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连几日,京城都十分的热闹,陆陆续续有人来到京城,据说都是新驸马在外面的朋友。


        

大家在着急巴结肃王和新驸马的同时,也有人开始频频光临丞相府。


        

如今肃王成了太子,落雪虽然是肃王的侧妃。确是唯一肃王唯一的妃子,再加上镇国公和公主都和揽月交好,那些人便一致认为,接下来的朝局,只怕都要以这位老太傅为尊了。


        

只有皇上看慕容丞相的表情不咸不淡的,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姐,你说皇上会不会为难爹!"房间里,落雪落在揽月旁边的椅子上,轻声道。


        

揽月将李夫人给她送来的糕点递给落雪一个道。"你放心,皇上虽然不喜欢朝中一人独大,可他对爹还是有感情的,不会轻易为难爹的!"


        

落雪叹了口气道,"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皇上还对王爷娶了我之事耿耿于怀!"


        

揽月摸了摸鼻子。总觉得那草莽皇帝对慕容家女儿的厌恶,是从她开始的……


        

"对了姐,我昨日上街,发现京城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听说都是来给新驸马贺喜的!"


        

揽月蹙眉,"给新驸马贺喜?"


        

灵香落难的时候,没听说他在京城外有什么朋友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嗯!你说会不会是镇国公为了把戏做全了,故意找来这么多人为新驸马撑面子的!"


        

揽月犹豫了一下,"走,陪我去趟镇国公府!"


        

落雪一听,连忙将揽月从椅子上扶起来,两人带着小三蝉衣他们刚刚走到王府的大门口。就看见门外一个公公上前道,"王妃,王爷向皇上要的解药来了!"


        

顶着淡橙色面孔的小三一喜,忙上前道,"喝了这个老子的毒就解了?"


        

那小公公仿佛没有听见小三这句老子似的,他道,"皇上说,此解药只能暂时压制毒性,等到来年开春,便能制出真正的解药了!"


        

小三一听,脸上的笑容立刻散去,也就是说他还有顶着这样奇怪的脸很久吗?


        

"对了,奴才来这里的时候碰见了公主,公主说她十分想念寒王妃,若是寒王妃有空。便随着奴才进宫去看看她!她有些话想跟寒王妃说!"


        

落雪一听,忙道,"长姐。你去吧!我出来也许久了,也该回去了!"


        

揽月点了点头,带着蝉衣她们朝皇宫走去。


        

公主已经在皇宫的大门口等她。看见揽月从马车上下来,公主一喜,忙上前规规矩矩行礼道,"皇婶!"


        

揽月瞧着她有些消减的面孔,知道她有心思跟自己说,忙扶起她朝她的宫殿走去。


        

昨日下了雪,公主的宫殿亦是一片白雪皑皑,走廊上还挂着原先的那个风铃,寒风吹过。清脆的声音在寒夜的冬日听着竟有些萧条。


        

"公主……不开心吗?"揽月瞧着公主略显稚嫩的面孔,轻声说道。


        

公主托腮坐在椅子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揽月道。"皇婶,你说……我会不会伤了父皇的心?"


        

揽月没想到她想的竟然是这个,犹豫了一下道,"皇上应该过些日子就好了!"


        

公主没说话,她将自己面前的糕点朝着揽月面前递了递,继续托着腮发呆。


        

"公主是在担心和灵香的亲事吗?"


        

公主犹豫了一下。脑子里想的是那个有着浅色的唇的少年,他长得那样好看,仿佛……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可偏偏……


        

"我只是想要救他!"


        

揽月心里叹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灵香的身份到现在依然是个迷,其实她心里也不清楚,救下他是对还是错!


        

突然揽月想起叶大夫说的话,开口问道,"公主。你说灵香会功夫吗?"


        

公主一愣,"皇婶为什么会问这个?"


        

他几次被人欺凌,却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功夫?


        

"那次叶太医给他诊治,说他的手过于光滑,不像是常人的手,或许……或许是为了隐藏什么,刻意换过的!"


        

公主的身子一顿!


        

揽月继续道,"不过这只是叶太医的猜测,至于到底是不是,还无从得知!"


        

公主没说话,继续喝茶,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明显的有了心思。


        

从皇宫出来后,揽月就去了镇国公府,镇国公看见揽月出现。忙将她让到正厅,并让人上了最好的茶。


        

"王妃今日怎么有空来下官这里?"


        

这位寒王妃虽然在关键的时候救了他一命,不过私底下却并没有和他单独见过面。也没有和他提及过那件事情!


        

揽月瞧着外面略显清冷的样子,疑惑道,"镇国公的院子似乎冷清了一些。"


        

镇国公一愣。随即笑道,"王妃是指犬子要娶公主之事吗?王妃有所不知,犬子和公主成亲之后,就会搬到公主府去,所以下官这里,只是走个过场,所以并未大办!"


        

揽月"哦"了一声,端着茶盏漫不经心道,"镇国公可听说,近日京中来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此事我也听小儿说了,都是他以前的一些朋友,他如今不但寻得家人,又娶了公主,自然是要让那些人瞧瞧他的风光的!"


        

揽月笑了笑,没再说话。


        

出了镇国公府之后,蝉衣瞧着揽月凝重的表情道,"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和灵香也算是老相识了,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朋友!"


        

若他真有那么多朋友的话,为什么他落难的时候没有人出手相救!


        

"那小姐的意思是……"


        

"这灵香……有问题!"


        

"那我们现在要不要赶快告诉王爷?"


        

揽月抬头看了看天色,"回王府!"


        

"这个时候,王爷应该也回去了!"


        

蝉衣"嗯"了一声,忙扶着揽月上了马车。


        

从这里回王府大约两刻钟的时间,马车走到一个十字口时,突然,一个孩童从胡同里冲了出来,车夫下意识的拉紧了缰绳,只听见一声长嘶,马车便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揽月一个不妨,直接从座位上栽了下来,她的肚子磕在地上,揽月只觉的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