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零六章 不懂怜香惜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寒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瞧着正在昏昏欲睡的揽月,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今天可有出去转转?"


        

揽月摇头,这几日也不知为何,她浑身乏的狠,一点都没有出去的意思。


        

夜寒一眯了眯眼睛,直接抱起揽月朝外面走去。


        

吓得揽月一惊道。"王爷要做什么?"


        

"太医说你若日日躺在床上,只怕会对身体有损,既然你不想动,那本王就带你动!"|


        

揽月有些无语的看着将她抱在怀里,直接朝着凉亭走去的夜寒一,想着此人莫非想抱着走一圈,就当她走了?


        

谁知夜寒一将她抱到凉亭后,就放下她道,"自己走回去!"


        

揽月,"……"


        

蝉衣,"……"


        

管家,"……"


        

"王爷不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吗?"揽月凝眸。有些无语。


        

夜寒一挑起眉角,"这是这里不够远,本王可以再把你抱得远一些。"


        

揽月叹了口气,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她虽然不想走路,可也不差这么点路,这夜寒一是把她当三岁孩童了吗?


        

"喂!王爷……这是做什么?"不远处,一个小丫鬟好奇的问道。


        

这王爷好好的,把王妃扔凉亭干什么?


        

"听说是王妃不肯走路。王爷没法子,这才把王妃抱凉亭,让她自己走回去!"


        

那小丫鬟愣了愣,随即抿着嘴偷笑,她家王爷和王妃的感情还真是好。


        

"小姐,怎么办?"不远处,王嫣身边的小丫鬟轻声道。


        

也真起了怪了,明明都是女子,而且她家小姐的容颜一点也不比王妃差,为什么王爷对王妃这么好,却对她家小姐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能怎么办?还不赶快给我沐浴更衣。"


        

那小丫鬟一听,忙道,"是!"


        

"冬儿怎么样了?"


        

"还被王爷关着,不过奴婢已经偷偷去看过她,暂时并无生命危险,只是……人受了点罪!"


        

王嫣眯了眯眼睛。转身回了房。


        

半个时辰后,只见她拖着长长的裙裾出现在揽月的房间。


        

此时的揽月正在和夜寒一大眼瞪小眼,这夜寒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得知,女人怀了孩子就要多吃些好的,以至于让厨房玲琅满目的做了满满一桌子,夫妻肺片,烤鸭,红烧熊掌,鹿肉,东坡肉,佛跳墙……、


        

揽月看了想哭,她能说她现在一看见这些东西就头大吗?


        

"再吃一些,这佛跳墙可是本王缠着皇兄,让他宫中的厨子做了赏给本王的,你不是最爱吃的吗?"夜寒一夹了一块递到揽月嘴边道。


        

揽月,"不吃!王爷若想让我吃,就让厨房做些凉食来!"


        

"如今已经立秋,那凉食虽好,不过也不能多吃,你就尝一口。尝一口看看好吃吗?"


        

揽月拗不过夜寒一,只得张嘴尝了一口,谁知她一闻到那油腻的味道,突然脸色一白。"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惊的夜寒一忙扶住她道,"你哪里难受!快,叫张大夫!"


        

怎么回事?怀了孩子的人不是应该多吃些好的补一补吗?她怎么会吐!


        

揽月摇了摇头,蝉衣忙端来盐水让她漱了漱口。二丫则慌忙去厨房给她拿冰食了。


        

王嫣站在房门口,瞧着夜寒一着急的样子,脸色一暗,轻轻行礼道,"经过王爷!"


        

夜寒一看见揽月脸色煞白,早已经心急如焚,如今看见王嫣花枝招展的站在那里,眸光顿时一暗道,"滚出去!"


        

王嫣有些不敢相信,"王……王爷!"


        

"本王让你滚出去,你没有听到吗?"


        

"王爷,张大夫来了!"


        

"让他进来!"


        

"是!"


        

张大夫瞧着夜寒一脸色阴寒的样子。知道他家这位爷向来看重王妃,所以也顾不上行礼,直接上前给揽月把脉。


        

"王爷放心,王妃的身体并无什么大碍。只是王妃刚刚怀孕,胎儿还不稳,只需格外小心些便是!"


        

"那她为何会吐,还只吃凉食?"


        

张大夫笑了笑,"女子怀孕初期,大多都有这种症状,至于王妃只爱吃凉食,或许是她身体需要吧!"


        

夜寒一这才松了口气。他蹙眉瞧着揽月的肚子,似乎在想为什么肚子里有个孩子就会变成这般模样。


        

门外,二丫已经端了凉食上来,除了揽月爱吃的细粉。瑶桨之外,还有雪泡豆水,杨梅汤,玫瑰露……


        

揽月瞧着瑶桨上面那厚厚的果酱,夹起来吃了一口,果真还是这个好吃。


        

夜寒一无语的看着她,只得让人把桌子上的大鱼大肉都撤了。


        

王嫣瞧见没人搭理她,犹豫了一下。咬着牙根道,"王爷,臣妾有一事相求!"


        

夜寒一看见王嫣还在这里站着,一双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王嫣则趁着他还没有发怒,"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她的模样楚楚可怜,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味,正从她身上散出来,"王爷,冬儿已经受罚,想来她以后定不会再这样了,还请王爷放了她吧!再关下去,只怕她会死在那里!"


        

夜寒一眼睛一眯,还没有说话,揽月已经在身后不动声色的拉了他一下。


        

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真心给她那小丫鬟求情,不过她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再关下去,那小丫鬟真的有可能丧命!


        

夜寒一忍了忍,终究还是道。"来人,把那个小丫鬟放出来!"


        

"是!"


        

王嫣看见夜寒一竟然听她的真的将那小丫鬟放了,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可脸上的表情依然楚楚可怜道。"谢王爷!"


        

夜寒一蹙着眉毛不搭理她,倒是那王嫣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跪久了的原因,身子突然一个踉跄。直接朝着夜寒一身上扑去。


        

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揽月则躺在贵妃椅上,一副看戏的模样,她很想知道,夜寒一是不是真的除了她,对其他女人都一个模样。


        

这边,眼看着王嫣就要扑到夜寒一身上了,夜寒一突然漫不经心的抬起脚来,一脚直直朝着她胸口踹去……


        

众下人都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王嫣那如花似玉的身子就那样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