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脉象不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经昏死过去,不知能不能挺过今晚!"


        

那使者一听,连忙朝着刑房走去,果然看见清芷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的身上和脸上皆是一道又一道的鞭痕,整个人看起来触目惊心,全然没了以往的模样。


        

使者脸色一变。"这……"


        

"使者若是觉得她不值使者说的那些东西,那使者可自行回去。"揽月面无表情道。


        

她害的她差点被皇上杀了,还想全身而退,哪那么容易!


        

那使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人上前扶起清芷,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走去。


        

三姨娘瞧着清芷浑身没一块好肉的样子,身子一软,差点跌坐地上。


        

"王爷,她怎么办?"有狱卒上前问道。


        

夜寒一的目光落在揽月身上。揽月淡淡道,"留她个全尸!"


        

三姨娘吓得脸色一变,连忙道,"大小姐,三姨娘知道错了,你饶了三姨娘吧……"


        

揽月没有说话。随着夜寒一朝刑部外面走去。


        

寒王府,管家蝉衣还有二丫他们都等在门外,看见揽月和夜寒一下了马车,她们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皇上没有为难你们吧!"


        

"奴婢听人说不那南夏皇上派了使者来接陷害王妃的那个女人,是真是假?"二丫也等着大眼开口道。


        

揽月没想到消息竟然传的这么快,笑了笑道,"是真的!"


        

"那……那皇上就这样把她放了?"蝉衣虎着脸。


        

"放是放了,不过是打了四十鞭子之后才放的!"


        

"四……四十鞭子?"


        

这四十鞭子和五十棍子可没什么区别,这么多下人也废了吧!


        

"那她死了吗?"


        

"还留了一口气,能不能挺过明日,那就不一样了!"


        

蝉衣听见揽月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这才好了些,想当初她家小姐可是拼了命的护着那个女人,没想到那个女人不知恩图报也就罢了,还一次两次的害小姐,一想到这个,她就气的恨不得将那个女人给撕碎了。


        

"王妃,你不在的这几日王侧妃倒是安分的很,整日在自己房中画画养花,连对下人说话的口气也温和了不少!"二丫压着声道。


        

揽月挑眉,她这是准备改邪归正?


        

"哼,说不准在憋什么坏水呢?小姐如今怀着孩子,还是防着她好些!"


        

揽月点头,心里忽然很好奇李嬷嬷给她的是个什么东西,总不会是心经吧!


        

晚上下起了雨,王嫣打着二十四骨的油纸伞来请安。


        

她穿着素色长裙。朝着揽月和夜寒一盈盈行礼,"王爷!"


        

夜寒一头也不抬道,"起来吧!"


        

王嫣也不恼。只是从身后的小丫鬟手里拿过一盆开的极灿烂的花道,"这是臣妾自己养的一株葱兰,臣妾见它开的好。就给王爷和姐姐送来,还望王爷和姐姐不要嫌弃!"


        

揽月抬头看了一眼,那盆花的确开的很好。


        

夜寒一则面无表情道,"月儿怀孕,屋里不能有来历不明的东西,拿出去!"


        

王嫣的脸色白了白,"王爷……"


        

"本王让你拿出去!"


        

王嫣这才道,"是!"


        

睡觉的时候,夜寒一瞧着揽月微微隆起的肚子。一双眉毛皱的跟绳子似的。


        

他记得他已经许久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了,如今连这个女人的味道都忘了。


        

揽月瞧着他那眼底的暗沉,犹豫了一下道。"王爷,叶太医说再过数月,臣妾的胎便安全了。"


        

夜寒一的眼睛危险的半敛着,"数月?"


        

揽月拿不定他着急了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只得道,"或许……或许半月也可!"


        

夜寒一又阴阴的扫了揽月的肚子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躺好了睡觉。


        

不过一晚上,夜寒一翻来覆去,时不时将手放在揽月身上。看的揽月一阵心惊肉跳!


        

第二天一早,管家发现夜寒一不着急去上朝,而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房前,一副等人的模样。


        

管家原本以为他是等揽月,可瞧着揽月的房间前并无丫鬟服侍,便知夜寒一等的并非揽月。


        

"王爷可是有什么事?"


        

"张大夫呢?"夜寒一顶着眼底的黑眼圈道。


        

管家一愣。"王爷稍等,老奴这就去把他请来!"


        

几息之后,张大夫就急匆匆的跑来了。他的衣服尚未穿整齐,一双眼睛诧异的看着站在那里的夜寒一道,"不知王爷找在下何事?"


        

夜寒一瞄了管家一眼,管家连忙识趣的走开。


        

"王妃的肚子何时便能安全了?"


        

张大夫被这话问的一愣,当他看见夜寒一明显没有睡好的表情时,突然就明白了……


        

"回王爷的话,王妃如今怀胎已经四月有余,按理说应该已经安全了,不过还要看具体情况!"


        

"待会王妃醒了给她把把脉!"


        

"是!"


        

夜寒一走后,张大夫瞧着揽月依然安静的房间,叹了口气,回去了。


        

一想到他家王爷这么久只能硬憋着。他就觉得无比的同情。


        

明明府里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侧妃,他家王爷这又是何苦?


        

揽月睡醒后,管家便像往常一样。让人送了各式糕点碎嘴过来,有果脯,牛肉干。花糕,云切片,杨梅,竟然还有细粉!


        

揽月这几日一直忙于奔波,不曾好好吃过一顿饭,如今见了自己的最爱,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可谁知,她才刚刚咽下去,突然就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随即"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蝉衣被她这样子吓得半死,忙道,"快……快请张大夫!"


        

"王妃脉象不稳,只怕是这段事情受了劳累!"房间内,张大夫摸着自己的胡子道。


        

而且看她的脉象,除了这个之外,似乎……似乎还有些什么?


        

"受……受了劳累?那要如何是好?"蝉衣着急道。


        

"在下给王妃开几副安胎的药,或许会有些用处!"


        

蝉衣有些不安的看了揽月一眼,等张大夫给揽月把完脉之后,忙跟着他去抓药。


        

二丫则上前道,"王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记得她娘说过,怀孕初期容易呕吐,可王妃一个月前便不吐了,今日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