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本王的法子比你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寒一没说话,转身朝外面走去,揽月从眯着的缝隙中看他,"王爷这是去哪?"


        

"去找逍遥侯去!"


        

他的王妃岂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打的?


        

"臣妾已经把逍遥侯的儿子抓来了,此时正关在柴房里!"


        

夜寒一眼睛一眯,正准备说话,管家匆匆进来道,"王爷。逍遥侯来了!"


        

"让他进来!"


        

"是!"


        

"下官见过王爷!"几息之后,逍遥侯在房间内行礼道。


        

夜寒一冷哼,他一边给自己斟茶,一边闲闲道,"侯爷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把本王的王妃打成这般模样,莫非侯爷以为,本王已经落到被侯爷随意欺凌的份上?"


        

逍遥侯对夜寒一的脾气还是有些了解的,吓得脸色一变道,"王爷息怒,此事下官已经知道了原委,着实是王妃出言不逊。小儿一时忍不住所以才……"


        

夜寒一抬眉,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揽月一眼,"出言不逊?"


        

揽月偷瞄夜寒一的脸色,他不告诉她逍遥王也有免死金牌,就是不想让她插手此事吧!


        

岂料夜寒一冷哼一声道,"不知本王的王妃如何的出言不逊了?"


        

逍遥侯眼角抽了抽,良久才道,"她说……她说下官长得丑!所以小儿一时控制不知所以才……"


        

蝉衣和二丫揉鼻子。偶尔还看看外面漫天的彩霞,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否则以揽月的性子,怎会做出这般轻率,幼稚的事情。


        

夜寒一冷笑,他瞧着逍遥王黑不溜秋的,满脸横肉的脸,"看来王妃和本王英雄略见相同,逍遥侯长得的确是丑了些!若侯爷的儿子就是因为此事打了本王的王妃,只怕逍遥侯得给本王一个交代了,否则……"


        

小三在外面仰头看天,想着这家人一直是这么欺负人的吗?


        

"王爷,小儿鲁莽,还请王爷原谅!"逍遥侯脸色沉沉道,不过如今,他已经顾不上别人说他丑不丑了。只要能将他的儿子安全的从这里救出去,即使一辈子说他丑也无所谓了。


        

"原谅?侯爷可曾看过本王的王妃,本王的王妃大着肚子,被侯爷的儿子打成这般模样,岂是说原谅就能原谅的?"


        

逍遥侯的目光略过夜寒一,果然看见揽月顶着两只又红又肿的眼睛,就连她的小脸也因为这个略略有些浮肿!


        

"那……那王爷要如何才能饶了小儿!"


        

夜寒一还没有说话,揽月已经接口道,"本王妃被令郎打了之后,心悸,胸闷,不能进食,若是不给令郎一些惩罚,着实说不过去,不过这样,本王妃一日不能吃饭,那令郎也一日不许进食,直到本王妃能痛快进食为止!"


        

逍遥侯脸色一变,"王妃,小儿从小就身子虚弱。这万一……"


        

"侯爷还不如担心担心我,若是我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谋杀王妃的罪名,只怕令郎一人是担当不起的!"


        

逍遥侯脸色一变。还准备说什么,揽月已经淡淡道,"来人,送客!"


        

平安一看。连忙上前道,"侯爷请!"


        

逍遥侯瞧着揽月一副不再想和他说话的样子,叹了口气,转身朝外面走去。


        

待逍遥侯走后,夜寒一上前一步,他的手刚落在揽月的脸上,揽月已经倒吸了一口气道,"疼疼……"


        

"这伤……是真的?"夜寒一的脸色微沉道。


        

这个女人向来有两下子,他还以为这伤弄虚作假画上去的,没想到……


        

揽月抽着冷气道,"逍遥侯在朝中多年,早就混的如同人精一般。若这伤口是假的,又如何骗得了他!"


        

"你就不怕那人一时气恼,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女人的胆子着实大了一些。


        

揽月揉着自己的脸,"王爷放心。臣妾已经调查过了,这位逍遥侯的儿子并非像他的两位姐姐一般胆大泼辣,所以他必不敢伤臣妾的肚子!"


        

夜寒一抬眉,"他既然是这种性子,又如何敢出手伤你!"


        

揽月看见自己瞒不住了,只得揉了揉鼻子道,"臣妾让人打听到他喜欢赌博,所以今日特意雇了人。赢光了他所有的钱,而且臣妾走进他的时候还洒了一些能让人烦躁暴怒的药粉,又说逍遥侯长得其丑无比,所以才逼着他出手。"


        

夜寒一拧了一个巾帕放在她脸上。"你这些是跟谁学的?"


        

他可不记得慕容丞相会这样的阴招!


        

"自己琢磨的!王爷没生气?"


        

她记得他似乎不想让她插手此事!


        

夜寒一垂眸看了一眼揽月那青肿的熊猫眼,有些心疼道,"本王知道你是想帮公主,可那个叫灵香的,本王看他,到不像是个常人,你们把他救出来,只怕以后反而是祸端!"


        

蝉衣和平安他们没想到他家王爷也会这般温柔说话。忙伸长了脖子听着。


        

"可这次若是不救他,公主……只怕要劫狱!"


        

夜寒一动作一顿,张口道,"张大夫呢?为什么没给你敷药?"


        

"是臣妾不让他敷的。只要这样,臣妾这两拳才不会白挨!"


        

夜寒一阴阴的瞧了揽月一眼,"疼吗?"


        

揽月难得抽着气道,"真疼!"


        

"以后若想干什么,跟本王说一声,本王的法子不比你少!"


        

揽月一听,忙道,"好!"


        

早知道夜寒一会帮她,她就不去受那个罪了,挺着个大肚子,还顶着两个熊猫眼,这滋味着实不好受。


        

"来人,去拿个鸡蛋来!"


        

"是!"


        

晚上,揽月一黑夜疼的辗转难眠,夜寒一只得拿着巾帕给她敷了又敷,她才堪堪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蝉衣在幔帐外道,"小姐,逍遥侯在外面求见!"


        

"让他先回去吧!就说本王妃昨日受了惊吓,今日不见客!"


        

蝉衣一听。忙道,"是!"


        

"寒王妃……不见客?"


        

"是,我家小姐身子不适,所以不能见客!"


        

"那她可有说什么?"


        

"什么也没说!"


        

逍遥侯皱了皱眉毛。转身朝皇宫的方向走去,既然她不见客,那他就请个让她见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