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十分惨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主出嫁那日,漫天的大雪下的很大,可平都城内依然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十里红妆,长长的仪仗,红色的地毯从镇国公府铺到了公主府。


        

城中的几家大酒楼。皆备了流水席,无数的百姓穿着崭新的衣服涌上街头,那场面竟然比年节还有热闹一些。


        

仪仗在城中绕了三圈后,又在城门处逗留了一会,这才回到了公主府。


        

府中亦是一副热闹景象,皇上和众大臣早已经等在那里。


        

灵香拉着公主缓缓上前,今日的他穿着大红的衣服,越发衬的他肌肤如雪,就连浅色的唇也仿佛多了一些艳色。


        

他漆黑的眼睛落在公主身上。眼角微微勾起,却是一副魅惑人心的模样。


        

一旁的女眷们早已经看待了眼,有的还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想不到这世间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


        

只有皇上微微蹙眉,对灵香卖弄风情的模样着实不满。


        

"一拜天地!"有司仪尖着嗓子道。


        

灵香拉着公主行礼。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公主转过身来,她的头不小心碰了灵香一下。却是一窒。倒是灵香微微勾起唇角,就跟无事一般。


        

"送入洞房!"


        

"礼毕!"


        

"恭喜驸马!"


        

"恭喜驸马!"


        

公主没说话,任由灵香牵着她进了新房。


        

"公主且在这里呆一会,等我出去应酬一番,便回来陪公主!"灵香好听的声音传来。


        

公主透过单薄的头巾,瞧着旁边正在偷笑的两个小丫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外面已经是一片喧哗,喝酒声,祝贺声,络绎不绝。


        

站在公主旁边的小丫鬟轻笑道,"驸马爷待公主可真好!只怕现在正着急回来吧!"


        

小公主没有说话,她盯着自己的脚尖。脑海里却是灵香上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过了今日,父皇便不会再想杀他了吧!


        

"公主,这是驸马爷让人给公主准备的吃食,他说公主要是饿了,便可先吃一些垫垫肚子!"有嬷嬷拎着一个食盒进来。


        

公主旁边的小丫鬟一听,忙打开一看,里面除了有热腾腾的万福肉之外,还有一蛊子汤,和一盘牛腩,两盘素菜。


        

那小丫鬟高兴的忙将那蛊子汤递到公主面前道,"今日天冷,公主快暖暖身子!"


        

小公主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来喝了。


        

那小丫鬟瞧着她肯吃,忙将一双筷子递到小公主面前道,"还有这些肉。是刚做好的,公主趁热吃些,只怕公主下一顿。就到了明天早上了!"


        

小公主没说话,用筷子各样吃了几口,肚子里倒是舒服了一些。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隐隐有大臣调笑的声音。突然,一声巨大的,犹如打雷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屋里的几个人皆一愣,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巨大的轰隆声再次源源不断的传来。


        

整个大地都随着这巨大的声音震了一震。


        

那两人小丫鬟一看,连忙将小公主扶住。


        

"发生什么事了?"小公主瞧着外面的滚滚浓烟,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道。


        

"公主在这里等着,奴婢去看看!"


        

那小丫鬟说完。就掀开帘子朝外面走去。


        

小公主不放心,也跟在她身后。


        

只见整个公主府都一片狼藉,原本宴请群臣的地方更是惨不忍睹。


        

无数的人倒下。断臂残骸到处倒是,腥红的鲜血顺着裂开的地面缓缓流畅,仿佛一副人间地狱。


        

"这……这是怎么了?"


        

小公主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快速的从那些官员的身上扫过,终于看到了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皇上。


        

她脸色一变,正准备过去。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痛,随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快……救皇上!"


        

"什么?公主府被人装了火药?那王爷呢?"房间内,揽月听着柒风来报。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道。


        

"皇上和王爷都受了重伤,如今已经被送去皇宫!"


        

揽月的心"通通"的跳着,受了重伤!王爷和皇上同时受了重伤,那京城岂不是要乱了?


        

"公主和驸马呢?"


        

"我们赶到的时候,公主和驸马都已经不见了!"


        

揽月暗暗叫了声不好,莫非这是……


        

"这是皇上给我的令牌。你拿着这个去城门口,让他们立即封锁城门,不许任何人外出!"


        

"是!"


        

"小姐。你的身体还没好,切勿太担心了!以免伤了身子!"蝉衣在旁边轻声说道。


        

揽月没说话,突然想起什么道,"我爹和肃王呢?"


        

"肃王也受了伤,不过慕容丞相因为坐的远,倒是没什么大碍!"


        

揽月这才松了口气,"平安,你去集齐府中暗卫和京中的御林军,分两路守护京城和皇宫,切勿让人钻了空子!"


        

"是!"


        

此时的皇宫内,皇上正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


        

在他隔壁的房间里,还躺着肃王和夜寒一。


        

肃王的肩膀上插着一个尖锐的。如同匕首一样的石块,一张温润的脸,此刻却苍白如纸。


        

夜寒一受伤的地方是腿。不过情况看起来似乎比肃王要好一些。


        

"叶太医,皇上怎么样了?"一个嫔妃模样的女子煞白着脸问道。


        

叶太医将手从皇上的手腕上放下来,神色有些沉重道。"回娘娘的话,皇上伤了肺腑,微臣也只能尽量一试了!"


        

那嫔妃吓得连忙跪下道,"还请叶太医一定要医治好皇上!"


        

吓得叶太医也连忙跪下道,"娘娘放心,微臣定当尽力!"


        

"对了,肃王和寒王还在隔壁,劳烦叶太医一起看看!"


        

叶太医给皇上写好方子递给那嫔妃,这才朝着旁边的耳房走去。


        

肃王看见他进去,连忙道,"我父皇怎么样了?"


        

"皇上受伤严重,如今还昏迷不醒,下官已经让人给他抓了药,尽快煎好喂给他!"


        

肃王瞧着叶太医的脸色,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我父皇……会醒来吗?"


        

"这个……下官也不知道!"


        

夜寒一则双手紧紧一握,一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其他官员怎么样了?"


        

"下官来这里的时候看了一眼,死的死,伤的伤,很是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