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故意装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落雪抬头,"王爷知道我长姐在什么地方吗?"


        

她长姐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救回她爹,给她娘报仇的!


        

小三犹豫的看着落雪,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今那腹黑王爷生怕自己会跟西召公主扯上关系,若是他暴露了他的位置,真不知他会不会杀了他。


        

落雪想起这位寒王被她长姐休的事情,轻声道。"王爷若是为难,只需给我长姐去一封信便好,我长姐看到后,定会回来的!"


        

小三想着写封信应该没事,于是道,"好!"


        

回到王府后,小三就给揽月写了封信,将慕容家发生的事情说清楚之后,交给管家,让他小心的寄出来。


        

一连几日,整个朝廷都一片哗然,这慕容丞相乃是朝中一品大员。他被人劫持,夫人被杀,可是刑部京兆尹查了几日,却没有任何的消息,他们甚至连那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平都城,又怎么把慕容丞相运出去的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怎能让人不怕。


        

"皇上,你说会不会是东夷的人……"御书房内。李大人犹豫的问道。


        

"不可能!如今东夷虽然正在跟北燕作战,可慕容丞相只是一介文官,他们即使抓了他又有何用?况且那些人既然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出平都城,若真是东夷的人,那咱们平都城现在只怕早就是另一番样子!"


        

李大人犹豫道,"若不是东夷的人,那会是什么人要抓走慕容丞相?"


        

"这也是朕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慕容丞相虽然当官多年,可他向来洁身自好,并不参与任何党争,也不成得罪任何人,到底是什么人要劫持他?"


        

"皇上暂且不要为此事费神,这慕容丞相乃是寒王妃和肃王妃的父亲,且是皇上的太傅,他在咱们北燕的京城无端被人劫走,对咱们朝廷来说。乃是奇耻大辱,尔等即使粉身碎骨,也定会查出幕后真凶,不让皇上伤神!"


        

皇上睨了李大人一眼,想着此人是不是故意装傻,那个女人早就把寒王休了,哪还是什么寒王妃,现在的寒王妃可是西召的公主!


        

"微臣还有事,微臣告退!"


        

皇上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公主,寒王从慕容府回到寒王府不久,寒王府的管家就悄悄出去了,属下跟在他身后,发现他用飞鸽传书,寄出去一封信!"驿站里,一个侍卫打扮的人站在公主面前道。


        

公主挑眉,"可有查看那信上的内容?"


        

"看了,是写给寒王妃的,信上写的是慕容府上发生的事情!"


        

"哦?寒王妃?"这个假寒王竟然跟寒王妃有联系,那就是说他假扮成寒王的样子。也是受命于那个寒王妃?


        

不对!若是遮掩的话,北燕皇上为什么要替他遮掩,看来那人假扮成寒王的样子并不是受命于哈瓦那皇贵妃,而是寒王也正是因为这样。皇上和他身边的那个老太监,才会想着法子替他遮掩。


        

而且……此人既然知道寒王妃身在何处,也说明寒王和寒王妃现在是在一起!


        

"公主,你怎么了?"那侍卫模样的人看见公主脸色不好。忙低声问道。


        

"没事!"如今她们大婚在即,而他竟然还在陪着她。


        

其实她很想知道,那位寒王妃到底有多好,才能让寒王对她弃之如敝履!


        

"可知道那只信鸽飞往何处?"


        

"属下怕被寒王府的人发现,已经将那只信鸽放了,它飞往的方向,似乎是东夷,也可能是咱们西召!"


        

公主脸色一变,"以防万一,寒王府应该还会继续放信鸽出来,你想个法子,查清楚那些信鸽究竟飞往何处!"


        

"是!"


        

那侍卫走后。公主瞧着站在她旁边给她梳头的婢女道,"蘼芜,你说我长得好看吗?"


        

"公主长得当然好看,在我们西召。不知道有多少男儿想做公主的驸马!"


        

公主苦笑了一下,"是吗?"


        

那为什么他会避她如蛇蝎?


        

"公主,你真的要嫁给那个假寒王吗?此人行事粗鲁,一看就是江湖中人,若是他强行跟公主圆房那可如何是好?"


        

公主瞧着铜镜中那如花的容颜,笑的有些凄凉道,"你没发现吗?他也对我也避之如蛇蝎!她们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很丑陋的女人!"


        

"公主切不可这么说,公主可是我们西召最好看的女子。是寒王他有眼无珠,公主切莫因此伤心!"


        

公主笑了笑,她的手从自己如花的容颜上落下,良久道。"你放心,即使他不喜欢我,可两日之后,我还是他的寒王妃,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蘼芜眼睛一红,"公主你这又是何苦?"


        

"你没有那么的喜欢过一个人,所以你不懂,若是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想要和他有关系,无论是什么关系,只要不是没关系就好!"


        

蘼芜一愣。


        

"好了,你快去准备吧!再有两日。我们便要搬往寒王府了!"


        

"是!"


        

蘼芜走后,公主拿起旁边的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发,他以为他随便找一个人顶替他和她成亲便无事了吗?可他忘了,她嫁的是寒王,此生她都是他的妻,名正言顺的寒王妃,只要她一日不死,他喜欢的那些女人,都只能是妾室,永远上不得台面的妾室!


        

"王爷,边境传来消息,说肃王节节败退,已经丢掉了五座城池!"清河镇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百姓打扮的人压着声道。


        

夜寒一皱起眉毛,"他还剩多少人?"


        

"还剩五万。且有一些伤员,看样子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京城那边呢?"


        

"小三已经扮成你的样子进了京,如今正在想法子拖延!"


        

"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车里。揽月看着夜寒一略显阴沉的脸,担心的问道。


        

"我们已经丢了五座城池,肃王只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揽月犹豫了一下,"王爷让平安给五皇子下得药几日发作!"


        

"五日。最迟今日一定会发作!"


        

揽月笑了笑,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