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掌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落雪则早被人说的低下了脑袋。


        

"还有?还有就是庶女就不该招摇过市,况且朝中宴会大多请的都是嫡女,一个庶女在这里招摇过市,成何体统?"


        

落雪的婆婆钱夫人则躲在人群后面,一双眼睛狠狠的看着落雪,似乎嫌她给她家丢人。


        

"姐,再不我先回去吧!"落雪拽着揽月的衣服轻声道。


        

揽月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那边。新贵妃已经开口道,"哦?听你这么一说,本宫今日是不是该换身装束?"


        

众人一愣,连忙回头,"见过贵妃娘娘!"


        

新贵妃并未让她们起来,她缓缓坐在宫女为她搬来的贵妃椅上,良久才道,"本宫也是庶女,所以本宫在想本宫今日是否也算招摇过市?"


        

那两个说落雪的夫人同时脸色一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娘娘恕罪!"


        

"本宫只是随便说说,你们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忐忑道。"谢贵妃娘娘!"


        

"落雪是吧!你和本宫同是庶女,又是寒王妃的妹妹,就和本宫和寒王妃一起坐吧!"


        

早有宫女又搬了两个椅子过来。


        

落雪瞧了揽月一眼,就看见揽月丝毫不客气的坐了过去,落雪连忙跟在她身后。


        

落雪的婆婆则狠狠的看着这边,一副恨不得将落雪扒皮抽筋的样子。


        

揽月用眼角的余光看她,不知他爹怎么会给落雪找了这么一户人家。


        

中午用饭的时候新贵妃频频给落雪夹菜,还盯着她看道。"可惜本宫的瑶儿小,否则本宫倒是十分喜欢落雪姑娘!"


        

揽月轻笑,她知道这位新贵妃这么做并非为了嫡庶之争,只怕还想卖她一个人情,如今新太子尚未正式宣布,或许这位新贵妃有意让瑶王也争一争。


        

回去的路上,落雪道,"姐,我看那位新贵妃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听说她以前只是一个平常的妃子,丽皇后倒下之后,她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皇上突然就注意到了她,还越级封她为贵妃。


        

揽月还没说话,马车突然停下了,车夫上前道,"王妃。一位自称钱夫人的女人要见二小姐!"


        

落雪一听,忙道,"姐你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揽月知道落雪从小就被教导大家闺秀的做派,倒也没有阻拦。


        

马车外,钱夫人果然等在那里,看见落雪,钱夫人先是皱了皱眉毛道,"落雪姑娘乃是丞相之女,应当知道本分,今日你和贵妃娘娘坐在一起,实在不妥。还有,你既然已经许了亲事,以后出门,就不要穿的这么花枝招展了,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招蜂引蝶,给我儿子戴绿帽子呢!"


        

落雪犹豫了一下,"钱夫人教导的是!"


        

"哼!也不要嫌弃我说的难听,你们丞相府的女儿无论是那位寒王妃。还是那位纪王的侧妃,可没一个省油的灯,也不知老爷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和你们丞相结亲。真是委屈了我的儿子了!"


        

落雪脸色微白。"夫人请慎言,我虽然行事不周,可我长姐,并未得罪夫人!"


        

那钱夫人没想到落雪竟然还敢顶嘴。她一脸鄙视的瞧着落雪道,"她是没有得罪我,可她先是勾结容王,又怂恿寒王抢亲,天知道她心里到底藏了什么龌蹉心思!还有,这京中都传,你长姐嫁给寒王的时候并非处子之身,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说不定……"


        

"钱夫人请慎言!"落雪难得变了脸色道。


        

"哼!慎言,你们能做,我还不能说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若是跟你那大姐一样,到处勾引男人,我就是豁出去这条老命,也不会让我日子娶你的!还有你那个妹妹。跳舞时妖妖娆娆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儿!"


        

落雪的脸色已经变青,"我三妹她虽然行事有所偏颇,可她也只是一时糊涂,钱夫人断断不该说她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儿,这话若是被我爹听见了,只怕是不好!"


        

"少拿你爹吓唬我,若不是看在他是丞相的份上。你以为我家老爷会同意这门亲事?还有你那姐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落雪还没说话,身后已经有声音响起道,"钱夫人可知辱骂王妃是什么罪过?"


        

落雪连忙回头。只见不远处,蝉衣正扶着揽月一步一步的朝着这边走来。


        

落雪瞧着她的脸色,不知她听了多少去。


        

钱夫人背后骂人,被人逮个正着,脸上的表情未免有些尴尬,可她在家中跋扈惯了,哪会轻易认错,只见她头一扬道。"民妇可没说错,寒王妃勾引容王,又嫁给寒王的时候,京城的人可全都知道!"


        

再说了。那些人虽然怕她,她可不怕!


        

不就是一个寒王妃吗?她还是侯府的女儿呢?有什么可怕的!


        

蝉衣已经脸色一沉道,"你竟敢公然辱骂寒王妃!"


        

"我只是再和自己未来的媳妇说话,是你们寒王妃不长眼,自己撞上来的!又怎么能怪我?"


        

蝉衣气的声音发抖道,"你……"


        

揽月平日里其实并不爱主动找事,可是今日……她骂她也就罢了,竟然连她父亲也骂上了,那就无法容忍了!


        

"来人,掌嘴!"


        

那钱夫人脸色一变,还没有反应过来,平安已经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朝着她脸上扇去。


        

钱夫人被这一巴掌打的一愣,另一巴掌又朝着她脸上扇去。


        

钱夫人旁边的小丫鬟想上前阻拦,却被蝉衣死死拽住!


        

只一瞬间,"啪啪"的声音掺杂着惨叫声就在这个偏僻的街头响起。


        

落雪第一次看见她大姐打人。未免被惊着了。


        

还有这个男子,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在她身后的。


        

半盏茶的功夫,钱夫人的脸已经被打的跟猪头一般,揽月看差不多了。这才道,"住手!"


        

钱夫人满脸是血,她的一颗牙齿被打断,头发凌乱的披在身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你竟然敢让人打我?"


        

她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是第一次被人打成这般模样。


        

"夫人可是想让我再给夫人演示一遍?"


        

钱夫人气的差点晕倒,她狠狠的瞪了落雪一眼,指着她的鼻子道,"你们……你们都給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