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杀了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叔找见我皇婶了吗?"皇宫内,公主瞧着夜寒一阴沉的脸,开口道。


        

"没有,不过有人看见他们朝着西召的方向走了!"


        

公主犹豫了一下,"西召?"


        

"如今东夷和南夏都有战乱,只有西召国泰民安,或许这便是她选择西召的原因!"


        

公主想了想又道,"那皇叔可知我皇婶为什么要离开?"


        

夜寒一冷哼。他咬着牙根道,"这就要问你父皇了,他那日召你皇婶进宫,她回去后,便开始心事匆匆,本王只当她是忧心皇城的事情,没想到第二日她竟然趁着本王不在的时候,留下一封休书,就带着平安和小三他们离开了。"


        

公主想起西召公主要进宫之事,垂头,不再说话。


        

"你父皇呢?"


        

"已经醒了!贤母妃正在喂他喝药!"


        

夜寒一没有说话,转身朝皇上的寝宫走去。


        

床上。皇上脸色蜡黄的做在那里,一个嫔妃正在旁边小心的给他喂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臣弟见过皇兄!"


        

"起来吧!"


        

夜寒一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站起来。


        

皇上瞧着他的脸色,开口道,"你放心,那个女人怀着你的孩子,定还会回来的!"


        

"臣弟已经查到了她的踪迹,过几日定会寻见她。向她问个明白!"


        

一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给他留了封休书,夜寒一就气的七窍冒烟。


        

在被北燕,他只怕是第一个被无缘无故休了的王爷吧!


        

"昨日朕接到西召的来信,公主已经在半路上,再有两日便会到达京城,东夷的人显然也知道此事,你去迎接,切勿让公主出什么岔子!"


        

夜寒一看了皇上一眼,转身朝外面走去。


        

皇上瞧着他的背影,气的胡子翘起来道,"这个小兔崽子,连礼都不行了!"


        

那嫔妃在旁边笑道,"王爷刚被王妃休了,心情不好,不过他既然没说话,那便是同意了。"


        

"哼!他被休了是他自己没出息。也不能拿朕出气!"


        

"说来呀,那寒王妃此次做的着实有些过分,那王爷可是皇上的亲弟弟,她虽然是丞相之女,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王爷给休了!这要是传出去,岂不能皇家的笑话?"


        

皇上的杂眉竖起来,瞪了那嫔妃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寒王妃心中是有大义的人,若是她不把那小子休了,以那小子的性子,又怎么肯娶西召的公主,若公主不能嫁进来,那遭殃的可就是咱们北燕的百姓了!"


        

那嫔妃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维护寒王妃,脸一红,连忙道,"是臣妾浅薄了!"


        

"真想不到慕容丞相那老迂腐,竟然能生出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儿,等朕的病好了,朕就封他为大学士,让别的大臣也都看着。"


        

那嫔妃一听。忙道,"皇上英明!"


        

皇上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颇为得意,仿佛那寒王妃是他生的似的。


        

不过那个叫灵香的……一想到他不但伤了他满朝的文武百官。还伤害了公主,他就恨不得立即将他碎尸万段!


        

"那个小倌的身份可查出来了?"


        

王公公一听,忙上前一步道,"回皇上的话。有人曾听见那些东夷刺客叫他太子!"


        

皇上脸色一变,"太子?"


        

这东夷太子他也有所耳闻,据说是个厉害绝色,没想到竟然长得是那般模样!


        

"此事确定!"


        

"报上来此消息的人说,他们确实听见有东夷刺客这么叫了,至于是不是故意误导,这老奴就不知道了!"


        

皇上眼睛微微眯起,"如今城中情况怎么样了?"


        

"回皇上的话,刚才那东夷太子带着士兵攻城,守城的是公主,不过那些东夷士兵十分的厉害,幸亏寒王及时赶到。才将那些人赶跑,此次他们死伤无数,城中所剩也无几人,想来不用多久。寒王就能将他们全部歼灭!"


        

皇上这才松了口气,"等抓到那个小倌,把他带到朕面前,据说那东夷皇帝膝下就这一个儿子,朕要亲手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


        

"是!"


        

"阿嚏!"房间内,灵香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那桃花眼瞧着他的样子,良久懒懒道。"太子可是想念什么人了?"


        

灵香的目光沉沉的落在桃花眼身上,"国师这是何意?"


        

桃花眼笑了笑,脸上的表情风情万种道,"我只是怕太子被那位小公主迷住了。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


        

灵香睨了他一眼,"此事不用你提醒,我是东夷的太子,自然比你更知道来这里的目的!"


        

"太子知道就好,还有一事,听说寒王出城接西召的公主了,太子若是对那小公主无意倒是可以趁机抓了她,把她杀了。给北燕皇帝一点颜色看看!"


        

灵香挑眉,"你说肃王出了城?"


        

"是的,不过他已经下令彻夜守城,咱们这里只怕也不能长待了!"


        

灵香没有说话。那桃花眼继续道,"撤退的路线已经找好了,太子只需撤退前来个虚张声势,带人攻打皇宫,公主必定会出来迎战,到时……"


        

灵香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城外就一片灯光通明,小公主瞧着站在城门下的灵香,略带稚气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什么表情。


        

倒是那桃花眼瞧着小公主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浅笑,这位小公主还真是与众不同,明明还稚气未脱,却偏偏端出一副大人模样,即使兵临城下,也不见她有一丝害怕。真不知她是傻,还是真的不害怕。


        

不过她这小样子长得倒是还算周正!


        

"射箭!"灵香冷着声道。


        

那些黑衣人一听,忙举起手中的长箭朝着城墙上的那些北燕士兵射去!


        

那些北燕士兵慌忙躲开还击,其中一个士兵瞧见公主站在那里。忙上前道,"这里危险,公主还是回去吧!况且这些刺客只有几十人,成不了气候的!"


        

公主想起上次他们扔的那个带毒的烟雾弹。开口道,"再等等!这些东夷人狡诈,你让大家务必小心!"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