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没有证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去求父皇,父皇一定会有法子的!"


        

揽月不放心,忙跟上去。


        

御书房内,皇上瞧着跪在他面前的小公主和揽月,脸上皆是骇人的煞气,"你说你要救那个小倌?"


        

"父皇,他是被人陷害的,还请父皇饶他一条性命!"


        

"你可知他恶名远昭。你是金枝玉叶,又是朕的长公主,又怎么能和那样的人扯上关系?"皇上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夹着怒意道。


        

揽月跪在旁边插不上话。


        

"父皇,只要他没事,女儿答应父皇,从此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的瓜葛!"小公主伏在地上道。


        

站在旁边的王公公则轻轻的叹气,说来小公主和那个叫灵香的还真是命苦,他们之前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平息,如今……


        

唉!


        

"不行,他当众杀人,人证物证俱全。朕若是光明正大的放了他,以后又如何管理北燕,你就忘了他吧!"


        

小公主脸色一白,"女儿求父皇了!"


        

皇上气的指着小公主道,"你……,你为何还不明白,你和他根本不能扯上任何的关系,你是北燕公主。而他只是一个小倌,若是传出去,只怕你会声名尽毁,就连朕也帮不了你!"


        

王公公也在旁边搭腔道,"是呀,公主,人言可畏,有些事就是公主没有做,可传到那些有心人的耳朵里,也变成了别的样子,公主是金枝玉叶,以后皇上定会为公主寻的一个如意郎君的,公主又何必为了他毁了自己的名声!"


        

"父皇,女儿只求父皇这一次,除此事之外,无论父皇让女儿做什么?女儿都答应!"


        

揽月身子一窒。无论什么事情……


        

"荒唐,他只是一个小倌,又如何值得你这般为他付出,你这是想为了他,气死朕吗?"皇上的脸色已经铁青。


        

"父皇若是不答应,女儿就跪在地上不起来!"


        

"反了,你们一个一个的……好,既然你想跪,就跪在这里吧!"皇上说完就气冲冲的朝外面走去。


        

王公公瞧了小公主一眼,叹了一口气,转身跟着皇上走了出去。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揽月瞧着跪在那里的小公主,犹豫了一下,站起来道,"你一定要救他吗?"


        

小公主抬头,"皇婶,我不能看着他死!"


        

揽月蹙眉,转身朝外面走去。


        

房间内,夜寒一看见揽月进来,挑眉道。"可是去找公主了?"


        

这个女人从京兆尹回来的半路上就弃他而去,还不许他跟着,想来是去和小公主说什么了?


        

揽月点了点头,蝉衣则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王爷,免死金牌……皇上一共发出去几枚?"


        

夜寒一的眉毛微微蹙起,面无表情道,"一枚!"


        

揽月。"……"


        

晚上,揽月辗转反侧,想着救灵香的法子,她怀着大肚子,自然不能陪着公主一直跪在那里,可若是能想出别的法子,倒也算是帮了公主。只是如今证据确凿,朝中又没有别的免死金牌,想要救出灵香,着实是难上加难。


        

第二天早上,落雪和肃王来了,落雪比在闺中的时候更加的端庄了一些。长长的裙裾拖在身后,虽只是一个侧妃,可和肃王并排而立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一队璧人。


        

"皇婶!"


        

落雪则上前道。"姐今日的气色不太好,可是昨晚没有歇好?"


        

揽月的目光落在肃王身上,"你今日进宫,公主可还在那里跪着?"


        

肃王道,"嗯,听说她为了那个小倌的事情,在我父皇的御书房前跪了整整一晚上。"


        

"姐也是因为这个才睡不着的吗?"


        

揽月拉着落雪坐下,"公主的性子执拗。此事若是无法解决,只怕会闹出大祸!"


        

落雪和肃王的脸色同时一变,"大祸?"


        

揽月点头,"若是皇上实在不同意。公主……或许会想别的法子!"


        

肃王和落雪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沉重。


        

尤其是肃王,他和公主是兄妹,对她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她虽然性子活泼,不过却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她认准的事情,就连他父皇也无法说服。这也是他父皇一直头疼的事情。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看看能不能为灵香找到证人,只要不是死罪,此事便有缓解的余地!"


        

肃王道。"有劳皇婶了!"


        

"此事本就因我而起,只是不知道公主……"


        

"皇婶放心,我父皇向来宠爱公主,想来不会有事的!"


        

揽月这才松了口气,默默的瞧着外面的天空,如今他们最多只有八天的时间,若是八天之内没有办法,那灵香……


        

更让她担心的是公主,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又情愫初开,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两日后京兆尹传来消息,说麟城县令一再要求尽快审判灵香的案子,如今怕是拖不下去了。


        

三天后那些前去调查的暗卫回来,说灵香当时和死者在街上并未发生什么争执,甚至连去死者的家中也是一副相熟的模样,所以无人能为他做证明。


        

揽月盖着厚厚的狐裘坐在藤椅上烤着炉火发呆。公主两日前在御书房里晕了过去,被宫人送回了自己的宫中,不过据说她醒来之后,就再次跪在了御书房前。还说皇上若是不同意,她就一直跪着。


        

"姐,你可是想到什么法子了?"旁边落雪道。


        

这几日她每日都会来看落雪,肃王知道她在这里。下朝后便会来这里接她。


        

揽月摇头,"没有,如今灵香已经认了杀人的罪名,皇上也下了旨,五日后腰斩,此时若想救他,除非……除非还有一枚免死金牌!"


        

肃王皱了皱眉毛道,"免死金牌?"


        

揽月瞧着他的神色,犹豫道,"莫非皇上还赏赐给旁人一枚免死金牌?"


        

肃王犹豫了一下,"除了我皇叔之外,我记得我父皇还有一枚免死金牌,好像是赏赐了给逍遥侯!"


        

揽月眼睛一亮,"你确定?"


        

"这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至于是不是赏赐给了他,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皇叔跟随我父皇多年,他一定是知道的!"


        

揽月想起夜寒一说的那句"一枚"揉了揉鼻子,专心在家里等着夜寒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