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二十章 密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从皇宫出来之后就回了寒王府,管家看见揽月回来,忙高兴上前道,"王妃回来了?"


        

"王爷呢?"


        

"王爷外出巡逻,还没有回来!"


        

揽月没有说话,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二丫和奶娘正在房间里逗着小世子玩。小三则站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脸上的表情满是嫌弃。


        

揽月上前,还没说话,二丫已经高兴道,"王妃你回来了!"


        

那奶娘则连忙行礼,"见过寒王妃!"


        

"起来吧!你抱着小世子,以后见了我不必行礼了!"


        

那奶娘一喜,忙道,"是!"


        

小三则依然站在原地。用眼光的余光无比气愤的扫着揽月,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这个女人和那个腹黑王爷,还有皇上斗法,倒霉的都是他。


        

他好歹也是江湖第一高手,竟然沦落成了一个炮灰。着实丢人!


        

"你们收拾一下,陪我回一趟丞相府!"


        

"好!"


        

二丫说完就忙收拾一些小世子的东西,随着揽月上了马车。


        

慕容府内,落雪依然躺在床上,看见揽月抱了小世子来,落雪神色一喜,忙下床将他抱在怀里。


        

小家伙已经睡着,只是那眉目和轮廓一看就看寒王一模一样,想来以后也是凤毛麟角之姿。


        

"姐,皇上宣你进宫做什么。有没有为难你!"落雪抱着小世子一边摇晃,一边轻声问道。


        

揽月犹豫的看了落雪一眼,最终道。"皇上说东夷已经拨了十万士兵会东夷对抗西召,还剩下十万士兵在北燕和肃王背水一战,所以肃王如今压力虽然轻了一些,不过暂时只怕还不能回来!"


        

落雪一愣,十万?据她所知,肃王如今手中的人还剩五六万,五六万对抗十分士兵,胜算依然不大!


        

子轩则站在那里皱着眉毛,想不通皇上跟她这个长姐说这些干嘛?要知道这可是国事,她一个女人知道这些又有何用?


        

"那皇上可有什么法子?"


        

"暂时还没有!"


        

落雪"哦"了一声,然后转了话题道,"长姐,小世子长得可和王爷一模一样,叫什么名字?"


        

"王爷给他起了名字,叫子墨!"


        

落雪笑了笑。子墨!看来王爷也厌倦了这样兵荒马乱的生活。


        

"我听王爷说皇上爹失踪的第二日清晨,就封锁了整个平都城,可是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揽月端起桌子上的茶盏。轻抿了一口道。


        

落雪将熟睡的小世子给了奶娘,自己坐在揽月旁边道,"是的。那日城中的御林军将京城翻了一个底朝天,不但没有寻见那些刺客,连一丝关于那些刺客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若真是这样,那便是那些刺客连夜出了城?"


        

"不可能,这城中守卫森严,且城墙那么高,他们挟持了父亲,岂能那么容易出去?"子轩在旁边说道。


        

"此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有人家中有密室。将他们藏起了起来,还有一种他们提前在城中挖了密道,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从密道里出了城!"


        

"长姐说的对。他们定不会无缘无故失踪,许是这平都城有他们的内应,或者他们想了别的法子连夜逃了出去!"


        

子轩站在落雪身后冷笑,这谁不知道!


        

"平安!"


        

"王妃!"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子轩吓了一跳,倒是没想到她这个长姐身边竟然还有暗卫。


        

"你去告诉王爷,让他张贴榜文。再挨家挨户搜查,但凡发现有密道和地洞者,赏黄金百两!"


        

"是!"


        

子轩冷哼。想着他这个长姐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招摇行事,找个密道都要全城的人都知道,还赏黄金百两,真不知道寒王的银子够不够她如此折腾!


        

平安走后,揽月就拿出那日下人们所说的画像。开始细细琢磨,落雪坐在揽月旁边,瞧着画像画的如同怪物一样的图像。心里也开始怀疑,那些下人是不是为了那十两银子,在胡乱说,否则这世间怎么会有人长这个样子。


        

晚上夜寒一的时候已经接到好几个百姓的汇报,说在城中发现了地洞,不过那些地洞虽然长,可是却没有一个能通往城外。


        

且那些地洞里有着密集的蜘蛛网,根本不可能有人进去过。


        

揽月不语,依然瞧着那日的画像,一张一张的寻找着线索。


        

倒是子轩忍不住了,开口道,"这样下去。真的会找到我爹吗?"


        

他怎么觉得他这个长姐是在拖延时间,做些根本没必要的事情!


        

"子轩,长姐有长姐的法子。你不要着急!"落雪道。


        

子轩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倒是夜寒一坐在揽月旁边,手轻轻的扣着桌子。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扫了子轩一眼,觉得此人似乎缺了管教。


        

当天晚上,整个平都城都灯火通明,那些百姓得知只要在城中找到一个地洞就能得赏金一百两,忙纷纷出动,四处寻找,一百两黄金呀,即使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也够他们生活十几年了。


        

"你说整个京城的百姓都在寻找能通往城外的密道?"驿站的院子里,公主坐在一盏宫灯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今日的她穿着淡色罗裙,头上长长的流苏垂至腰间,仰头瞧着天上月亮的样子,倒是有种岁月静好的模样。


        

"是的公主,而且奴婢刚才出去看了看,那座破庙前,也去了许多百姓,奴婢担心,那条密道迟早会被他们发现。"


        

公主蹙眉!


        

那小婢女继续道,"奴婢还听说,但凡发现地洞的人都会被带去见王爷!"


        

公主的眉毛微微扬起来,"哦?"


        

第二天上午,夜寒一刚刚下了早朝,就看见有个士兵匆匆来报,"王爷,又有人在城中发现了一条密道,此密道可以通往城外!"


        

夜寒一一听,忙道,"走。去看看!"


        

"是!"


        

"你说有人发现了一条可以通往城外的密道?"慕容府内,揽月睁着大眼道。


        

从昨日发起布告起,赏金已经送出去数千两,可真正能找见的,通往城外的密道却是第一个!


        

"走,咱们去看看!"


        

"是!