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休了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日子外面不太平,你好好呆在家里,不许再出去!还有你们,若是以后再纵着王妃出去,便一人去领二十大板!"


        

二丫和平安一听,忙道,"是!"


        

小三则很是狂妄的看了夜寒一一眼,没说话。


        

夜寒一睨他。"下次你若再敢私自跟着王妃出去,大三十大板!"


        

小三一听猛地蹦起来,"凭什么?"


        

别人都是二十大板,他为什么就是三十大板?岂不是所有的人都挨完打之后,他还要再挨十大板!


        

再说了,他又不是他的家奴,他凭什么打他!


        

夜寒一冷哼,他道,"今年开春你的解药就会从西召运回来,你就不怕本王现在就修书一封,让西召国的人在里面加些东西?"


        

小三瞪着大眼,"你想出尔反尔?"


        

"出尔反尔的事情本王做的不止一次。若是王妃有个什么危险,你们全部都跟着陪葬!"


        

小三气的要发飙,可他的解药在人家手里,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过人家,只得将目光落在揽月身上。


        

揽月捧起个茶盏挡住脸,告诉他自己爱莫能助!


        

"对了王爷,如今东夷派出二十万大军攻打咱们边境,不知可否修书一封。向西召借些兵马!"


        

"几日前我已经飞鸽传书,将信寄出,不过至今西召还没有给我答复!"


        

揽月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跟西召借兵是最后的办法了,若是连这招都没用,其他的法子可就麻烦了……


        

第二天早上,王府内果然多了许多侍卫,揽月怕夜寒一担心,一整天都乖乖的待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倒是蝉衣有些憋不住了,时不时的跑到小三面前,给他那些鸡腿好酒什么的。


        

至从蝉衣看见小三这几天的表现后,对小三就莫名的多了些崇拜,以前她拼死想要护在揽月。却只能以死一搏,可这个叫小三的倒是好,只需长剑一挥,那些牛马蛇神什么的,就再也不敢欺负他家小姐了。


        

小三心情不好,只是闲闲的看了蝉衣一眼,就不再搭理她。


        

蝉衣也不介意,继续捧着小脸站在小三面前发花痴。


        

"王妃,宫里来人了,请王妃进宫!"房间内,管家瞧着坐在藤椅上的揽月,轻声开口道。


        

揽月一愣,这个时候皇上找她进宫做什么?


        

"你确定是皇宫里的人!"


        

管家抬头,"来的人是王公公!"


        

揽月蹙眉,缓缓起身,扶着二丫朝外面走去,这王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她嫁给夜寒一这么多年,很少见王公公来亲自传旨!


        

门外,王公公果然站在那里。他看见揽月挺着大肚子出来,连忙行礼道,"寒王妃!"


        

"王公公怎么亲自来了,可是有什么急事?"


        

王公公抬起头来。用复杂的眼神瞧了揽月一眼,终究还是道,"寒王妃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揽月没说话,转身上了马车。


        

寝宫内。皇上已经醒来,他的脸庞明显的比以前消瘦了许多,一双杂眉就那样竖着,看起来越发的像个草莽!


        

"见过皇上!"


        

皇上扭头看她,"起来吧!王忠,把那封信拿给她看!"


        

王公公一听,忙从桌子上拿起一封信递给揽月。


        

揽月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名字,竟然是从西召国寄来的。


        

只见上面用小楷规规整整的写着,借兵的信他们已经收到,经文武百官商量,决定两国联姻,只有这样。方出师有名!


        

揽月的眉角挑起,"联姻?"


        

"是的,此事朕想过了,若是让他们的公主嫁给肃王。以后万一生下皇上,难免会有异心,可若是嫁给朕,朕已经年迈,且是黄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他们恐怕会不愿意,思过想去,也只有嫁给肃王最合适!且朕听说。那公住从小就喜欢肃王,若朕同意她嫁给肃王,那西召自会更加卖力!"


        

揽月有些头疼,她瞧着皇上那枯黄的脸。问道,"只是肃王已经娶了臣妾,那公主……岂会甘愿做侧妃?"


        

"这就是朕找你来的原因,东夷之事,说来你也有责任,若不是你带着公主误打误撞进了那里,东夷又岂会有机会炸伤咱们这么多朝臣?所以朕决定暂且让肃王休了你,娶西召公主为正妃。等北燕的危及过了,朕做主,再让肃王收你为侧妃,你怀着肃王的孩子。且父亲是咱们北燕的丞相,妹妹又是太子的侧妃,想来那公主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而且为了补偿你,朕决定让肃王抬你那妹妹为正妃,等朕死后,她便是咱们北燕的皇后!"


        

揽月不可置信的瞧着躺在床上的皇上。


        

皇上继续道,"朕知道这样是委屈了你,可是现在国难当头,若是没有人牺牲,那咱们北燕只怕就真的完了,况且朕虽然不喜欢你,可是却从未亏待过你,也知道你是一个明理之人,此事就当是朕欠你的,等北燕过了这一劫,朕定会补偿你的!"


        

揽月没说话。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她瞧着自己的肚子,良久道,"王爷可知道此事?"


        

"朕暂且还没有告诉他,朕的这个弟弟朕清楚。他的性子最是倔强,若是朕就这样告诉他,他定不会同意!"


        

揽月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皇上要如何?"


        

"所以此事还得你去办。你找个由头和那兔崽子吵一架,然后把他休了!"


        

揽月,"……"


        

"朕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你将那个兔崽子休了,朕就让肃王抬你妹妹做正妃,朕也可以保证,以后一定会让那兔崽子重新娶你,虽然是侧妃,可你的妹妹是皇后,谁敢欺负你!"


        

揽月有些无语,她抬头看着旁边站着的王公公,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什么感觉都有。


        

"皇上可能容臣妾想想?"


        

皇上犹豫了一下道,"昨日边境传来消息,肃王如今节节败退,还望寒王妃早些给朕一个回复!"


        

揽月点头,"好,那臣妾告退!"


        

"王公公,把寒王妃平安送回去!"


        

"老奴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