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零五章 挑拨离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你若是易容成本王的样子娶了西召的公主,不但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最快拿到解药,也可解了北燕燃眉之急,对整个北燕来说,都是大功臣,日后皇上论功行赏,自然不会忘了你!"


        

小三默了默。良久道,"即使我易容成你的样子,公主也一定以为自己嫁的是你,万一到时候她要你负责,那怎么办?"


        

夜寒一睨他,"你回来北燕之后,先想办法拖着,尽量不要和公主完婚,若是实在拖不了了,就想个由头自己说点伤,不许和公主圆房,这样即使公主以后知道和她拜了天地的不是本王。也不会那般生气!"


        

小三挠了挠脑袋,看着坐在他面前的一男一女,想不通明明是王妃休了王爷,最后倒霉的为什么会是他?


        

"我走了,万一……万一王妃用人,要怎么办?"


        

"你放心,你会做的,本王都会做。你只管放心去便是,说不准现在西召的解药,已经在运往北燕的路上。"


        

小三有些不甘心的瞧了揽月一眼,看见她丝毫没有帮自己说话的意思,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只得狠狠瞪她一眼,转身朝外面走去。


        

平安和二丫蝉衣他们看着小三气势汹汹的步伐,纷纷给他抹了一把同情的泪。


        

看来他还是太不了解他家王爷了,那个时候也敢闯进去,他不倒霉谁倒霉!


        

晚上,夜寒一自然没有少折腾揽月,揽月知道自己做的不错,只得任由他折腾,好在她怀着身孕,想来他也不敢太那什么……


        

第二天早上,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街道再一次热闹了起来。许许多多的士兵出现在大街上,这次,他们没有挨家挨户的搜查,而是直接在大街上,见了陌上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就抓。


        

只片刻功夫,已经有数十人被他们抓走。


        

揽月瞧着这阵势,知道小三的样子应该被人看到了,不过如今他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样子,这些人即使遇到他,只怕也认不出来。


        

一连几日,揽月都和夜寒一在自己的小院中,喝茶,赏花,静静地等待着事情的发酵。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此事就像没有发生似的,那五皇子依然到处喝酒找女人,俨然没有将此事放在眼里。


        

揽月想起传说中五皇子好战的消息,一双眼睛微微眯起起来。


        

"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夜寒一瞧着她的这个表情。开口问道。


        

揽月扭头看了夜寒一一眼,笑的有些讨好道,"臣妾听说五皇子在前面的青楼里有个好相好,据说那女子长得沉鱼落雁。虽然人在青楼,可因为五皇子的原因,从不接客,只是偶尔卖卖艺!"


        

夜寒一眉毛跳了跳。"你想做什么?"


        

揽月竟然笑的贼贼的,她凑近夜寒一轻轻说了一句话,夜寒一直接跳起来道,"不行!"


        

"王爷不是说,小三能做的王爷也能做吗?如今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夜寒一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不让平安去?"


        

揽月给他倒茶,"平安性子实诚,此事他办不成!"


        

"那本王就一定能办成?"


        

"王爷若是想早点解决北燕的困境,除此之外,着实没有别的好法子!"


        

夜寒一阴阴的瞧着她,良久才脸色铁青的站起来,转身朝外面走去。


        

揽月道。"蝉衣,把我枕头下面的香包拿来给王爷!"


        

蝉衣一听,忙道,"是!"


        

夜寒一仿佛没有听见揽月的话似的。冷哼一声就走了。


        

蝉衣瞧着夜寒一的背影,"小姐……"


        

"他不要就送回去吧!"


        

"是!"


        

晚上夜寒一没有回来,蝉衣和二丫瞧着揽月气定神闲的样子,几次想问问她王爷去了哪,却终究没有问出来。


        

倒是揽月仿佛不在意似的,依然吃饭睡觉,一样不误。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外面传来消息。五皇子在青楼的相好不见了,那些守城的士兵几乎出发了一半,到处寻找,却始终没有找见。


        

五皇子甚至还发话。谁若是找见了那女子,赏白银二百两。


        

一时间,清河镇的百姓到处奔走,试图能寻到那女子的下落,可大家将清河镇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没有找见那女子。


        

夜寒一回来已经是半夜,他累的回到家到头就睡,第二天早上天一亮就走了。


        

大家不知道夜寒一这么多天晚上都去了哪?又不敢开口问。只知道揽月看着夜寒一的表情甚是讨好。


        

快晌午,终于有一个士兵在东夷和南召的边界处,发现了一个女子的绣花鞋,经那青楼的老鸨鉴定。那鞋子就是五皇子那相好的。


        

据老鸨说,几日前,他们青楼来了一个男子,那男子长得甚是好看,且口音行事都不像是本地人。他拿出大把银子想让五皇子那相好的给他弹一首曲子。那老鸨听说只是弹曲子,便答应了,谁知一曲完毕,老鸨见屋子里迟迟没人出来,所以便派了人进去查看,这才发现,那男子和五皇子那相好的皆不见了踪影。


        

"五皇子,你说蒋姑娘会不会是被东夷的人给劫走了?"城墙上,一个小将犹豫的问道。


        

这几日,他们这里接连丢失了许多人,等再次发现时,皆丧命于东夷和西召的边境处。想让人不多想都不可能。


        

"此事我父皇已经说了,如今东夷正在和北燕作战,不可能在招惹咱们西召,只怕是有人在中间作乱!"


        

那小将眼睛一亮。"五皇子是说……"


        

"今天晚上你陪我去东夷看看,若是东夷那边没什么动静,那便是有人在清河镇作乱,试图挑拨咱们和东夷之间的关系!"


        

那小将一听。忙道,"是!"


        

晚上,两人带着数百名精兵,悄悄的朝着东夷的方向走去。


        

东夷那边城墙高垒,许许多多的士兵正举着火把守在那里,那小将瞧着这一幕,轻声道,"五皇子,你说蒋姑娘好若真是被他们抓了,会被关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