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大家都睡的不踏实,第二天早上一早,众人便再次朝着南召的方向走去。


        

几人绕过南夏,从小路一路走到西召,到达那里时是一个月后。


        

西召已经是隆春,遍地的野花开着,人家穿着鲜艳的衣裳走在大街上,竟然是一副繁花锦簇的景色。


        

揽月心里轻轻叹气。想当初北燕的春天也是莺歌燕舞,绿草如茵,只可惜现在……


        

揽月让二丫拿着银票和一些金银首饰去换些银子,又让平安去外面找个房子,自己则拿出从夜寒一书房抄来的那张地图开始研究。


        

小三站在她旁边道,"你不会就在这里住下了吧!"


        

这里虽然也繁华,可毕竟是南召边境,不安全也就罢了,比起南召的京城,毕竟还是差了一些。


        

揽月笑了笑道,"你的解药开春之后才能炼制,我们暂且就住在这里。等开春之后,再去京城拿你的解药!"


        

小三一愣,"你准备……住在这里?"


        

揽月点头道,"这里风景不错,且和南夏相邻,倒是一个好地方!"


        

小三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又不愿意动脑子,只得挠了挠脑袋,忿忿的转身走了。


        

两个时辰后。平安和二丫回来了,二丫一边将自己换来的银票放在桌子上,一边道,"幸亏小姐出来的时候拿了些首饰和珠宝,这里竟然不收北燕的银票,还说北燕如今正被别的国家围攻,不知什么时候就灭亡了,示意银票也不值钱了!"


        

揽月笑了笑,"这里的消息倒是灵通!"


        

"王妃,属下在那边找见了一间出租的院子,两进两出,看起来还算整洁!"


        

"走,咱们去看看!不过你们以后不能再叫我王妃了,就叫我夫人吧!"


        

平安和二丫道,"是!"


        

那房子在这个小镇最繁华的地方,院子里铺着雕刻着花纹的地砖。房前有一棵大大的蔷薇花树,房子虽然也和北燕的一样是飞檐翘角,可明显的要比北燕的精致俏皮一些,也比北燕的失了些庄重和大气。


        

揽月沿着走廊走到房间内,桌椅板凳样样齐全,且是九成新的,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就它了!"


        

"不知王……夫人要租多久?"


        

"且租上半年!你来的时候再顺便打听一下这里县太爷的事情,看看他有什么喜好,可有妻妾儿女!或者……什么显赫的亲戚!"


        

"是!"


        

"喂,你不会想巴结这里的县太爷吧?"小三将脸凑过来,有些不屑的问道。


        

揽月找了个椅子坐下,"在人家的地盘,多一点交情总是好的!"


        

小三哼了一声,对揽月的做法有些不太赞同。


        

蝉衣和二丫则开始打水收拾。


        

到了傍晚,平安回来了,"属下打听过了,这里的县令叫李吴,是个九品芝麻官,有一妻一妾,膝下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揽月蹙眉。"那他在朝中可有什么亲戚?或者说的上话的人?"


        

"没有!据说此人家境贫寒,几年前凭着一己之力考取了功名,只可惜他在朝中行事呆板,且处处得罪人。后来被南召的皇上发配到这里来了!"


        

揽月有些失望道,"哦?"


        

"不过属下听说这里镇守边境的将军倒是个人物!"


        

揽月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据说此人是南召皇帝的五皇子,他的母妃只是皇上一个普通的嫔妃。这些年他跟着皇上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劳,皇上因此对他也看重了几分!"


        

揽月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道,"那他可有什么喜欢的人,或者……什么爱好?"


        

"这个属下也打听过了,此人虽然是贵为五皇子,却性格鲁莽,生性好战,若说他喜欢什么?便是酒色!听说这里的县令为了巴结他,曾给他送了好几个女子,只可惜都被他折腾死了!"


        

揽月皱了皱眉毛,良久道。"知道了,你也累了,下去吃些东西吧!"


        

"是!"


        

晚上睡觉的时候,二丫一边服侍揽月躺下。一边犹犹豫豫的看着她。


        

揽月笑了笑,"你可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二丫这才上前一步,开口道,"夫人,这里不比北燕,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你又怀着孩子,万一……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揽月挑眉,二丫心思细腻,想来刚才是看出了些什么,才会出言提醒揽月。


        

"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二丫这才松了口气,转身朝外面走去。


        

揽月看着头顶青色的幔帐,心里想的却是夜寒一,如今京城正在危难之际,即使他发现自己离开了,只怕也无法分身前来寻找吧!还有肃王,不知他在边境还能撑几个月,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此时的北燕却是一片灯火通明,灵香带着众人站在城门外,瞧着站在城墙上的公主,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怒意。他道,"你们北燕是没人了吗?竟然让你一介公主前来守城门?"


        

公主睨他,她的脸上依然是端庄神色,声音听起来平平道,"你带着这么多人前来,可是想要我们的性命?"


        

"公主又何必明知故问,我在此蛰伏多年,为的就是这一日,不过公主既然已经和我成亲,我自会护公主平安,也可以答应公主,只要公主跟着我回去,我定会让公主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那我父皇呢?你又准备如何处置?"


        

"若是公主想护的你父皇的安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公主得说服这北燕的皇上,让他降于我们东夷。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留他一条性命!"


        

公主低头沉思,"原来如此!你的性命是我救的,今日你若想进去。就踏着我的尸体进去!这样,也算我对我父皇有个交代!"


        

灵香的脸色沉下来,"寒王呢?让他出来,让一个女子守着城门。算什么英雄好汉!"


        

公主没有搭理他,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瞧着城门下的那些黑衣人,开口道,"射!"


        

一时间,无数的长箭朝着灵香他们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