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十八章 最好看的小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犹豫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出去找找的时候,突然看见门外,夜寒一拎着两个食盒走进来。


        

只见他将其中一个食盒的盖子打来,扑鼻的香味就传来。


        

揽月没想到他竟然是去给她买这个了,有些无语道。"叶太医说了,我不能吃荤腥的东西!"


        

"谁知这是荤腥的东西,这只是一些寻常的素菜,是用肉汤小火炖了两个时辰,闻起来才会有肉的为味道。"


        

揽月一愣,这是素菜?


        

她拿了一双筷子尝了尝,果然不是肉,可是却有肉的香味。


        

"这个是豆腐,这个是茄子。还有这些,都是一些素菜,那厨子说,他还会做许多这样的菜,本王已经让他明日做好了送到府上来!"


        

管家站在那里,瞧着两人的对话。只得默默的退了出去。


        

他家王爷如今着实和以前大不相同呀。


        

揽月许久都没吃过荤腥的东西,如今一下子这么多不是肉,却比肉还香的东西摆在她面前,她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只见她就着手中那双筷子,一刻也不停的朝着嘴里塞东西。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夜寒一就在旁边看着她,时不时的舀一勺子汤给她,"把这个喝了,再继续吃!"


        

这个女人明明看起来不怎么胖,怎么可以塞这么多东西。


        

揽月顾不上喝,夜寒一就趁着她一口下肚,另一口还没有塞进嘴里的时候,舀一勺子递她嘴里。


        

蝉衣在旁边看的很是无语。莫非王爷觉得她家小姐不会吃饭?


        

"本王今日去酒楼的时候,听许多人都在议论落雪的事情!"


        

揽月吃的正欢,被夜寒一这么一说,满嘴的饭顿时"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夜寒一感觉着自己脸上的温热,脸上的表情很是郁闷的瞧着揽月。


        

他好不容易才喂进去的汤,她竟然就这样全喷了……


        

揽月有些心虚的看着夜寒一,忙拿出一个巾帕给他擦了擦脸道,"他们说落雪什么?"


        

"说她招蜂引蝶,放荡成性,夫家无法忍受,就将她休了!"


        

揽月皱了皱眉毛,钱家?


        

"那他们可有说我父亲?"


        

夜寒一睨了揽月一眼,"有,说他教子无方,膝下儿女皆德行有亏。还说他作风不端,不配为丞相,太傅!"


        

揽月的眉毛挑起来。德行有亏,作风不端!


        

第二天一早,揽月就带着蝉衣上了街。两人去到京城最热闹的茶楼,又找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下,然后便要了两盘糕点在那里喝茶。


        

茶楼里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不到两盏茶的功夫,各种声音就布满了整个茶楼。


        

可人们说的最多的,还是几日前落雪被休的事情。


        

这北燕民风保守,女子被休之事几年也不出一个,可偏偏去年揽月成亲时,出现了两个王爷抢亲的时候。今年又出现了落雪被休的事情,一时间所有的目标都对准了慕容丞相。


        

"你听说了吗?王尚书的女儿前些日子被那个寒王妃活活打死了!"


        

"什么?活活打死了?那王尚书的女儿不是皇上赐婚吗?"


        

"据说那寒王妃仗着皇上对寒王的宠爱,行事可是跋扈的恨。几日前,还让人打了钱尚书的夫人和儿子!"


        

"钱尚书的夫人不是侯府之女吗?"


        

"侯府之女又如何,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寒王向来护妻,竟也由的她这般折辱二品大臣的妻儿!"


        

"还有,还有。我听说数月前那场战乱,就和丞相脱不了关系,最后查出来的那个内奸。好像……好像是丞相府的三女儿叫清芷什么的?"


        

蝉衣瞧了瞧正在喝茶的揽月,发现她竟然没有任何表情。


        

"你说那丞相好歹也是教过皇上和王爷的太傅,怎么就教不好自己的女儿,他的这三个女儿呀,可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听说有次钱公子去找丞相的那个二女儿,结果却发现她正和一个男子光明正大的在丞相府散步。而且还是在丞相的眼皮子底下!"


        

"你们这样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据说丞相当太傅的时候,曾经调戏过别人的夫人,被那人发现告诉了先皇。先皇念其忠心,硬生生将此事压了下来!"


        

"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教出好儿女来,怪不得他的几个儿女,个个心肠歹毒,风流成性!"


        

"就是,只怕他那个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揽月将手中的茶盏"啪"一声,放在桌子上,换身朝外面走去。


        

"小姐,怎……怎么办?"马车上,蝉衣怯怯道。


        

她家小姐从小就跟老爷亲近,这些人如此诽谤老爷,小姐心里应该很难受吧!


        

揽月仿佛看不见蝉衣的担忧似的。她掀开马车的帘子,闲闲问道,"蝉衣。你见过小倌吗?"


        

蝉衣,"啊?"


        

院子里,那老鸨看见揽月又来了。不过这次她不但挺着一个大肚子,身边跟着的不是上次那位姑娘,倒像是一个寻常的丫鬟。


        

"灵香已经不在,不知王妃这次来……"


        

揽月笑了笑,"我是找你的!"


        

房间内,那老鸨一脸疑惑的看着揽月,"最好看的小倌?"


        

"不但要最好看的,还要一般人不认识,且有些手段的!你可以告诉他,若是他能完成我说的事情,事后我会为他赎身!"


        

那老鸨脸上的表情甚是怪异道,"王妃说笑了,我这里哪有这号人物!"


        

揽月没有说话,只是从袖子掏出一个木盒子,里面除了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之外,还有一叠子银票。


        

那老鸨的眼睛落在那块玉上,就再也没有移开,这块玉的成色,若是她没有看错,最少值千金!


        

"若是老鸨这里没有这号人物,就麻烦老鸨帮我寻一个,事后,还有重赏!至于那人,老鸨放心,我会让人护他的安全的!"


        

那老鸨眉开眼笑道,"王妃放心,我就是拼的身家性命,也会为王妃寻得一个的!"


        

"明日我会再来!"揽月说完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蝉衣则看着盒子里那块玉,有些恋恋不舍,那可是王爷不久前才送给王妃的,她还寻思着给王妃做个什么?没想到竟然被王妃送到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