他请罪!"


        

揽月说完,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吓得管家连忙抓住她的胳膊道,"老奴听王妃的,老奴听王妃的!"


        

"快。所有人,跟着王妃一起去丞相府!"


        

"是!"


        

揽月他们赶到时,丞相府里依然火光冲天,丞相。二姨娘,三姨娘,还有落雪正一身狼狈的站在外面。


        

揽月确定他们没事之后,这次松了口气。


        

"月儿。你……你怎么来了?"慕容丞相看见揽月,吃惊的上前问道。


        

揽月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他身上,"爹,可有人受伤?"


        

慕容丞相叹了口气,"发现的早,没有人受伤,只是这火势颇猛,爹这些年珍藏的那些书,算是完了!"


        

揽月的心一揪,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些书是他爹多年收藏,有些已是孤本,这场火过后。世间只怕再也没有了!


        

"月儿,你说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毒,放火烧咱们的院子?"二姨娘开口道。


        

她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只可惜家道中落。这才嫁给她爹做了填房,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她这些年对落雪的管教十分的严格,不但要求她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就连平时里吃饭走路的礼仪,也是按着大家小姐的规矩,一丝不苟的来的。


        

不过她倒是甚少管教揽月,揽月对她最多的印象。就是每日吃不完的糕点,和应季的崭新的衣服!


        

"应该是皇后娘娘!"


        

二姨娘一愣,"皇后娘娘?她……她为什么要派人烧咱们的院子?"


        

落雪的目光则落在三姨娘的脸上,这皇后娘娘可是清芷的婆婆。好端端的烧他们丞相府做什么?


        

揽月心里叹气,"她或许是为了逼我出来!"


        

二姨娘想起几日前纪王的事情,脸色一变,终究没敢说什么!


        

天渐渐亮了,丞相府府的火也逐渐被扑灭。


        

揽月瞧着面前残墙断瓦,开口道,"爹不如带着二姨娘三姨娘暂且住到寒王府去!"


        

如今夜寒一不在,他们住过去倒也没什么不方便。


        

"不了。如今丞相府被烧成这个模样,爹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就不过去了,倒是你。身子刚好,还是早些回去吧!"


        

揽月知道她再在这里呆下去,皇后定会来这里找她麻烦,只得开口道,"好,那爹保重,改日我再来看爹!"


        

"好!"


        

谁知揽月一转身就看见这条路的尽头,一个穿着红色锦衣长袍,面容俊美阴柔的男子不急不缓的朝着她走来。


        

他的眉角藏着魅惑浅笑,眼底却冷若冰锋,他道,"皇后有请,寒王妃,请吧!"


        

揽月冷笑,他们倒是不放过任何机会。


        

"若是我不愿陪公公进宫呢?"


        

那男子眉角微微挑起,只见他朝着皇宫的方向微微抱拳道。"皇后可是一国之母,寒王妃公然抗命,可是没把皇后瞧在眼里?"


        

慕容丞相想上前说话,却被揽月制止。


        

只见她唇角荡起清冷笑意道。"皇后虽是一国之母,可她再大,也大不过皇上。此事等皇上回来了,我自会进宫向皇上请罪。倒是你,这大清早的就锲而不舍的想让我进宫,可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那男子一愣,随即皮笑肉不笑道,"好个伶牙俐齿,只是今日,只怕寒王妃的伶牙俐齿派不上用场了!来人,请寒王妃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