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猫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城门口,守城的士兵看见夜寒一带着一个不伦不类的人从马车上下来,正想着此人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就听见夜寒一面无表情道,"这是本王的王妃!"


        

几个士兵连忙上前,"王妃!"


        

揽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自己则找了个避风处。又从蝉衣手中接过一个软垫坐在那里。


        

那些士兵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揽月这是要做什么。


        

揽月也不解释,犹自坐着自在,倒是夜寒一看不过去了,开口道,"王妃要在这里寻一个人,在寻到那人之前,就和你们一起在这里守着了!"


        

那些人一愣,忙道,"是!"


        

"小姐,你确定这样就能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人?"蝉衣瞧着揽月略有些不雅的坐姿。有些抱怨道。


        

况且她家小姐这几日一直待在家中,风吹不着,雨淋不到,还有各种荤素搭配的小菜养着,这突然来到这里,她真怕她家小姐会吃不消。


        

揽月换了个姿势靠在那里,"反正我这几日也是闲在家中,所以在哪闲着都一样。"


        

而且这里是城门口。众目睽睽之下,且侍卫众多,那些想打她主意的人,倒也不好下手。


        

蝉衣没想话,想着到底是什么人,值得她家小姐这么辛苦的等着。


        

夜寒一则站在揽月旁边,眼观鼻,鼻观心,偶尔还用奇怪的眼神瞄揽月一眼。


        

那些侍卫则被这两尊大神吓得大气不也敢出一声。


        

约莫半个时候后,揽月就有些坐不住了,她屁股移了移,瞧着地上的椅子发呆,她没记得椅子这么难坐呀!


        

"王妃想找什么人,不如画个画像出来,尔等帮王妃找!"其中一个侍卫上前道。


        

揽月有些不放心他,这王尚书和钱尚书在朝中多年。对这京城的一切最是了解,若是他们一起出谋划策帮着钱公子逃出京城,想来那计策定是能瞒过这些人的。


        

"来人,去本王的王府让管家把王妃常坐的那把藤椅搬来,还有小几和她爱吃的糕点!再让管家拿一些幔帐,为王妃搭个棚子!"


        

那侍卫一听,忙道,"是!"


        

蝉衣松了口气,终于放心了,也是,有王爷在,她家小姐又怎么能受了委屈。


        

片刻之后,管家就带着几个家丁浩浩荡荡的来了,他们在城门外选了个合适的位置,为揽月搭好棚子之后,又围了几层幔帐。


        

那些幔帐不知用什么做的,从外面俨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从里面,却将外面看的一清二楚!


        

揽月也不客气,她坐在那藤椅上。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注视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辆。


        

不过那些士兵检查还算仔细,遇到马车时,从上到下都会检查个彻底。以防有人藏在那里。


        

整整一天,揽月什么收获也没有。


        

倒是李夫人的糕点吃了好几盘。


        

第二天,揽月依然一大早就出现在了这里,这里管家有了经验。不但给揽月准备了糕点,还准备了各种小菜和炉火茶水。


        

揽月在那里守了一天,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接下来的几日,揽月依然日日在那里守着,管家生怕揽月在那里有危险,王爷又有事情不能时时照顾,于是隔两个时辰就会带着张大夫以给揽月送吃的为由,在那里溜一圈,确定揽月没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才会再次回府。


        

眼看着七日已经过去,揽月依然一无所获,李大人也时时守在城门口。可结果却和揽月一样。


        

蝉衣瞧着揽月明显瘦了一些的小脸,有些着急道,"小姐,你莫非要一直在这里守着吧!"


        

这天气越来越冷。万一找了风寒。


        

揽月没说话,那钱家毁了落雪清誉,还朝着她爹身上泼脏水,她要是不亲手将那位钱公子抓回去,断了他家的后,她心里就过不去!


        

到了中午的时候,城门前来了一队送葬的人,为首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男子。只见他朝着城门前的守卫行礼道,"劳烦几位行个方便。"


        

揽月盯着那棺材看了几眼,只是一个普通的木棺,看不出什么异样。


        

那守卫上前道。"不行,上面有令,所有经过城门的必须检查!"


        

那男子也不勉强,只是道,"家父已经死去多日,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日子,所以耽误了,各位官爷要是想看。就看吧!"


        

蝉衣忙挡在揽月面前道,"小姐,这些东西最后晦气了,小姐快闭上眼睛。"


        

揽月把蝉衣拉在旁边的椅子上。塞了一个糕点给她,


        

那边,已经有人推来了棺木,那守卫的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捂着嘴巴呕吐道,"快,快关上!"


        

几个守卫一听,连忙把棺木的盖子盖上,其中有个一时好奇朝着里面看了一眼,也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蝉衣皱了皱眉毛,想要替揽月挡着,可见揽月看的出神,就没有上前打扰。


        

"放行!"


        

唢呐的声音再次响起。


        

就在那棺木快走出城门的时候,揽月突然脸色一变,"慢着!"


        

"王爷,这棺木里的人……王妃切不可看!"一个守卫上前说道。


        

揽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丝帕蒙在脸上。直接朝着那棺木走去。


        

"打开!"


        

"王妃……"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那守卫没有法子,这才令人将那棺木打开。


        

里面的人早已经面目全非,揽月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即使早有准备,她现在肚子里依然翻江倒海,想将昨天的饭也吐出来。


        

"王妃……"


        

"来人,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几个守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揽月道。"王妃……"


        

"还不赶快拿出来!"揽月沉了脸。


        

那些侍卫虽然不敢靠近,可看见揽月说话了,也只得上前,他们皱着眉毛,捏着鼻子,将棺木里早已经溃烂的尸体抬到地上,正还没有站直了身子,揽月又道,"这棺木有隔层,打开!"


        

原本那些身穿白衣的孝子一听此话,突然纷纷上前,一把抽出早已经藏好的长剑,直接朝着那些守卫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