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皇叔心慈了许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傍晚的时候钱夫人果然气势汹汹的来了,在她身后还跟着一脸不情愿的钱尚书,还有趾气高扬的钱公子。


        

"丞相大人,你虽然是丞相,可你女儿也不能随便打人呀!今日,你必须让她给我娘一个说法。或者再让我娘打回去,否则我们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钱公子扯着嗓子道,她娘可是侯府之女,那个什么寒王妃竟然也敢打她,今日若是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只怕她还不知天高地厚。


        

慕容丞相让管家把揽月和落雪请来,自己则半眯着眼睛道,"你们可是做了什么?"


        

揽月的性子他清楚,定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


        

"我只不过说丞相教女不严。那个女人就打了我?你们评评理,我这话可有说错?"钱夫人的易容已经从新整理过,不过脸依然又红又肿,还有明显的巴掌印,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慕容丞相已经沉了脸,"钱夫人慎言。小女乃是寒王妃,并非什么那个女人!"


        

"寒王妃又怎么样?寒王妃就可以随便打人吗?今日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绝不离开这里!我要让大家看看,这丞相是怎么教育女儿的!"


        

慕容丞相的目光不悦的落在钱尚书身上,却见钱尚书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似乎对她这个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钱夫人不走……不知钱夫人想要做什么?"不远处,揽月挺着肚子走过来说道。


        

在她身后还跟着落雪,落雪的面色有些不好,不过却没有说话。


        

"想做什么?你让人打了我二十巴掌我可都数着呢?今日你必须让我打回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就是,你必须让我娘打回来,否则我们跟你没完。还有你!你还没有嫁入我们钱家,就敢这么对我娘,今日我非要你好看!"钱公子说完,突然就朝着落雪扑过来。


        

谁知他还没有走到落雪面前,就被揽月一脚踹开。


        

不过这大着肚子踹人,着实有些不方便。


        

那钱公子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你……你竟然敢踢我?"


        

揽月想这位钱公子倒是和钱夫人有相似之处。


        

"我……我跟你拼了!"那钱公子说完,就再次朝着揽月扑过来。


        

这次出现的是平安,只见他手中的长剑"哗啦"一声抽出来,那钱公子一时不妨,脖子差点直接撞上去。


        

钱尚书则在一旁呵斥道,"够了,你娘闹也就罢了,你在此闹什么?"


        

"爹。你又不是没看见,她刚才竟然踢我,还差点杀了我!再说孩儿如今可是朝廷命官。岂是旁人可是随便打的?"


        

揽月冷笑,这是想和她讲律例吗?


        

"她是寒王妃!"钱尚书咬牙切齿道,他的儿子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这位寒王妃可是第一个在朝堂上出现的女子,可不是一般的王妃可以比的。


        

"王妃又怎样?王妃也是个女人,只是要女子,便不可随意殴打朝廷命官!"


        

"是的,民妇倒要和丞相说道说道,丞相往日就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女儿的,怪不得旁人都说,这慕容家的女儿没一个好的!"


        

慕容丞相当太傅多年。后来又位居人臣,哪被人这样辱骂过,即使皇上。这话也不敢对着他的面说。没想到如今竟然被一个妇人指着鼻子骂,顿时气的老脸铁青。


        

"你……"


        

"怎么?民妇有说错吗?"


        

揽月没想到这位钱夫人竟然如此的不长记性,她冷笑一声,"来人,给我打!"


        

"我看谁敢?我爹可是朝中二品大员,他的夫人岂是你们可是随便打的?寒王妃。只怕你这个王妃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的!"


        

"是呀寒王妃,贱内虽然说话莽撞了一些,可……可她好歹也是下官的妻子。岂容寒王妃随意殴打!"


        

揽月抬头看他,然后悠悠的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平安道,"把这个绑棍子上打!"


        

那钱夫人和钱公子不知揽月拿的是什么东西,正准备上前查看,钱尚书和慕容丞相已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爹,你做什么呀!"钱公子不解道。


        

"还不快跪下。这是皇上的金牌!"钱公子一愣,忙"噗通"一声跪下。


        

皇上的金牌?这个女人只是一个王妃,哪来的皇上的金牌!


        

钱夫人也脸色苍白的跪在那里。皇……皇上的金牌,那岂不是……


        

揽月把慕容丞相扶起来,"打钱夫人二十板子,若是她下次还敢辱骂本王妃和慕容丞相,就打她四十板子,打到她不敢为止!"


        

对付这样的泼妇,这招似乎最管用。


        

钱夫人一听,忙哀嚎道,"救命呀,救命呀,我不想挨板子,我不想挨板子!"


        

已经有慕容府的下人过来摁着她。只几息功夫,如杀猪般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


        

钱公子看着揽月手中的金牌,不敢上前。只得狠狠的瞪着落雪,只可惜落雪一直眼观鼻,鼻观心。俨然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


        

十大板后,那钱夫人已经叫的嘶哑,她连哭带吼,声音听起来异常凄惨。


        

钱公子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来道,"寒王妃,我母亲可是侯府之女,寒王妃岂能仗着皇上赏赐的金牌就这般欺辱她?"


        

揽月还没说话,身后已经有声音传来道,"哦?侯府之女?"


        

众人回头,只见夜寒一半挑着狭长的眼睛走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肃王。


        

肃王瞧着钱公子依然惨不忍睹的脸,想着那些人下手还是轻了些,否则他今日就不能出现在这里了。


        

钱尚书则脸色一变道,"王……王爷!"


        

"钱尚书当真是好家教,本王不在,钱尚书的妻儿竟然欺负到本王的王妃身上了!"


        

钱尚书看着自己已经打的皮开肉绽的钱夫人,都快哭了,"王爷明察,下官……哪敢欺负王妃!"


        

况且这个女人还拿着皇上御赐的金牌,他们哪敢欺负她?


        

"哦?没有吗?可本王刚才听见有人说什么侯府之女……"


        

钱尚书吓得连忙伏到地上道,"王爷息怒,是犬子不懂事!还望王爷莫要见怪!"


        

"既然如此,那就拉下去打二十大板吧!"


        

"皇叔如今果真心慈了许多,辱骂王妃可是杀头的大罪,皇叔这样一来,倒是免去了钱公子的死罪!"肃王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