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七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外,赵姑娘依然心有余悸道,"小梅,王爷刚才的样子着实是太吓人了!"


        

她从未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


        

小梅洋洋自得道,"王妃把奴婢打成这个样子,王爷当然会生气。小姐,你说王爷会不会直接把王妃休了?"


        

赵姑娘犹豫了一下,她和夜寒一早就相识。可无论她如何像他示好,他都不服不冷不热的样子,直到前几日突然接到他的书信,让她来这里小住几日。


        

说实话,她对夜寒一还真没什么把握。


        

"小姐别担心,寒王要是不喜欢小姐,怎么会约小姐来这日小住?奴婢刚才看寒王的表情,定是生气王妃伤了奴婢,或许现在,王爷正在重重的呵斥那个女人。还有,昨日小姐坐的离王爷那么近,那个女人都没有吭气。可见她根本不得王爷宠爱!或者王爷早就开始嫌弃她,只是还没有找到休了她的理由罢了!否则王爷又怎会当着那个女人的面约小姐过来。"


        

赵姑娘犹豫了一下,觉得小梅说的也在理。


        

"所以小姐以后在这里要拿出小姐的气势,若是那个小姐再敢惹小姐不痛快,小姐便不必对她客气,有王爷护着小姐,想来那个女人也不敢把小姐怎么样的!"


        

房间内,揽月瞧着夜寒一阴的想要下雨的脸。知道他在生气,忙扯了笑脸道,"王爷,不知那位赵姑娘是哪户人家的大家小姐!"


        

夜寒一挑眉,"怎么?又想给本王纳个侧妃?"


        

揽月原先还真有这个意思,可自从今日见识了那位赵姑娘的真面目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没有,臣妾只是觉得她出身不凡!"


        

唉!早知道如此,她就不管刚才那档子闲事了,大不了让夜寒一将那两个女人打一顿,跟她有什么关系。


        

"哼!她是镇国公的女儿,以前本王经常跟着皇兄去镇国公府,所以和她相熟!"


        

揽月揉了揉鼻子,此人竟然指挥镇国公的女儿给他们做饭……


        

"王爷,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将她送回去?"


        

"你若是不喜欢她,现在就可以让她回去!"


        

揽月觉得现在就这样把那位赵姑娘赶回去。不太妥当,于是道,"臣妾觉得她还好,王爷若是真想让她离开,那过些日子可好!"


        

夜寒一哼了一声,没说话,揽月就当她同意了,忙扯起嘴角给他笑了笑。


        

晚饭除了万福肉和佛跳墙之外,还有新鲜的菱白,烧肚片,鹿筋,蹄髈等,还有两坛子好酒。


        

赵姑娘千娇百媚的坐在夜寒一旁边,俨然没把揽月放在眼里,揽月默默的扒饭,心里想着镇国公在朝中的名望,这厮不会直接把赵姑娘扔出去吧!


        

赵姑娘看见揽月不敢搭话,神色更加嚣张,只见她一个劲的朝着夜寒一这边移,半个身子都几乎靠在了夜寒一身上。


        

蝉衣瞧着她那不要脸的样子。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抽她几嘴巴。


        

倒是揽月瞧着夜寒一跳了又跳的眉毛,生气他会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事情来,忙道,"王爷。臣妾吃的撑了些,王爷可愿陪臣妾出去走走!"


        

夜寒一没有说话,直接站起来陪着揽月朝外面走去,倒是那赵姑娘身子落了空。差点摔地上。


        

她狠狠的盯着揽月的背影,这个女人,一次两次的坏她的好事,看来,若是不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自己和王爷永远不会有什么结果。


        

"看见本王被人吃豆腐,你是不是很高兴?"花园里,夜寒一阴着脸道。


        

别人家的夫人看见有女人试图勾引他家夫君,定会使出雷霆手段,将之除之后快。


        

可这个女人倒好,不但一点都不生气,还主动张罗给他纳妃。他有时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


        

揽月被他的目光盯的有些发毛,"王爷,镇国公名震朝野。只怕不能轻易得罪!"


        

"你关心的只有这个?"


        

揽月,"王爷若是实在不喜欢她,臣妾明日就将让人将她送走!"


        

夜寒一冷哼一声就走了,只剩下揽月依然站在那里,有些无语!


        

第二天早上,揽月特意让管家备了冰镇的瓜果和各式糕点,让蝉衣将那位赵姑娘请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那位赵姑娘才姗姗来迟。揽月也不和她计较,她让所有的人退下,又让赵姑娘坐下,犹豫着该怎么开口。


        

结果她还没有开口。那位赵姑娘已经开口道,"王妃这是想收买我?"


        

揽月很想说这是送行饭,可瞧着赵姑娘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有些说不出来。


        

"王妃以为这样我就会离开王爷吗?休想!我和王爷从小情投意合,若不是王妃利用下三滥的手段横插一脚,如今的寒王妃便是我。不过现在也不迟,只要王爷休了王妃,我便可以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揽月眨了眨眼睛。彻底无语了。


        

"还有,你三番五次的坏我和王爷的好事,此事我还没有和你计较,不过你若是肯主动给我让我。我倒是可以试着原谅你!"


        

揽月拿着一盏茶怔在那里,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早知道如此,她就该让夜寒一一脚把这个女人踹出去,大不了再主动登门道歉,其实也没什么难的……


        

那位赵姑娘看见揽月不搭理她,脸上闪过一丝恶毒,突然,她直接站起来,一把就朝着揽月推去。


        

揽月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掉进荷塘里,"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脏水。


        

不远处的蝉衣听到动静,忙跑过来道,"小姐,小姐!"


        

荷塘里的水大约到人的腰部。揽月从水里站起来,顶着淤泥一步一步走到岸边,她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的裙角,直接就将她拽到了荷塘里。而且还将她的头在荷塘里摁了摁,确定她喝了足够多的水之后,这才罢手。


        

那女人被揽月呛得半死,浑身又脏又臭。她缓了半天的气,这才气的指着揽月的鼻子就要大骂。


        

谁知她的手刚伸出来,揽月又一脚狠狠的朝着她的肚子上踹去,那女人"噗通"一声,再次掉进淤泥了,她"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站起来,正准备指着揽月的鼻子大骂,突然看见岸边,夜寒一阴着脸站在那里。


        

"王爷,王妃她……她嫌王爷离得我太近,竟然想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