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七十章 要失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那个女人不让你儿子吃饭?"


        

"是的,皇上,如今天寒地冻的,寒王妃这是……想要小儿的性命呀!"逍遥侯哭着道。


        

皇上脸色一变,"来人,宣寒王妃进宫!"


        

"是!"


        

两刻钟后,揽月就跪在了御书房内,皇上看着她已经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睛。眯着眼道,"这就是你儿子打的?"


        

他虽然素来看这个女人不顺眼,可她好歹是寒王妃,被人打成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逍遥侯瞧着皇上的脸色,战战兢兢道,"是!"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说你长得丑?"


        

"回皇上的话,的……的确如此!"可他明明记得这个女人昨日的脸没这么肿来……


        

"寒王妃,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个女人是一天不惹事,就浑身不舒服吗?


        

揽月上前,"皇上,那日。逍遥侯的公子拦住臣妾,说和臣妾似曾相识,臣妾就和他聊了几句,却不曾想,竟被他打成这般模样!"


        

皇上挑眉,"聊了几句?"


        

"是,臣妾见他长得和逍遥侯有些像,就说他比逍遥侯长得好看些。谁知他竟然……"


        

"你胡说,你还说坊间传言,本候在战场上战无不胜是因为用长相吓走了敌人!"


        

揽月一本正经道,"传言……果真是这样说的,侯爷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打听打听!"


        

逍遥侯气的脸色一变道,"你……皇上,还请皇上为微臣做主!"


        

皇上瞧了瞧揽月,又瞧了瞧逍遥侯,不知道揽月在搞什么名堂,他可不相信这个女人吃饱了撑的,竟然跑到逍遥侯的儿子面前,说他爹长得丑!


        

不过那逍遥侯的儿子打她虽然不对,可若是这样饿着,天寒地冻,万一有个好歹。"来人,把逍遥侯的儿子押入刑部……"


        

"皇上,寒王来了!"门外有小太监的声音响起。


        

"让他进来!"


        

"是!"


        

"见过皇兄!"


        

"你来的正好,朕正准备将逍遥侯的儿子关入刑部,你来了,正好可以回去将他押往刑部!"


        

逍遥侯听说皇上要把他儿子押往刑部,吓得老脸一白,还没说话,夜寒一已经跪下道,"皇兄,臣弟的王妃被逍遥侯的儿子殴打,如今尚不能进食,臣弟已经决定将其留在王府,臣弟的王妃一日不能进食,他便一日不能进食!"


        

"皇上,救救犬子吧。老臣膝下可就那一个儿子!"逍遥侯一听寒王这么一说,顿时痛哭流涕道。


        

他原本以为凭着他和皇上的驾交情,即使让皇上跟寒王妃说,放了他的儿子,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如今才知,事情远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皇上,月儿乃丞相之女,又是臣弟的王妃。逍遥侯的儿子竟然一言不合就将她打成这般模样,若只是在刑部关他几个月,那以后臣弟的颜面何在,丞相的颜面何在?"


        

皇上揉着太阳穴。"那你准备如何?"


        

"逍遥侯的儿子竟然敢下如此重的手,那就应该自食恶果,月儿一日不能好好进食,他便一日不能进食,即使饿死了,那也是他自食恶果,怨不得旁人!"


        

逍遥侯气的浑身颤抖道,"寒王你……"


        

"侯爷若是不愿,那咱们便按照北燕的律法,殴打王妃,那可是死罪!"揽月轻声道。


        

皇上则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着实不知道这个女人这段时间为什么和逍遥侯杠上了。


        

不过这逍遥侯也是。明知这个女人不好惹,还偏偏一直招惹她,也活该他倒霉。、


        

逍遥侯有些委屈,这次着实不是他招惹她的。


        

"犬子是对王妃不敬。可王妃只是受了些轻伤,也不必对犬子赶尽杀绝吧!皇上,老臣跟随皇上多年,请皇上看在老臣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犬子这次吧!"逍遥侯看见情况不对,摸鼻子擦眼泪道。


        

王公公则在旁边轻轻叹气,这些大臣可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都知道皇上如今年老心软。好不好就来皇上面前哭一场,着实让人无语。


        

果然,皇上看了看揽月的伤,又看了看依然在那里痛哭流涕的逍遥侯。犹豫了一下道,"来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揽月就"噗通"一声晕倒了。


        

王公公一看,忙道,"快,传太医!"


        

房间内,叶太医把着揽月的脉,良久才将手从揽月的手腕上放下来道。"回皇上的话,王妃气急攻心,再加上昨日受了伤,胎像不稳。这才会晕倒!"


        

皇上挑起眉毛,"气急攻心?胎像不稳?"


        

他确定这个女人不是装的?


        

"那可有什么好法子?"


        

"微臣先开些药给王妃,不过王妃身子孱弱,又怀有身孕,只怕暂时受不得刺激!"


        

皇上的目光落在夜寒一身上,叶太医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了,"既然如此,那逍遥侯的事情,你们就看着办吧!省的这个女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赖到朕的头上!"


        

夜寒一一听,"谢皇兄!"


        

逍遥侯则跪下道,"皇上,皇上……"


        

"朕也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


        

夜寒一和逍遥侯走后,跟在王公公身后的小太监躬着身子道。"师傅,我看皇上的脸色似乎不太喜欢那位寒王妃,可为什么每次似乎都帮着她!"


        

王公公轻笑,"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寒王妃虽然行事作风不得皇上喜爱。可好歹是皇家的人,上次容王造反,这朝中的大臣皆在站队,只有寒王妃一心想着救皇上。皇上不傻,寒王妃既然把他当家人,他自然也把寒王妃当家人,你想呀,你的一个家人,你即使再不喜欢,难道会由着旁人将她欺负了去?"


        

那小太监想了想道,"不会!"


        

"这就是了,不过寒王妃这次想要的东西……只怕并非她想的那么容易,她呀,还是小瞧了逍遥侯!此人虽然战功赫赫,却生性多疑自私,他手中的那个宝贝呀,只怕即使旁人把刀搁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拿出来的!"


        

那小太监听的晕头晕脑道,"师父说的是……"


        

"你既然听不懂,那就不要懂了,这次咱们的寒王妃呀,怕是要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