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吃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清晨,揽月就被皇上召进了宫中。


        

御书房里,皇上眯着眼看揽月,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将他赐给寒王的侧妃活活打死,着实没给他半点颜面!


        

"皇上息怒,不是臣妾不给那位王侧妃留活路,是她自己不给自己留活路!她试图用阴毒的手段陷害世子。活活打死,已经是最轻的惩罚!"


        

皇上挑起他那杂眉,显然对揽月的话半信半疑,"哦?"


        

"这东西是李嬷嬷给王侧妃的,也就是从宫中传出去的,皇上若是不信,可以想想,这宫中可有哪位嫔妃的孩子生下来便是畸形?"


        

皇上脸色一变,"你说……"


        

"中了此毒的孕妇,生下的孩子会畸形。此话是王侧妃亲口说的,皇上若是不信,可以召来寒王府的下人询问。


        

皇上想起他的一个宠妃生下来的。那个畸形的孩子,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他记得他那个宠妃行事张扬,似乎也并不得李嬷嬷的喜欢!


        

"你确定这个东西是从宫中传出去的?"


        

"确定,当时有人亲眼看见李嬷嬷将此物给了王侧妃,而且王侧妃也对此供认不讳!"


        

皇上的表情已经阴的厉害,他就这样看了揽月片刻,突然开口道。"来人,下旨,李嬷嬷谋害世子,赐白绫一条!"


        

"是!"


        

"你也滚回去吧!"


        

揽月,"……"


        

寒王府里落雪竟然也在,她的脸色略略有些不太好,看见揽月时,忙上前扶着她道,"姐,皇上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家中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钱公子今日去了家中,说是要退婚,还到处宣扬,说我行为不端,妇德有损!"


        

揽月挑起眉角,礼部!


        

"长姐。你说我会不会让爹颜面尽失?"落雪神情黯然道。


        

"不会,况且此事并非你的错,来,王爷拿些王府一些布匹,我如今大着肚子穿什么都不好看,你来看看,可有你喜欢的……"


        

落雪一愣,"长姐我……"


        

"无论发生什么,该吃吃,该穿还是要穿的,你正当年华,若不穿的好看一些,倒是浪费了!"


        

落雪一听,这才随着揽月朝着他们的库房走去。


        

那里果真摆了许多新进的布匹,有妆花缎,软烟罗,青蝉翼,云雾绡,素罗纱,云绫锦……


        

"长姐,这……"


        

这些可都是贡品,即使那些朝臣的女儿,有的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样!


        

揽月笑了笑,她挑了四匹颜色好的,又挑了一些上好的首饰。让人一并给落雪送去。


        

蝉衣瞧着落雪远去的马车,犹豫道,"小姐素来不喜欢张扬,为何却让二小姐……"


        

揽月等落雪的马车拐过弯了。这才道,"那日我让落雪打扮的那般耀眼,只是想替落雪试试,那位钱夫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蝉衣一愣,"这……这如何能看的出来!"


        

"自然能看的出来,她若是个聪明的,旁人说落雪穿的招摇,她是落雪未来的婆婆,自然会帮着落雪说话。她要是个宽厚谨慎的,便会小心提醒落雪,以免让她落人话柄。她若是个刁钻狠毒的,便会帮着旁人一起嫌弃辱骂落雪,以显示自己的威风!"


        

蝉衣睁着大眼,没想到还可以这样!


        

"那小姐试探的结果……"


        

"结果是那家人不但没有容人之量,还是个跋扈骄横的。落雪万万不能嫁过去!"


        

蝉衣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又学了东西。


        

"可如今,小姐又把这样贵重的东西送给二小姐,那是为何?"


        

揽月轻笑。"那是因为,别人越是看不起,人便要活的越好,能气死旁人,也万不可气着了自己。"


        

况且落雪是她的妹妹,她觉得自己目前,还能护的了她!


        

即使她想嫁肃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小姐似乎……变了很多!"蝉衣歪着脑袋疑惑道。


        

虽然自从小姐成亲那日这种感觉就很有。可如今却是越来越强烈了。


        

揽月抬头望着天边的晚霞,她是死过一回的人,若是还没有任何改变,那可就辜负了老天爷给她的重生的机会。


        

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有时也愿意给别人一些机会,不过貌似并没有什么人珍惜!


        

没了王侧妃那些阴毒的东西,揽月的胃口果然又恢复了,尤其是她以前喜欢的那些重口味的东西,东坡肉,佛跳墙之类的,几乎顿顿都有。


        

蝉衣瞧着她越来越大的肚子,很是忧愁。


        

直到叶太医有此来给蝉衣把脉。瞧了她的肚子良久道,突然说了一句,"王妃以后……切勿再吃荤腥太重的东西,否则胎儿过大。容易难产!"


        

揽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神色有些尴尬道,"谢谢叶太医!"


        

"王妃严重了,王妃以前不是喜欢吃凉食吗?如今虽然天寒了,只要不是太凉之物,少吃一些也是可以的!"


        

揽月笑了笑,倒是难为他,还得为她想这些。


        

晚上夜寒一回来,发现揽月恹恹的,她坐在贵妃椅上,一副不想动的模样。


        

夜寒一想起他以前每次回来,揽月都大快朵颐的样子,皱了皱眉毛道,"今日厨房可是没有给你准备食物?"


        

揽月看他,良久才有些不情愿道,"叶太医今日来了说。今后不能再吃太过荤腥的东西,否则胎儿太大,容易难产!"


        

夜寒一犹豫了一下,"鹿筋和佛跳墙也不能吃了吗?"


        

揽月点头。那些东西可是荤腥中的荤腥。


        

夜寒一的脸色阴了阴,"那他可有说你能吃什么?"


        

"他说能少吃些凉食!"


        

夜寒一的脸色这才微微好转。


        

晚上揽月心情不好,自然不肯配合夜寒一,夜寒一折腾了她一会。觉得她没什么心情,狠狠在她圆润的肩头上咬了她一口,只得作罢!


        

第二天,夜寒一到了傍晚还没有回来,往日他不回来都是在皇宫,可这次,他既不在皇宫,也没有和那些御林军一起巡街,就连管家也犹豫道,"王妃,再不咱们派人出去找找?"


        

这王爷自从娶了王妃后,只要外出,都会派人通知府中,以免王妃担心,可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