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劫刑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主的眼睛落在灵香结了痂的胳膊上,目光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道,"我会救你出去的。"


        

""


        

灵香轻笑,他淡色的唇勾起微浅的孤独,声音淡淡道,"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如今他人已经在刑场,且有这么多士兵守着,他很想知道她要怎么救他?


        

小公主从蓝子里拿出一盘红烧肉。一块一块喂给他道,"待会我会以死相逼,帮你离开这里,出城后,有人会接应你,你和他一起逃往东夷,从此不要再回来了。"


        

灵香一愣,眼角微微挑起道,"我逃了,那公主要如何?"


        

公主的脸上依然是那副端庄模样,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她道。"你放心,我父皇素来疼我,不会把我怎样的。"


        

灵香笑了笑,不会怎样?她光明正大的劫法场,皇上即使为了给北燕国百姓一个交代,也不能轻易饶了她,况且她是一个公主,却帮着一个臭名昭著的小倌逃离了法场。这要是传出去,只怕她再也无法觅的良婿了吧!


        

"公主真的要这么做?"


        

小公主抬起头来,她的眼睛黑白分明,略略带着稚气,她道,"我已经给你备了足够的银两,只要你省着花些,下半辈子也可衣食无忧。"


        

"时辰到。"雄厚的男中音响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公主猛的回头,她将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又掀掉自己的帽子道,"不许过来。"


        

监斩管瞧着公主那熟悉的容颜,脸色一变,"公……公主?"


        

"放他走,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监斩官脸色变得青白道,"公主。这……这可是皇上钦定的死刑犯,放不得呀!"


        

公主的匕首朝着脖子上微微一刺,有鲜血从她白皙的脖子上流下来,"我父皇只说是要她的性命,缺没说要我的性命,若是我死在了这里,只怕你也不好向我父皇交代。"


        

"公主,你这又是……"


        

"快放我们走!"


        

公主的手又微微一使劲,更多的鲜血流出来道。监斩官脸色一变。慌忙道,""退后一步,这人犯不能放,公主也不能伤呀!"


        

那些士兵一听,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大人,怎么办?"


        

"公主不能伤了,人犯也不能走了。"


        

那士兵微微一点头,朝着其余几个士兵试了个眼色,那几个士兵就迅速散开,朝着隐蔽处走去。


        

这边,小公主护着灵香一步一步朝着刑场外走去。她每走一步,那些士兵就倒退一步,灵香跟在她身后道,"公主。你走吧,咱们逃不掉的。"


        

公主没说话,只是依然死死的护着灵香,突然。有长箭呼啸着朝着灵香射过来,灵香惊呼一声,小公主连忙回头,就在她分神的一瞬间,有暗器朝着小公主的手上射过来,小公主只觉得手上一阵麻痛,手中的匕首已经应声落地。


        

与此同时,一把长剑也直直的刺向灵香的胸口,有鲜血溅在小公主的脸上,小公主目光一窒,她直接捡起地上的匕首朝着自己胸口刺去,所有的人都惊呼道。"公主!"


        

"慢着。"有小公主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夜寒一面无表情的走进来。


        

众人一看,连忙行礼道,"见过王爷。"


        

夜寒一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举起一枚金色的令牌。


        

"免死金牌?"御书房内,皇上阴着脸道。


        

"是的,据说是逍遥侯的!"王公公躬着腰道。


        

皇上的眼睛眯了眯,他说那个女人怎么会突然找逍遥侯的麻烦,竟然是因为这个。


        

"公主呢?"


        

公主受了些轻伤,已经在外面等着!


        

"让他们来见朕!"


        

"是。"


        

"见过皇兄!"


        

"见过父皇!"


        

"草民见过皇上!"


        

皇上看着跪在那里的夜寒一,还有小公主,一张老脸阴的可怕。


        

只有他知道那逍遥侯对这枚金牌看得多重。想来这小兔崽子没有少吓唬他吧!


        

更让他气愤的是他的这个女儿,当众劫法场,简直让他的脸颜面扫地,若不是寒王及时赶到。只怕事情如今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你们有什么话说?"


        

"父皇,此事是女儿一人所谓为,请父皇责罚!"


        

"你以为你能免了?来人,把公主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灵香脸色一变,"皇上!"


        

"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地方,至于寒王,就罚他那个寒王妃半月不得踏出房门一步。"


        

夜寒一上前一步,"皇兄!"


        

"你若是敢为她求情。就一个月!"


        

夜寒一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话!


        

已经有侍卫拉着小公主走了出去,几息之后,外面就想起了板子打在身上的声音。可是却并未传来小公主的喊叫声。


        

皇上冷哼一声,瞧着灵香继续道,"至于你,以后不许京城半步。"


        

灵香道,"谢皇上!"


        

灵香和夜寒一从御书房出来时,小公主已经被人架走,在她挨打的地方,一根血迹斑斑的棍子摆在那里。


        

皇宫外,灵香看着正准备上马车的夜寒一,刚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夜寒一已经面无表情到,"柒风,去城外给他找个地方,让他养伤,等他伤好之后,立刻让他离开这里。"


        

"是!"


        

"什么。公主挨了二十板子,灵香中了一剑?"房间内,揽月蹙眉道。


        

她脸上的淤青看起来依然可怕,不气色看起来却比上午好了一些。


        

旁边。叶大夫正在给她扎针。


        

那日她的病虽然骗过了那个老大夫,不过也伤了元气,只怕这数月之内是恢复不过来了。


        

夜寒一抿了口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上午。逍遥侯离开这里后就直接朝着皇宫走去,谁知他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城。就看见路中间,一排御林军齐齐站在那里。


        

其中几个御林军看见他们的马车,二话不说,直接上去连马车带人就将他们带回了侯王府。


        

侯王府内,夜寒一则面无表情的现在那里,他的脸色阴鸷,一把长剑正架在他那独子的脖子上,"全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