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兵临城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长姐!是她害了我一辈子,我才会想要杀她。爹说是我蛇蝎心肠,那长姐呢?她让人将我香囊里的东西换成那些下贱的东西,使得容王在我见面的时候情难自禁,欺负了我,才让我陷入如此悲惨的地步,爹为何不说她是蛇蝎心肠!"


        

"你休在这里胡说,月儿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清芷想笑。"不会?爹莫非以为真的是我为了勾引容王,光天化日之下就做了那等事情?"


        

慕容丞相的脸已经铁青,"当时那么多人看见,岂是为父冤枉了你?"


        

"那爹为什么不去问问长姐,我跟爹说了这么多,爹可曾有一刻怀疑过长姐?爹从来都不信我,却不肯怀疑长姐,这便是爹这些年对我和长姐的态度,有时候我甚至想,我到底是不是爹的女儿!爹的心到底歪到了什么地步?"


        

"你为了陷害你长姐,利用你母亲,使得她落到身首异处的下场。如今你又魅惑西夏皇上。让他和东夷联手,置北燕百姓于不顾。你还杀害了你的二姨娘,你说,你这样的性子,让老夫如何待你?"


        

清芷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原来爹果真不喜欢我?我曾经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看来……"


        

慕容丞相瞧着清芷打扮的妖艳的面孔,想起被她害死的二姨娘和三姨娘,语气越发严厉道,"你母妃虽然出身不好,可她性子憨直,而你,性子从小就阴柔,老夫也曾让你母妃好好教导你,可你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如今,你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清芷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即使脸上浓艳的胭脂,也丝毫不能阻挡半分,她朝着后面退了一步道。"从小阴柔?就是说爹从小就不喜欢我?"


        

"你行事作风从小便与旁人不同,老夫也曾想过要好好教导你一番,可你是女儿,且还年幼,老夫想着终有一日会长大懂事,可没想到,你竟然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早知道如此,老夫当初就不该生了你!"


        

清芷向后倒退一步,她嘴角勾起一个艳丽的骇人的笑,她道,"爹后悔生了我吗?只可惜已经迟了,如今这西夏可是我的天下,爹也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慕容丞相。"


        

"你的天下又如何,有本事你把老夫也杀了,二姨娘和三姨娘皆被你杀,老夫死了,也恰好和她们一起上路!"


        

"爹想和二姨娘三姨娘一起是,那也得征得我的同意,如今我让爹活着,活的如我一般。生不如死!"


        

"你个孽畜,老夫现在就杀了你,也省的你为祸苍生!"慕容丞相说着便扑向清芷,却被清芷身边的两个小丫鬟拦住了。


        

清芷冷笑。她道,"来人,把他绑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他出这个房门半步!"


        

"是!"


        

"你个孽畜,你杀了二姨娘,又将老夫关在这里,月儿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爹就等着我长姐来救爹吧!一日只许给他吃一餐饭!"


        

"是!"


        

离开房间后,清芷抬头看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冷着声道,"今日为何这么冷?"


        

两个小丫鬟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道,"娘娘,今日……不冷!"


        

清芷蹙眉,转身朝着外面的马车上走去。


        

两个小丫鬟连忙跟在她的身后。


        

东夷边境。西召的士兵果然在当天晚上就到达了东夷的城门外,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即进宫,而是在城外三十里的地方驻扎。


        

"将军,你说他们这是想干什么?"一个小将站在城墙上。很是不解的问道。


        

这西召大张旗鼓的来到他们东夷,是为了给他们看城门?


        

"我接到消息,北燕皇上已经下旨让西召的公主和那位寒王成亲,咱们和西召这一战是免不了了!"


        

"那将军还和他们客气什么?既然迟早都有一战,那将军为什么不现在趁着咱们士气正高,灭了他们,也算了了那后顾之忧!"


        

那将军眯起眼睛,他又何尝不想趁此机会大战一场。可皇上说了,如今东夷和北燕的战争正在关键的时候,所以西召不主动出战,那他们东夷便绝不能贸然行事!


        

突然。那小将发现城内一处地方浓烟滚滚,"将军,你看!那……那好像是关押五皇子的地方!"


        

那将军脸色一变,"快,快去带人救火!"


        

"将军,你看,那边也着火了!"一个士兵指着另一个地方,也高声道。


        

"将军。你说这些会不会是那些西召人捣的鬼!"


        

"将军,那个方向好像是咱们的地牢!"


        

"你们兵分两路前去救火,我守在这里,我倒要看看。那些西召人想要做什么?"


        

"是!"


        

那两人说完,就领着两队人相继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那将军则依然站在城墙上,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远处西召士兵的营地。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后,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哼,那将军连忙回头,只见城楼下,几个士兵正和一个黑衣人纠缠在一起,那黑衣人的功夫极高,只短短几息功夫,已经有两三个士兵倒在了地上。


        

"什么人?"其他士兵也看见了这一幕,纷纷下来帮忙!


        

可那黑衣人不但没有退后,反而越战越勇,那将军眯了眯眼,转身下了城楼。


        

于此同时,一个穿着士兵服饰的人扶着另一个身穿士兵服饰的人上了城楼,他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从怀里拿出一条绳子,直接将身边的人绑结实了,挂在了城楼上,然后几个飞跃。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城楼下的黑衣人看见那人走了,"吧唧"扔下一个烟雾弹,也迅速消失。


        

等烟雾散开之后,周围哪还有那黑衣人的影子。


        

"搜。去挨家挨户的搜,即使挖地三尺,也要将那人搜出来!"


        

"是!"


        

"将军,你说咱们东夷是不是混进了西召的奸细?"


        

那将军瞧着远处仿佛照亮了半个天际的火焰,神色有些不好道,"你为何这么说?"


        

"这迷雾弹原本是咱们东夷的东西,他们怎么会,想来是在咱们东夷呆了多年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