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顶着两个熊猫眼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没搭理他,被蝉衣和二丫搀着,袅袅婷婷的从他面前走过,在她身上,一股莫名的香味传来。


        

那男子闻到那香味,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烦躁,只见他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瞄了揽月一眼,突然眼睛一眯。"站住!"


        

揽月站在,回过头去,"阁下是在叫我?"


        

小三和平安则在远处瞧着这一幕,不知道这个女人要玩什么把戏。


        

那男子挠了挠脑袋,"我怎么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蝉衣道,"王妃,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那男子眯起眼睛,"王妃?你是寒王妃?"


        

揽月也瞧他,她道,"看你的长相,长得倒是和逍遥侯有些像。不过逍遥侯那么丑,应该和阁下没有关系吧!"


        

蝉衣和二丫瞠目结舌,想着今天她家王妃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那男子,"若我说我爹就是逍遥侯呢?"


        

揽月挑眉,"那你就当我没说过!"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男子气的脸色一变,"站住!"


        

他刚刚知道这个女人是寒王妃的时候,还因为寒王的关系,犹豫着要不要招惹她。可如今……


        

只见他拳头紧握,声音带着阴鸷道,"我要你向我爹道歉!"


        

她竟然敢对着他的面,说他爹长得丑!


        

揽月一脸无辜道,"阁下说的是我吗?我是寒王妃,阁下想让我道歉,莫非阁下今日出门前吃错药了?"


        

蝉衣和二丫眨了眨眼睛。


        

小三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顶着他那张浅紫的脸道,"你家王妃一直这么欠揍?"


        

平安犹豫了一下,"我家王妃智谋双全,这应该是她的计策!"


        

小三白他一眼,"计策?我看她就是吃饱了撑的!"


        

那边,那男子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他瞧着揽月挺着的大肚子道,"看在你是大肚子的份上,老子不揍你。快,跟我爹道歉,否则,你今日休想离开这里!"


        

揽月向前走了一步,她的目光落在那男子身上,很是嚣张道,"若是我不道歉你又如何,况且,那逍遥侯长得丑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有什么说不得的!"


        

蝉衣和二丫吧砸了吧砸嘴,看着揽月继续道,"你若是不信,可以找一个人在这条街上随便问问,哪个会说逍遥侯长得好看,他长得不但丑,还其丑无比,甚至有传言说,他当初在战场上就是靠着自己非人的长相,吓走那些敌人的!"


        

那男子脸上已经青筋暴起,他狂怒的看着揽月。突然伸起拳头,一拳头朝着揽月的眼睛上打去。


        

平安下意识的想上前,小三已经拉住他道,"那个女人自己找打。你去干什么?"


        

平安这才想起揽月的嘱咐,握着拳头站在那里。


        

那边,揽月不闪不避,竟然直直的站在那里。任由那一拳头落在她脸上,蝉衣和二丫连忙上前,"小姐,你没事吧!你竟然敢打我家小姐?"


        

揽月捂着自己火辣辣的眼睛,继续道,"你和你爹长得一样丑,怪不得你到现在还没有娶下妻室,看来是这京中的女子,怕半夜被你这尊荣吓醒吧!"


        

那男子脸色一变,拳头直接朝着揽月的另一只眼睛打去,只听见"咣当"一声,揽月的另一只眼睛也开始火辣辣了……


        

"你敢打本王妃。来人,把他抓起来,带会寒王府!"


        

小三和平安一听,忙从角落里走出来。一把将他抓起来,扭着朝寒王府的方向走去。


        

那男子身边的小厮看见后,想要阻止,可他们哪是平安和小三的对手,只几息功夫,所有的人就都"哼哼唧唧"的躺在了地上。


        

寒王府内,管家看见揽月已经顶着两个黑眼圈回来,吓得着实不轻。他慌忙让人找了张大夫道,"王妃这是怎么了?"


        

揽月的双眼疼的厉害,只能被蝉衣和二丫搀扶着走道,"也没什么?就是被人打了两拳!"


        

管家脸都白了。"被……被人打了两拳?"


        

什么人这么胆大,竟然敢打他们的王妃。


        

况且王妃出去的时候,身边可是带了小三和平安的,什么人能打过他们。


        

想到这,管家忙朝中揽月身后看去,却见小三和平安正押着一个人出现走进来。


        

管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忙让人去服侍揽月,自己则派了人去请王爷回来。


        

御书房内。夜寒一正在和皇上议论事情,突然看见一个小公公进来道,"王爷,寒王府来人了。说是有事情找你!"


        

夜寒一蹙眉,"让他进来!"


        

"是!"


        

几息之后,一个小厮走进来,他在夜寒一耳边耳语了几句,夜寒一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转身朝外面走去。


        

皇上瞧着他连礼都顾不上行,蹙了杂眉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月儿被人打了!"


        

皇上脸上浮起一个很是怪异的表情,眼角却含着笑道,"她被人打了?"


        

这个女人也有这种时候?


        

"臣弟家中有事,就先退下了!"


        

倒是站在夜寒一旁边的小厮挠了挠脑袋,想着皇上那个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寒王府内,揽月眼睛已经开始青肿,张大夫在旁边战战兢兢的给她把脉,"还好王妃腹中的胎儿没事,至于王妃的眼睛。只要按时敷药,十日之内定会好转!"


        

揽月让人将一面巾帕放在她眼睛上道,"若是不敷药会怎么样?"


        

"不敷药王妃的眼睛五日之内会越发的严重,不过也只是又青又肿而已。倒也不会发生别的什么事情!"


        

"那就别敷药了,五日之后再说!"


        

张大夫一愣,还准备说什么,揽月已经转了话题道。"王爷呢?"


        

"已经有人去宫中传话,想来很快就会回来!"


        

蝉衣的话音刚落,门外,夜寒一已经大步走进来,他瞧了一眼躺在藤椅上的揽月,声音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是谁干的?"


        

他认识这个女人这么多年,都不曾伤过她一指头,竟然有人敢把她打成这般模样!


        

蝉衣怯怯道,"是……是逍遥侯的儿子!"


        

小三对揽月一直找逍遥侯的麻烦已经习惯,抠着自己的指甲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