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七十三章 缘尽缘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主和揽月回到皇宫的时候,那个面生的小公公依然站在那里!


        

他看着公主微微行礼,声音尖细中带着刻意压制的柔顺道,"公主,皇上醒了!如今皇后娘娘已经派人去请肃王和瑶王了。"


        

公主的脸色难得的出现了一些小孩子神色,她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就是给奴才一百个胆,奴才也不敢欺骗公主呀,公主要是不信,大可以去看看!"


        

那小太监的话刚说完,公主已经高兴的朝着皇上的寝宫跑去。


        

揽月急忙跟在她身后。


        

皇上寝宫内,皇上果然已经睁开了眼睛,皇后正在旁边小心的端了茶水给他。


        

看见公主和揽月进来,皇上的眼睛一眯。目光最终落在揽月的身上,"她怎么也来了?"


        

他现在心情不好,可不想见到这个女人。


        

公主上前一步道,"父皇,是儿臣一人在宫中烦闷,特让皇婶进宫陪儿臣的!"


        

皇上冷哼一声。显然对公主这样庇护揽月有些不满。


        

揽月瞧着皇上明显发福的脸,悄悄朝着公主使了个眼色,只见小公主稳稳站起来,正准备朝着皇上跟前走去,突然身子一个踉跄就撞在了皇后身上。


        

眼看着皇后手中的茶水就要泼在皇上身上,紧急关头,揽月连忙上前,挡在皇上面前,小公主则扒着皇后,"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众人看见这一幕,连忙手脚忙乱的将小公主和皇后扶起来,皇后看着自己被小公主撞乱的头发。阴着脸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大了,做事怎么还这么毛躁?"


        

小公主则连忙跪下道,"母后饶命,儿臣刚才一时腿软,所以才……"


        

皇后正准备说什么。突然看见揽月的身子竟然半倚在皇上身上,一只手还正好扣在皇上脸上,使得皇上那偌大的容颜只剩一双眼睛和一双杂眉,横眉怒目的露在外面。


        

惊得皇后脸色一变道,"大胆,寒王妃,你……你竟然敢谋害皇上?"


        

揽月这才意识到什么,慌忙将自己的手从皇上的脸上移开。


        

"皇后娘娘饶命,刚才臣妾一时心急。生怕皇后娘娘的茶水撒皇上脸上,所以才一时失礼,请皇后娘娘恕罪!"


        

"你的意思是怪本宫刚才不小心惊了皇上?"


        

"不是。奴婢说的只是事实!"


        

皇后冷哼,她抬头看了皇上一眼,就看见皇上竖着杂眉道。"来人,把寒王妃给朕打出去!"


        

几个小太监一听,拿出棍子就朝着揽月走来,吓得揽月慌忙朝外逃去。


        

公主府前,小公主瞧着揽月额头上的一块青紫,又瞧了瞧自己手背上,因为替揽月挡了一下,而挨的一道青红印子,甚是无语。


        

倒是揽月有些不好意思。只得笑的讪讪的。


        

两人回屋找了冰冷敷伤口,然后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想着她们今日被打出来的场面。着实是太丢了人了。


        

不过她们并没有想多久,门外,一个小太监匆匆走进来道,"公主大事不好了,刚才肃王和瑶王进宫看望皇上,皇上说口渴。瑶王给他倒了一杯水,可不知为何,皇上突然就中了毒。如今昏迷不醒。皇后说要捉拿反贼,已经让容王带兵进了宫!"


        

揽月和公主的脸色一变,果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兵器碰撞的声音。


        

公主有些害怕的看了揽月一眼,"中毒?那太医可说是怎么回事?"


        

"太医只说是中毒,其余的也说不上来!"


        

揽月顾不上说话,转身朝外面走去。


        

只见宫殿外。许许多多的御林军模样打扮的人正手持长剑朝着这边走过来,他们见人就杀,俨然已经杀红了眼。


        

"皇婶。怎么办?"公主脸色煞白道。


        

她从小在皇宫长大,哪见过这样的场面。


        

"街上呢?现在什么情况?"


        

"回王妃的话,奴才听说街上也出现了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寒王正在阻拦他们!"


        

揽月蹙眉,也就是说夜寒一现在还无法脱身。


        

"宫中像你这样还没有成年的公主和皇子一共有多少个?"


        

"还有三个!"


        

"快,带我去找他们!"


        

小公主一听,忙朝着外面走去。


        

两人沿着小路,走到住着小皇子的宫殿前时,几个御林军打扮的人正准备进去。


        

揽月看见情况紧急,连忙让小公主藏好了,自己则故意摔倒,弄出响声。


        

果然。那些御林军打扮的人看见她,忙朝着这边走来。


        

揽月慌忙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公主则趁机进去把小皇子们抱出去,转身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


        

这边。揽月带着那几个御林军绕了几个弯后,直接跑到了皇上的寝宫前,那里。许许多多的御林军正和肃王还有瑶王带来的人打在一片。


        

无数的尸体堆积在一起,皇后则站在皇上的寝宫前冷笑。


        

她穿着大红的凤袍,眉目间带着少有的张狂跋扈,在她身旁还站着容王。


        

他依然是一身的白衣,不过看向揽月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佯装的温文尔雅,而是明显的厌恶。


        

揽月暗暗叫了声不妙,正准备逃跑,容王已经抽出腰间的长剑朝着这边走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正在到处寻找这个女人,没想到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揽月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只得拼命的逃,如今夜寒一应该已经知道宫里出事了,所以一定会来宫中救驾的。


        

只要她拖到夜寒一来,那便能保住这一条性命了。


        

容王仿佛也看出了揽月的想法,他冷笑一声,朝着其中一个御林军轻轻一仰头,那御林军就和他前后包抄,直接朝着揽月走来。


        

揽月看着前后像她一齐走来的两人,心一横,突然转身朝着容王走去。


        

她的脑海里是她和容王初见见面的时候,那时的容王长得粉雕玉琢,说话时又一直细声细语,让她一瞬间就觉得,这才是一个需要她保护的人。


        

为此,她还不惜远离了夜寒一。


        

再后来,就是他一身站在大火对面的样子,他穿的喜服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