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五十五章 想坐收渔翁之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两个暗卫一听,忙上前道,"王妃,我们不走!"


        

王爷临行前曾吩咐他们,无论如何要护王妃安全,如今王妃落入皇后手中,他们又有什么颜面见王爷!


        

"你们若真为了我好,就帮我护着我爹!"


        

"可王妃……"


        

"快走。否则我就白死了!"


        

那两个暗卫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朝皇宫外走去。


        

"老夫不走,月儿,爹活了一把年纪了,死又何惧,你听爹的话,快和落雪一起离开,出了城之后就一起去找王爷去,老夫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让老夫生不如死!"慕容丞相阴着脸道。


        

他当太傅多年,如今又当了丞相,可不是被吓大的!


        

"爹你放心。我是寒王妃,皇后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先和落雪离开,等我离开这里后,就去找你们!"揽月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轻松道。


        

"你休想骗老夫,皇后千万百吉的把你骗进宫中,岂会留你性命,今日老夫就要留在这里。她若想杀你,就先杀了老夫!"


        

"好,既然你不想走,那就都留在这里!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本宫都杀了,本宫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为睿儿报仇!"皇后看见慕容丞相执意不走,早已经失去了耐性。


        

那长相阴柔的男子一听,手突然弯成鹰爪样,直直的朝着慕容丞相的脖子抓去。


        

揽月和那两个暗卫急忙上前阻止,只可惜他们的速度没有那男子的的速度快,又离的慕容丞相的距离较远,眼看着那人的手指就要抓到慕容丞相的脖子,突然一个男声响起道,"住手!"


        

众人一愣,只见宫门内。肃王正一身白衣的走进来,他明朗的五官此时微沉着,声音带着一丝寒意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肃王,此事和你没有关系,你若是识趣,最好还是离开!"皇后冷着声道。


        

她好不容易才将揽月骗进宫中,岂能让别人坏了她的好事!


        

肃王上前向着皇后行了一个礼,目不斜视道,"母后息怒,这慕容丞相乃是一品大臣,若是被一个侍卫这般杀害,只怕父皇知道了,定会龙颜大怒!"


        

"大怒又如何,大不了把本宫也打入冷宫,这个女人害的睿儿被皇上发配望江,本宫若是不杀她,着实难解心头之恨!"皇后盯着蓝月,咬牙切齿道。


        

她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杀了她!


        

"母后三思,二哥虽然如今在望江。可终究还是好端端的,或许父皇哪日心情好,就会把他召回京中。可若是母后执意杀了慕容丞相,那二哥就永远都没有回京的机会了!"


        

"哼!你休想骗本宫。你以为本宫不杀这个女人,睿儿就有回京的机会了吗?这个女人逼睿儿犯下那样的大错,即使皇上有心让他回来,只怕这满朝文武百官也不同意。既然如此,那本宫为何不杀了这个女人,以解本宫心头之恨!肃王如此的护着她,莫非是存了什么心思?"


        

揽月冷笑,这个时候她还不忘编排她!


        

"母后说笑了,寒王妃是儿臣的皇嫂,儿臣岂会有别的心思,儿臣只是不想母后犯下大错!"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寒王救过你的性命,你自然会护着这个女人,但是今日。这个女人本宫是一定要杀得,你若是不让开,就不要怪本宫不客气了!"


        

肃王抬眸,脸上的表情不急不缓道。"母妃这是想把儿臣也一起杀了吗?"


        

"不要母妃母妃叫的这么好听,你以为本宫不知道,睿儿出事,想来你们都很高兴吧!尤其是你,没了睿儿和你争宠,容王被软禁,瑶儿又小,你被封为太子那便是指日可待得的事情。不过只要有本宫在。你们就休想如意。本宫今日即使拼个你死我活,也要为睿儿报仇。所有人听令,寒王妃伙同肃王闯宫,还挟持本宫。试图谋逆,现,一起诛杀!"


        

那些侍卫一听,手中的弩弓再次瞄准了揽月他们。


        

揽月脸色一变,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竟然连肃王也敢一起杀!


        

"呦,这是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就在这时,丽贵妃摇着一把扇子。风情万种的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跟着数十个面容俊俏的宫女太监,繁花锦簇的样子和面前兵戎相见的场面格格不入。


        

揽月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丽贵妃竟然敢凑上来,看来她得宠多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见过皇后!"丽贵妃施施然行礼。脸上却没有半点谦卑之色。


        

皇后早已经习惯。她冷着脸道,"你来做什么?"


        

"臣妾看见这里这么热闹,就来看看。怎么?肃王也在?"


        

肃王抱拳,却没有说话。


        

倒是皇后半敛着眼睛,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道,"皇后可还记得容王是为何被皇上软禁的?"


        

丽贵妃一下一下的扇着扇子,表情看起来闲闲道,"知道!刺杀肃王!"


        

"那丽贵妃就不想给容王报仇吗?如今皇上不在宫中,倒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谁知丽贵妃轻笑一声,看着天边的霞光道,"臣妾没有皇后这么大的本事,自然也为容儿报不了仇!"


        

皇后被她噎的脸色一变道,"你……既然不想给容王报仇,那本宫这个母后就帮他报了,你让开,省的让这些人也伤了你!"


        

丽贵妃惊讶道。"皇后……这是想杀肃王?"


        

皇后冷哼,"明知故问!"


        

"那你们呢?你们也敢射杀肃王?"丽贵妃看着那些侍卫,声音清亮道。


        

那些侍卫犹豫了一下,可没人敢说话。


        

"射杀皇子可是灭九族的大罪。皇后不怕,是因为皇上不可能因为这个杀了纪王,至于她,顶多被打入冷宫。父兄被罚去边疆,难道你们也不怕吗?"


        

那些侍卫一愣,你看我,我看你。


        

"既然如此,你们不如帮着皇后一起反了算了,或许这样,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下,就连揽月也疑惑的看着丽贵妃,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你们若是不敢反,就最好想想自己的后果,诛九族,那可是一个活口都不留的!"丽贵妃做了一个害怕的动作,可眉宇间却皆是嘲讽的笑。


        

揽月的心一沉,她想做渔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