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落井下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他下人看见死了人,顿时脸色一变,为首的冷静了一下,这才道,"公子,怎么办?"


        

那男子则挑着漂亮的桃花眼冷笑道,"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那个女人估算的还真对,这钱公子呀。当真是个莽汉!


        

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响起。


        

"公子,咱们还是赶快去找老爷吧!老爷是二品大员,一定会有法子的!"


        

那钱公子看见鲜血不停的从芸娘的胸口涌出来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他一把将手中的长剑丢掉道,"不,人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


        

他虽然想让这个女人死,可……可没有真的想杀了她!


        

"杀人了,杀人了!"房门口,店小二惊叫道。


        

他刚才看见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有些不放心,便过来看了看,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场面。


        

钱公子他们反应过来,想要逃已经来不及了,许许多多的人朝着这边涌来。其中也包括刚刚经过这里的一队御林军。


        

只短短两刻钟的时间,钱公子杀了人的消息便传的到处都是,等钱尚书反应过来想去救人的时候。钱公子已经被恰好赶到的御林军带到了刑部。


        

钱尚书瞧着站在他面前的面无表情的夜寒一,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钱尚书这段时间睡得可好?"夜寒一端着一盏茶慢慢的喝着,脸上依然是往常的冰冷模样。


        

此人睡好了没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这些日子却因为他没睡好!


        

钱尚书吓的脸色一变道,"王……王爷,下官错了,还请王爷看在同朝为官的份上,网开一面,对小儿从轻处罚!"


        

夜寒一挑起眉角,"从轻?钱尚书是想让本王枉顾国法?"


        

钱尚书脸色一变,知道这位王爷向来不通人情,只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王爷,小儿他只是气急,并非有意杀人的!"


        

"咱们北燕有律法。是不是有意,可都是杀头之罪!"


        

钱尚书膝下就这一个独子,如今一听要杀头,吓得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他一边痛哭流涕,一边道,"求王爷饶了小儿一命吧!下官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王爷的恩情的!"


        

"钱尚书现在就求本王,不觉得为时过早了一些吗?况且,若是皇上知道,钱尚书为救自己的儿子,枉顾国法,只怕会不高兴!"


        

钱尚书脸色一变,就听见夜寒一淡淡道,"来人,送钱尚书回去!"


        

"是!"


        

"老爷,怎么样了?"尚书府内,钱夫人看见钱尚书回来,忙走过来道。


        

钱尚书摇了摇头,良久才道。"王爷说,杀人要偿命!"


        

钱夫人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她的脸上依然有青肿的痕迹,可表情却狰狞道。"这王爷也太不进人情了一些,咱们的儿子可曾是慕容丞相的女婿,即使看在这层关系上,他也不该如此绝情!"


        

钱大人瞧着他的这位夫人。心底涌起一丝烦躁,他道,"你可别忘了,前些日子你才到处宣扬慕容丞相的事情,说他教女无方,行为不端,王爷此人素来记仇,此次他定会落井下石!"


        

钱夫人一愣,"我可怜的儿子,怎么就和这家人扯上了关系,真是倒了十八辈的血霉了。老爷,再不咱们去找我爹吧!或许他有法子!"


        

钱大人犹豫了一下。只得点头。


        

"王妃,查出来了,那人是王侧妃父亲的门客!"


        

"下去吧!"


        

"是!"


        

"小姐,老爷的事情王侧妃的父亲也牵扯其中?"蝉衣在旁边惊讶的问道。


        

揽月朝着火炉靠了靠。其实她原先也并不确定,所以才去那里连待了三日,想看看幕后的主使到底都有哪些人,没想到还真让她查出了猫腻!


        

"王尚书亲眼看着我将他的女儿打成那个样子,落井下石也是情理之中!"


        

蝉衣对此不太理解,她想了想又道,"小姐怎么知道那钱公子气急败坏之下一定会杀人的?"


        

揽月抱了个手炉在怀里,继续道。"你可还记得他的母亲,那样一个嚣张拨扈,且一直捧着自己儿子的人,养出来的孩子定当受不得半点委屈。他看见自己的女人。花钱找人陪她,也不让他陪着,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蝉衣愣了愣,倒是没想到她家小姐连这个都算到了,"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看他们要做什么?"


        

翠竹轩里,那男子看见老鸨带着揽月进来,嘴角勾起浅浅的笑道,"姑娘倒是个说话算数的!"


        

揽月将三颗夜明珠放在他面前。又拿出一叠子银票道,"这是给你的东西!"


        

这些钱若是省着点花,也够他生活半辈子了。


        

"姑娘可还有什么要嘱咐在下的?"


        

"没有!"


        

那男子挑眉,良久才道。"那姑娘慢走!"


        

出了门后,揽月便去了丞相府。


        

慕容丞相也听说了钱公子杀人的事情,他犹豫的看着揽月,良久才道,"此事和王爷可有关系?"


        

那钱公子早不杀人,晚不杀人,偏偏这个时候杀人,着实有些蹊跷。


        

原来对他的那些流言蜚语,如今可是全部都转到了钱公子身上。


        

毕竟如今的皇上治国严明,这天子脚下,可许久都没有杀人的事情发生了!


        

揽月笑了笑,"爹想多了,王爷整日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做这些事情!"


        

慕容丞相这才松了一口气。


        

落雪则呆呆的站在那里,隐隐觉得此事虽然跟王爷没有任何关系,可跟她长姐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


        

毕竟她家长姐如今的作风,她也是见了一二的。


        

此时的御书房里,钱尚书正在那里声泪俱佳的哭诉着那个叫芸娘的女儿多么多么恶劣,他儿子是一气之下才失手杀了她的。要求皇上从轻处罚。


        

侯爷也跪在旁边帮腔,他原先是皇上手下一员大将,因跟着皇上南征北战立下功劳,所以被皇上封侯。一直过着尊荣无限的日子。


        

不过他也没想到,老了老了,他这个外孙会惹下这么一桩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