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六十六章 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内,夜寒一瞧着揽月手中的纸条,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那个女人,果然不安分!


        

"王爷,怎么办?"揽月犹豫道。


        

夜寒一冷笑。"她以为本王和肃王不在,她就能反了吗?"


        

揽月犹豫道,"王爷明日真的要请肃王过来吗?"


        

"为何不请?既然她想谋反,那本王就成全她!"


        

揽月皱了皱眉毛,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半夜下起了雨。早上起来空气倒是比以往湿润了许多,揽月让管家在假山旁的凉亭外搭了幔帐,就将酒席置在那里。


        

顷刻之后,肃王就到了。今日他穿着一身白色锦服,使得原本明朗的脸上多了些温润。


        

"皇叔!"


        

夜寒一示意他坐在旁边,揽月则连忙给他斟了酒。


        

"皇叔今日不用去外面巡逻吗?"肃王瞧着夜寒一竟然是要大喝一场的样子,犹豫的问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用!"


        

肃王愣了一下道,"皇叔可是有心事?"


        

否则这青天白日的,他怎么会找自己喝酒!


        

夜寒一面无表情道。"没有!听说容王已经出来了,你可见他了?"


        

"昨日曾见过一面,看他似乎比以前消瘦了一些!"


        

"你在何处见得他?"


        

"在宫里,我去宫中向我父皇请安,出来的时候遇见他的,他似乎是去找皇后!皇叔,你有没有觉得这些日子有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这几日皇后日日陪在我父皇身边,整日里嘘寒问暖,可是对立太子之事,却丝毫不过问,以皇后的心性,她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父皇立我为太子的。所以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在筹谋什么?"


        

"他们不但要筹谋了,只怕很快就会行动!"


        

肃王脸色一变,"皇叔的意思是……"


        

夜寒一冷哼,"他们今天就会有所行动,不过我们两个今日却不能踏出这大门半步!"


        

肃王神色变了又变,"皇叔你……"


        

"是丽皇后要你皇婶助她一臂之力,还让她今日把我们灌醉,不许我们踏出这里半步!"


        

肃王有些着急道,"可万一她伤了我父皇怎么办?"


        

"皇上那边本王已经安排妥当,不会有事的,她既然那么想谋反,那本王就成全了她!"


        

肃王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不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外面逐渐有了嘈杂的声音。管家匆匆进来道,"王爷,大事不好了。街上出现匪患,已经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夜寒一蹙眉,"那些御林军呢?"


        

"那些匪患极聪明。已经避开了那些御林军,而且看他们来势汹汹,只怕早有准备!"


        

揽月脸色一变,"王爷,情况不对!"


        

若容王真的是按照她给他那张防御图进宫皇宫的,那应该无法避开那些御林军才是!


        

"走,出去看看!"


        

大街上,无数匪患正朝着皇宫涌过去,容王带着自己的府中的亲兵正在拼命镇压。


        

他的衣服被鲜血染红。身上脸上皆是鲜血。


        

在他身后,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倒下,现场竟是一片血腥。


        

揽月的心猛地一沉。不好,她中计了。


        

容王根本没有谋反,反倒是镇压有功,而原本该保护京城安危的夜寒一却和肃王在家中喝酒,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怎么也摆脱不了一个失职的罪名。


        

"快。发信号!"


        

"是!"


        

几息之后,无数的御林军朝着这边涌来,那些匪徒看见后。纷纷逃跑,来不及逃跑的则直接自杀。


        

揽月瞧着这惊人的一幕,整个人的都呆在了那里,这些人……竟然是死士。


        

容王竟然养了这么多的死士!


        

越来越多的匪徒倒下,仿佛只是短短一瞬间,那些原本气势汹汹的匪徒们。就死的死,伤的伤,夜寒一的御林军用尽法子。却连一个活口都没有抓到。


        

皇宫的大门"吱"的一声打开了,皇上一脸怒意的从里面走出来。


        

他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些无辜百姓,一张脸阴的有些吓人。


        

在她身后,丽皇后依然是那副婀娜多姿的模样,她拿着一把扇子轻轻的给皇上扇着,一双眼睛则嘲讽的落在揽月身上,跟她斗?她在皇宫里和别人斗得的你是我活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呢!


        

"见过皇上!"众人连忙行礼道。


        

"起来吧!寒王,你不是说京城的防御万无一失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揽月站在寒王身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这位丽皇后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她,她之所以每次救她,除了想让自己在皇上心中落个好形象之外,另一个就是为了利用自己。利用她搬到寒王。


        

"回皇兄的话,是臣弟失职!"


        

"失职?皇上,臣妾看这些匪徒直接绕开京城的御林军就来到皇宫。只怕,他们早就知道这皇宫的布防了吧!否则,他们又如何走到这里的!"


        

皇上的眼睛眯了眯。其他人则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来人!"


        

"皇上!"


        

"带御林军副使过来!"


        

"是!"


        

"见过皇上!"


        

"你说,朕在京中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没人看见这些匪徒?"


        

区区几个匪徒都能打到他们皇宫,这要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那副使连忙跪下道,"皇上,是臣等失职,臣等在城东巡逻,并未看见这些匪徒!"


        

"你们当然看不见这样匪徒,他们可是绕过了城中所有的布防,轻车熟路的来到这里的,说不准呀,他们手中都有你们的布防图!"


        

"还请母后不要信口胡言!"肃王沉着脸道。


        

"信口胡言?若他们手中没有布防图,又是如何走到这里的?若本宫说,他们只是凭着运气躲过了城中的明线暗线,你们信吗?"丽皇后笑的甚是妩媚道。


        

揽月则垂着头没说话,看来她是小瞧这个女人了!


        

她竟然利用她,不但成功的知道了城中的布防,还摆了她一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冰冷的声音传来。


        

夜寒一跪下,"臣弟无话可说!"


        

"皇上不如问问他的布防图可还在?若是在也就罢了,若是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