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八十章 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回,连揽月脸上的表情也不淡定了,他会功夫?


        

"你确定?"


        

"不确定,那日下官给他把脉,看了他的手,觉的他手上的皮肤,似乎有些异常。"


        

夜寒一挑眉,"如何异常?"


        

"回王爷的话。灵香公子是男子,且听说他从小家境并不好,可他手上的皮肤却十分的光滑,像是……没有做过任何家事,下官怀疑,他手上的皮肤是被刻意换了的!"


        

夜寒一蹙眉,没有说话,揽月则眯了眯眼睛,莫非她机缘巧合之下,进了别人设好的圈套?


        

"你下去吧!本王知道了!"


        

"那下官告退!"


        

"王爷,用不用……"柒风上前道。


        

"不用,这两日有别的事情要做。且按兵不动!"


        

"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第三日,雪越下越大,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白雪皑皑中。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街上的那些御林军却不同往日般戴着鬼面具,悄无声息的躲在某个角落,而是排着整齐的队伍,一片肃然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不但这些御林军,就连那些藏在暗处的各路暗卫。线人,包括那些收集情报的士兵们皆无声无息的聚在一起,使得这个原本寒冷的雪日,却有着与往常不同的热闹。


        

"什么?你说那些御林军果真朝着皇宫走去?"


        

"是,不但如此,寒王还秘密调集了那些暗卫,如今京城所有的士兵皆去了皇宫的方向!"


        

珠帘的人顿了顿,"去,调集咱们的人马,尽快赶往皇宫!"


        

"是!"


        

晚上揽月睡的尤为不踏实,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最终将自己的一只手一只脚搭在夜寒一身上道,"王爷,明日的事情可安排妥当了?"


        

"你放心,已经安排妥当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揽月"哦"了一声。继续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夜寒一早早就进了宫,揽月一人坐在藤椅上,瞧着站在她旁边的,不知道转了几轮的,一脸浅粉色的小三,犹豫道,"你说你若是换了女装……会怎么样?"


        

以他的容貌,应该也算得上是个人高马大的美人了吧!


        

小三吓得向后退了一步道,"你想做什么?"


        

揽月笑了笑,朝着蝉衣和二丫一使眼色,蝉衣和二丫便上前拽着小三道,"我那里有一款女装刚适合你,再不你床上给我家小姐看看?"


        

小三气的脸色一红道,"你们休想,老子是纯爷们,怎么会穿女装取悦别人?"


        

蝉衣道,"我们知道你是纯爷们。不过我家小姐怀孕心情不好,你就穿个女装让她看看,若是你让她看了,我就去酒窖里,把王爷珍藏的最好的酒给你拿一坛怎么样?"


        

小三犹豫了一下。"最好的酒?"


        

"嗯,那酒可是多年前皇上赏给王爷的,总共就两坛,王爷一直没有舍得喝。若是你肯穿女装让我家小姐高兴一下,我就给那拿一坛!"


        

小三犹豫了一下,眼睛的余光看着揽月正眯着眼睛看他。


        

"确定只是穿一下女装?"他怎么觉得这个女人没操什么好心。尤其是那眼神,跟诓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蝉衣很是正经的点头道,"只是穿一下女装!"


        

小三哼了一声,这才有些不情愿道,"那老子就给你们穿一下,不过说好了,若是事后你拿不到王爷的那坛子酒,老子今日就把你剁成八块,泡了酒喝!"


        

蝉衣看见他同意了,忙高兴的去拿自己的衣服。临走前还回头对揽月道,"小姐你等着,奴婢去去就来!"


        

揽月则轻笑没说话,看时辰。现在应该已经下了早朝了吧!


        

几息之后,蝉衣就高高兴兴的来了,她和二丫将小三拖到一个房间,折腾的刚刚给他换上衣服,管家匆匆进来道,"王妃,皇宫里来人了,让王妃即刻进宫!"


        

揽月蹙眉。那些人果然来找她了。


        

看来他们已经发觉了什么?


        

"蝉衣,小三,随我进宫!"


        

刚刚换了女装的小三一愣,这个女人……难道是知道有人会来接她进宫。所以才让他换了女装?


        

院子外果然停着一辆马车,两个脸色肃静的嬷嬷站在那里。


        

看见揽月出来,两人掀开帘子道,"寒王妃请!"


        

揽月没说话,挺着个大肚子上了马车。


        

马车在皇宫外停下,两个嬷嬷带着她径直朝着后宫走去。


        

穿过长长的游廊,几人在一座宫殿前停下。


        

"娘娘,寒王妃来了!"


        

"让她进来!"


        

"是!"


        

揽月掀开帘子。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屋子正中央的贵妃,她穿着艳色的长裙,头上梳着华丽的朝天髻,长长的流苏垂至腰间。将她原本清丽的容颜衬的越发的如同出水芙蓉。


        

揽月笑了笑,皇上审美的眼光,倒是有些相似!都是这种女人味十足的。


        

"本宫许久都不曾见到寒王妃,有些想念,所以特召寒王妃进宫,没有打扰了寒王妃休息吧!"


        

揽月浅笑,"谢贵妃娘娘挂念,臣妾也正好闲的没事,正想着去什么地方转转!"


        

"如此说来,本宫请的寒王妃倒正是时候,来人,给寒王妃赐坐,再去厨房拿些糕点,给寒王妃品尝。"


        

"是!"


        

揽月没说话,在离贵妃不远的地方坐下。


        

有小丫鬟倒了茶水,揽月刚刚拿起抿了一口。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兵刃碰撞的声音,揽月一愣,却看见贵妃仿佛没听见似的,闲闲开口道。"不知寒王妃何时临盆?"


        

揽月嘴角缓缓的勾起一个笑,就在刚才,她还不确定真正想要刺杀夜寒一的人是谁,可如今……


        

瑶王!揽月想起那个冰雕玉琢似的孩子。着实想不通他那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心计。


        

要知道这肃王向来稳重,想要收买他的人,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寒王妃在笑什么?可是在笑本宫不知轻重?"贵妃的头抬起,眼中竟然是一种势在必得的表情。


        

她道,"我知道寒王和寒王妃在皇上心中和旁人不同,可再不同,寒王也只是皇上的弟弟,如今,他想要谋反的证据已经确凿,你说,皇上会把他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