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生嫌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主将一个手炉塞进灵香的被子里,"嬷嬷不许我说,不过嬷嬷不在,我偶尔也会说一句!"


        

灵香弯了眉眼道,"公主可冷?再不来在下的被子里暖暖?"


        

公主脸一红,良久才道,"还是不了,嬷嬷说男女授受不亲。我怕让人看到了,公子便不能娶亲了?"


        

灵香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道,"为何不是公主不能嫁的良婿,在下来此多年,记得咱们北燕,女子的名声可是十分重要的!"


        

公主揉了揉鼻子,约莫着又将一个手炉塞到灵香脚下,这才道,"我是公主,自然不愁着嫁不出去,而且我父皇说了,以后无论我看上什么样的夫婿。他都会帮我娶到手的!"


        

灵香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公主说的没错,皇上的确很疼爱公主!"


        

公主瞧着气氛轻松了,这才朝着灵香的胸口瞄了一眼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暂时还不能走动,不过已经结了痂,想来不用多久就能下地了。倒是公主,那二十辊子……"


        

公主一愣,忙道,"我小时候经常被我爹打,这二十棍子算不得什么?也就是躺个十日罢了!"


        

灵香蹙眉,目光轻轻看望公主,"公主小时候经常被皇上打吗?"


        

公主目光有些躲闪道,"也不算是经常,只是几回!"


        

"哦!不知是几回?"


        

公主将一个手伸出来,犹豫道,"也就是七八回!"


        

否则服侍灵香的两个下人一听,忙捂着嘴偷笑,这公主淘气,可是出了名的,不过这传到坊间的,也就两三回。看来私底下,皇上也没少打她!


        

灵香示意那些人搬个凳子过来,又拿了一盘糕点放到公主面前道,"不过皇上都因为什么事情打过公主?"


        

公主坐下,又拿了一个糕点掰了一点道,"那可多了,以前我父皇的一个丽贵妃十分的嚣张,经常欺负人,我看不过去,就抓了一条蛇放在了她被子里,结果被我父皇知道了!"


        

灵香皱了皱眉毛,想了想道,"你想让丽贵妃中了蛇毒?若是这样的话,太攀蛇是最好了,此蛇剧毒无比,且行动迅速,只要将它放进别人的屋子里,不出一时三刻,无论屋子里有多少人,都得毙命!"


        

公主正在吃糕点的动作一顿。良久道,"我放进丽贵妃屋里的蛇没毒,我只是见她太欺负人,所以想吓唬吓唬她!"


        

灵香一愣。"只是想吓唬吓唬她?"


        

小公主拿出巾帕擦了擦自己的嘴,颇有些成就感的说道,"据说她那日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灵香一听,浅色的唇扬起一个十分明显的弧度道。"你父皇还因为什么打过你?"


        

小公主闻到有香味传出来,转身从下人的手中接过那盘子万福肉,然后夹了一筷子递到灵香嘴边道,"我曾经将一个雪球扔进了皇上的领子里,我父皇一起之下,揍了我!"


        

灵香的脸上出现很是茫然的表情,"你为何要将雪球扔进皇上的领子里?"


        

小公主将那块肉喂到灵香的嘴里,看着他嚼了两下,这才放心道,"你不觉得皇后每日的样子像极了庙堂里的雕像吗?我就是好奇,要是突然将雪块扔她脖子里她会怎样?"


        

灵香的眼睛也亮了亮道,"她会怎样?"


        

小公主回头看见那些下人离得远。这才道,"皇后当时就跳了起来,原来皇后突然受惊的时候,也和街上那些尖叫乱扭的夫人无异!"


        

这次灵香没有笑。他盯着公主的脑袋,"公主每日在宫中就想些这个?"


        

小公主点头,然后疑惑的看着灵香,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


        

"这皇宫的人,大多心肠狠毒,杀人不见血,公主每日这样,便不怕某日送了性命?"


        

小公主怔了怔。这个她还真没有想过。


        

灵香瞧着小公主的样子,大概明白了,他笑了笑道,"罢了罢了。你还小,只怕还不懂这些!"


        

小公主没说话,只是安心的给灵香喂着盘子里的万福肉,等灵香等盘子里的肉全部都吃完之后,她这才道,"我听皇叔说,等你伤好之后,他会送你去东夷国!"


        

灵香挑眉。"东夷?"


        

"嗯!那里离这里远,不过听说那里十分富饶,你去了那里之后,便不会有事了!"


        

灵香压柔了声道。"公主会陪我一起去吗?"


        

"不会!我是北燕的公主,不会离开北燕的,不过……不过我过几天还会来看你的!"


        

"公主这是要走?"


        

公主回过头来,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静静的看向灵香道,"我若再不走,城门就关了,这万福肉……好吃吗?"


        

灵香一愣,"好吃!"


        

公主没说话,转身走了。


        

灵香瞧着她依然一瘸一拐的步伐,唇角勾起一丝浅笑!


        

"灵香公子,你的药好了?"有下人端着一个好看的小碗上来道。


        

"放在这里吧!"


        

"是!"


        

等下人走后,灵香端起那碗药,缓缓走到窗前,悉数倒进了花盆里。


        

此时的寒王府内,一个侍卫站在夜寒一面前道,"王爷。刺杀王爷的那些刺客又有消息了!"


        

夜寒一挑眉,"说!"


        

"根据画像,我们查出带走那两个乞丐的人是……"


        

那侍卫说到这里不说了,只是有些为难的瞄了揽月一眼。


        

"说!"


        

"是肃王身边的人!"


        

揽月正在吃糕点的手一窒。肃王?


        

"不可能!他没有杀本王的理由!"


        

"属下也这样想,可那人……的确在肃王身边呆了很久,后来不知为什么,肃王渐渐和他疏远了。可即使如此,肃王待他依然比别人优待许多!"


        

夜寒一蹙眉,肃王?


        

"王爷,你看此事……"


        

"暂且压着,不许走漏任何风声,待本王查清楚了再说!"


        

那侍卫一听,忙道,"是!"


        

等那人走后,揽月继续埋头吃糕点,不过她倒是知道那人为什么要避着她了,肃王是她救的,肃王的王妃又是她的妹妹,若是谋杀王爷的真是肃王,只怕她也难脱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