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八十六章 打出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守卫听说来的是寒王妃,脸上的表情先是露出一丝古怪,随即才道,"我们老爷不在,寒王妃要是想找我们老爷,还请改日再来!"


        

揽月道。"三小姐在吗?"


        

"三小姐倒是在,王妃……是要找我们三小姐吗?"


        

揽月点头,"烦请去通传一声!"


        

那守卫的一听,忙朝着院内走去。


        

几息之后,他就又出来了,在他身后还跟着一身鹅黄色罗裙的赵姑娘,她今日梳着华丽的朝天髻,长长的流苏垂至腰间,本是一副高贵矜持的样子。无奈此时她嘴角正擒着一丝恶毒的笑,硬生生的破乱了这层美感。


        

"我当是谁,竟然是寒王妃!"揽月瞧着她漏风的牙齿,揉了揉鼻子,将手中的食盒递给旁边的下人道,"这是我为姑娘准备的消暑的食物。还请姑娘尝尝!"


        

赵姑娘冷笑,她原本还以为揽月有多大的本事,没想到竟然是来道歉的,只见她一把将下人手中的食盒打翻在地,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收买我?你们害我的沦为别人的笑柄,又打掉了我的牙齿,一点吃食就想打发我?简直是做梦!"


        

揽月不想将此事闹大了,于是尽量稳着声道,"让赵姑娘沦为笑柄之事我和王爷的确不知情,是下人自作主张,把赵姑娘赶了出来。至于赵姑娘的牙齿……赵姑娘有所不知,公主乃是金枝玉叶,赵姑娘当着她的面辱骂她,她打赵姑娘两拳,以是轻罚!"


        

赵姑娘脸气的面红耳赤道,"你……公主又怎样?如今整个京城的人都知公主淫荡下贱,不知廉……"


        

"赵姑娘慎言!"


        

"哈哈哈哈,慎言,我不但要自己说,明日我还要让满大街的人都说,我爹是镇国公,我就不信,公主能把我怎么样?倒是她,只怕此事过后,她想嫁出去就难了!"


        

揽月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身为女子,嘴上还是不要那么恶毒比较好!"


        

赵姑娘瞧着揽月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嚣张道。"恶毒又怎样?你能奈我如何?我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那金枝玉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揽月瞧了一眼被打翻在地上的食物,觉得这世间作死的人。着实不是一个两个……


        

"怎么?还不走!等着让人把你打出去吗?"带着嘲讽的声音传来。


        

揽月没有说话,转身朝外面走去。


        

不过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马车里闲闲的喝着管家为她准备的冰镇的梅花酿。


        

赵姑娘看见她还不走,气的让管家把她赶到别处去,管家弓着腰站在那里,始终没有动手。


        

这是赫赫有名的寒王妃呀,第一个站在文武百官面前的女人,岂能由他折辱。


        

只怕也只有他家的这个三小姐不知天高地厚。


        

赵姑娘看见管家不动,一生气。指挥着几个小厮拿着棍子就朝着揽月马车上砸去。


        

一个臭名远昭的王妃而已,竟然也敢在她镇国公前撒野,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住手!"有苍老的男声传来。


        

不远处。镇国公正板着脸站在那里,当他看见马车里坐着的竟然是揽月时,脸上一喜,忙躬了腰道,"寒王妃!"


        

赵姑娘看见她爹竟然向揽月行礼,不可思议道。"爹,你做什么?"


        

只有一个寒王妃而已,她爹可是镇国公!


        

"住嘴!你可知没有寒王妃。你爹我前几日就和那些人一起被斩了,而你,也会和那些小姐一起被发配边疆!"


        

众人脸色一变。管家则倒吸了一口冷气,想着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动手,否则老爷非得让人把他剁成肉酱不可!


        

赵姑娘也没想到,揽月竟然救过她爹的命。可一想起自己的两颗门牙,她的表情还是有些不甘道,"那……那又如何!她先是害我被众人嘲笑。公主又打掉了我的两颗牙齿,此仇不报,我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镇国公就一个巴掌朝着她脸上重重的甩过去,他到底是怎么宠溺他的这个女儿,才让她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在她眼中,一家两百多口人的性命,竟然还没有她的两颗牙齿重要!


        

"爹,你……你打我?"赵姑娘捂着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道。


        

她长这么大,她爹可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


        

"你……你这个孽女。竟然如此的不知轻重,莫非你也想像那些大家小姐一样,被皇上充为军妓!"


        

这话极重!揽月站在那里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赵姑娘哭着道。"爹,你竟然这样说我?"


        

镇国公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带着恭敬道。"寒王妃里边请!管家,快上好茶!再让厨房做几样好好菜送上来!"


        

管家一听,忙道,"是!"


        

揽月觉得今日实在不是一个吃菜的好时机,但又不好拂了镇国公的美意,只得笑笑不说话。


        

"不知寒王妃今日来鄙府可是有什么吩咐?"镇国公示意揽月上坐,自己则坐在一侧道。


        

揽月也不和他兜圈子,直接道,"镇国公今日可听说了关于我和公主的事情!"


        

镇国公点了点头,安慰揽月道,"王妃不必往心里去,这坊间的风言风语,算不得数的,王妃若是实在心里过不去,老夫倒是可以私下里给王妃查一查,查到那人,交给王妃处置!"


        

揽月咳嗽了一声,目光闲闲的落在不远处的赵姑娘身上,这让她怎么说呢……


        

镇国公也觉察到了不对,他的脸色瞬间一变道,"莫非是小女……"


        

"是我又怎么样?爹,此人带着公主去找小倌也就罢了,被我撞破,还让公主打掉了我的牙齿,我如今这个样子,又如何嫁人?"


        

镇国公气的脸也白了,他指着赵姑娘的鼻子骂道,"你……"


        

"赵姑娘到如今也不知,辱骂公主乃是死罪,当日公主只是打了你两圈,已经是轻罚!"


        

镇国公气的浑身颤抖,这个孽女竟然连公主也敢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