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肚子大了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爷从何处得来这个消息?"揽月不动声色的将四周,被她喷的狼藉一片的东西擦了擦,佯装无事的开口道。


        

夜寒一本还想吃一个糕点,如今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缩了回去!


        

"本王自有本王的路子,你以后切不可随便出门,若是实在想出去了,可以跟本王说一声!"


        

揽月点了点头。想起王尚书那日看她的眼神,看来她已经无意中将这两个尚书大人全得罪了,可那王侧妃明明是夜寒一杀的,她也不知为何,所有的人皆说是被她活活打死的。


        

一连几日,揽月都自己呆在屋子,自己跟自己玩,蝉衣和二丫在门外无语的看着她,觉得她家王妃着实可怜了一些。


        

到了第五日,刑部传来消息,钱公子当众杀人,判腰斩。三日后执行。


        

下午的时候落雪来了,她用揽月给她的软罗纱做了一身水色罗裙,长长的裙裾拖在身后,再加上她那端庄的容颜,竟然会给人一种母仪天下的感觉。


        

揽月托着腮看她,想着这世间有没有这一种人,天生便是当皇后的料!


        

"长姐怎么这么看着我?"落雪坐到揽月旁边的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茶问道。|


        

"我见你今日好看。就多看了几眼,爹如今怎么样了?"


        

"没了那些流言蜚语,爹的心情好了许多。长姐,你说钱公子真的会被腰斩吗?"


        

揽月想着钱公子最后的结果,犹豫了一下道,"会!"


        

落雪"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揽月瞧着她肃然的容颜,疑惑道,"你不会……"


        

"长姐想多了,我只是想起我初看他的时候,觉得他长相普通,应该是个憨厚之人,倒也适合过日子,没想到这才短短数月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揽月给落雪添了一杯茶,"此人虽长相普通。却并非是憨厚之人,你应该庆幸没有嫁过去,否则此生怕是都毁了!"


        

而且有钱夫人那样一个婆婆,无论什么人嫁给钱公子,只怕都是一种折磨。


        

"这几日你可见了肃王?"


        

落雪脸一红道,"长姐怎么会突然提起他?"


        

"这几日我没看见他,所以便问问你!我记得你和肃王也极为相熟!"


        

落雪的脸更红了,"长姐今日怎的一直打趣我,肃王是未来的太子,我只是丞相府的一个庶女,又怎会和他相熟!"


        

揽月瞧着她的脸色,继续道,"若是肃王……你觉得怎么样?"


        

落雪"蹭"的站起来,"长姐越说越没谱了,若是让爹知道了,定会打你板子!"


        

揽月正了神色道,"落雪,若是肃王喜欢你,你……会喜欢他吗?"


        

落雪看见四周没人,又看了揽月一本正经的样子。最终犹豫了一下道,"长姐,我只是一个庶女,可肃王是将来的太子。况且皇上多疑,是断断不会让肃王娶我的!"


        

揽月摸了摸鼻子,知道落雪说的是真的!


        

可事在人为,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可能。其实也是可以试试的。


        

钱公子腰斩那日,整个京城人山人海,毕竟自从上前容王的事情之后,京城可许久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了。


        

揽月想要去看,可蝉衣和二丫谨记夜寒一的教诲,竟死拦着不让揽月出门。


        

揽月只得百般无聊的躺在藤椅上,听着下人绘声绘色的跟她说着,"王妃不知道,那钱公子以前意气风发,如今可是落魄的很,不但头发跟疯子似的,人也瘦了一圈。钱夫人在那里哭的几次都晕死了过去。"


        

"后来呢?"


        

揽月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后来?"那下人迷茫道,"后来那监斩官一声令下,钱公子就一刀两段,他的血喷了那么远。吓得周围的老百姓倒退了好几步!"


        

揽月抬头,"完了?"


        

那下人的表情更加的迷茫,"完了呀!王妃是想问谁给钱公子收的尸吗?那自然是钱大人,说来皇上也还是个仁慈的,竟然允许钱大人当场就把钱公子的尸体带了回去!"


        

揽月皱了皱眉毛,昨日李夫人来,告诉她李大人已经查出,钱尚书和侯爷已经秘密找了一个和钱公子极为相似的人。想要来个偷梁换柱。如今说来,那个替死鬼就这样死了?


        

"王妃,可是有哪里不妥?"那下人看见揽月不说话,怯怯道。


        

"没有。你讲的很好,蝉衣,赏他一锭银子!"


        

蝉衣一听,从袖子里拿出一锭银子递给那下人,那下人忙高兴道,"谢谢王妃!"


        

下午,揽月想着钱公子的事情,心神不安。却又不能出门,只得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等她走到第五遍的时候,管家上来道。"老奴在凉亭准备了小菜糕点,王妃不如去那里小憩一会!"


        

揽月许久都没去那凉亭了,听管家这么一说,带着蝉衣和二丫就朝那边走去。


        

凉亭里不但准备了厚厚的垫子,还准备了火炉和各式小菜,在这些小菜中间,一只烤的焦黄的羊腿放在那里。


        

揽月走了这么久也饿了,直接拿起那个羊腿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直到漫天繁星,夜寒一也没回来,揽月吃饱喝足了,就回房间继续等他。可她怀着身孕,人易疲乏,所以没有多久,就沉沉睡去。


        

半夜的时候,揽月突然感觉旁边的床一沉,只见夜寒一正面无表情的在她身边躺下。


        

"王爷。事情怎么样了?"


        

"钱尚书想把钱公子送去城去,我们的人在那里镇守了两日,也没发现他的踪迹!"


        

揽月犹豫了一下,"那接下来王爷准备如何?"


        

"明日李大人会继续在城门镇守。不过已经三日,只怕那钱公子早就出城了!"


        

揽月皱了皱眉毛,却没有说话,她将夜寒一的胳膊拉到自己的脖子下。沉沉睡去。


        

第二天,夜寒一起来的时候发现揽月已经起来了,只见她将自己的头发随便的扎了个发髻。配着她那微微隆起的肚子,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夜寒一蹙眉,"你这是做什么?"


        

"我本想女扮男装来,只是发现这肚子大了些,不太合适!"


        

夜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