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他家王爷终于神清气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住!"阴冷的声音传来。


        

"臣妾只是怕王爷憋的难受,王爷又何苦为难臣妾?"揽月站在那里,低着头道。


        

"回过头来!"那声音继续响起。


        

揽月怕他对着这么多人发疯,只得缓缓的转过身去。


        

只见那三个女子正坐在床上对着她浅笑,夜寒一则坐在她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揽月一愣,这怎么可能?她刚才明明看见她们……


        

"王爷……"


        

"怎么?看见本王没和她们发生什么?你很失望吗?"


        

揽月心中一喜。"没……没有!"


        

夜寒一冷哼一声,大步朝外面走去。


        

揽月连忙跟在他的身后,"王……王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离本王远些,本王不想看见你!"


        

揽月,"……"


        

回去之后,夜寒一果然不再搭理揽月,揽月几次想和他搭腔,他都直接避开她,俨然一副看不到她的模样。


        

落雪和慕容丞相无语的看着这一幕。肃王则站在他们身后,和他们一起叹气,唯独没有离开的意思!


        

晚上,夜寒一没有像往常一样进揽月的房间,而是抱着被子直接去了旁边的耳房。


        

揽月想了想,起身。披了个披风,朝耳房走去。


        

夜寒一看见她进来,眼睛一眯,转身朝里面睡去。


        

揽月也不在意,她将自己的衣服脱了,越过夜寒一,躺他怀里。


        

夜寒一,"本王说了,本王不想看见你!"


        

揽月朝着他身边凑了凑,薄唇落在他唇上,她撬开他的嘴,柔软的舌头长驱直入。肆无忌惮的挑逗着夜寒一的每一根神经。


        

气的夜寒一一把推开她道,"你可知这样很危险?"


        

"小心些,应该没事!"


        

夜寒一一愣,有些不情愿的说道,"真的?"


        

揽月点头,"真的!"


        

她的话音刚落,夜寒一已经一把将她压在身下,他的唇从她的脖子上一路下滑,片刻功夫,屋里就传来一阵旖旎的声音。


        

第二天,大家意外的发现夜寒一竟然神清气爽,和昨晚要杀人的样子俨然两个模样。


        

王妃则恹恹的,直到中午才起来……


        

"大姐听说了吗?皇上把瑶王的母妃封为贵妃了?"房间里,落雪将一杯茶递到揽月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


        

揽月恹恹的半躺在那里。依然没忘了挑眉,瑶王?那个冰雕玉琢的少年?他的母妃升了贵妃,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这位贵妃娘娘还在皇宫的花园里办了赏菊宴。邀请朝中大臣的夫人一起赏菊!"


        

揽月经常进皇宫,对皇宫里的菊花早就见怪不怪了,倒是这位瑶王的母妃。她还没有见过!


        

傍晚夜寒一回来的时候,手中果然拿了请柬,揽月躺在那里不太想去,这种女人聚会,就没一次是让人省心的,她如今怀着孩子,这样的热闹,还是少看一些比较好!


        

"听说我皇兄的这位新贵妃还请了落雪和二姨娘!"


        

揽月皱了皱眉毛,落雪是庶女。再加上慕容丞相性子淡薄,所以这样的场合她一般很少出现。


        

"那新贵妃的菊花宴是什么时候?"


        

"明日!"


        

第二天早上,落雪来了。她瞧着揽月穿戴一新的样子道,"长姐也会去赏菊宴吗?"


        

昨日她看她的表情恹恹的,以为她不去。


        

"嗯,二姨娘呢?"


        

"我娘说她身体不适,今日就不去了!"


        

揽月将蝉衣给她拿来的平日里喜欢的素簪子拿开,给自己拿了一支华丽的。又穿了一件带着淡淡光泽的赤丹色长裙,眉间点了花钿,再施于脂粉。倒是一副如花模样。


        

落雪正诧异揽月怎么会做如此打扮的时候,揽月已经拉着她坐在铜镜前,她让蝉衣给她梳了朝天髻,又从自己的首饰中拿出一条头饰给她,最后给她找了一件若草色长裙,眉间如她一般点了花钿。落雪原本端庄的模样就多了一些华贵。


        

蝉衣瞧着镜子里的落雪高兴道,"二小姐长的可真好看,跟那公主似的!"


        

落雪则不好意思道。"姐,这样会不会……"


        

"不会,你虽是庶女,可还是丞相之女,我寒王妃的亲妹妹,这样打扮正好!"


        

落雪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瞧了瞧镜子里的自己。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打扮!


        

皇宫外,那小太监看见揽月和落雪一起出现,忙弓着腰上前道,"寒王妃里边请!"


        

揽月笑了笑,随着那公公朝御花园走去。


        

那里许多朝中的家眷已到,瞧见揽月。其中一些连忙上前行礼道,"见过寒王妃!"


        

"起来吧!"


        

"谢王妃!"


        

"呦,这位……不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吗?今日打扮的可真是好看!"一个夫人瞧见站在揽月身边的落雪。扬着声道。


        

"听说这位二小姐许给了钱尚书的长子,应该不用多久就要成亲了!"


        

落雪只跟她爹进过一次宫,还是在皇上宴请大臣的时候。如今看见这么多人围着她看,不由的朝着揽月这边走了一步。


        

"钱公子家的长公子?据说他上次去丞相府,回来的时候不知被什么人打了一顿,现在还躺床上呢?"


        

"此事我也听说了,那钱夫人可是气的要死,还说……还说这位丞相之女克夫。"


        

落雪的脸已经微微发红,她不安的站在揽月身后,双手握着一个巾帕。


        

揽月没搭理那些人,拉着落雪找了一个椅子坐下,以后无论落雪嫁给谁,这样的场面只怕都不会少见。


        

若是以前,她或许会劝她小心行事,尽量与人为善,可如今……


        

"呦,你看她今日打扮的,哪像一个庶女该有的样子!"


        

"就是,我看呀……"


        

揽月的目光略过这些妇人,看见一个女子正在几个宫人的搀扶下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她长得明眸皓齿,如同二八少女,只是头上太过华丽的珠翠,暴露了她的身份和年龄。


        

揽月轻笑,她记得皇上新封的这位贵妃娘娘也是庶出!


        

"不知两位夫人觉得,庶女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揽月端了一杯茶,闲闲道。


        

"庶女就应该有庶女的样子,穿的不能太张扬了,还要恪守本分,以免将姨娘的毛病全学了!"其中一个夫人看见自己的女儿硬生生被落雪比下去,有些不忿的说道。


        

揽月道,"还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